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及笄(上)(加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这事其实一点也不难,左不过后院厨房采买时鲜,前面管事出去珍珑馆订一副好头面,最后拢共柜上一对账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水芝特地来回过话,言夫人称赞安排得极好,小姐有心了。沈渊只是笑笑,又托她带话回去,说自己操持下来,身上又觉疲乏,许是病势反复,等这事过去了,还是要静心养一养,仍如从前一般不出门,也不见人,叫夫人不必挂心。

    绯月与绯云起初觉得奇怪,明明她们小姐是好了许多,却偏要说不好。趁着夜里睡前梳洗时,沈渊心情不错,两个丫鬟终于忍不住问了。她们小姐靠在浴桶里,身上洒满着玫瑰花瓣,合着眸子,懒洋洋地只说了两个字:

    “麻烦。”

    这些年虽然一直在养病,沈渊也并非真的闲适度日,墨觞鸳时不时会送些账本来,叫她学着翻看打理。沈渊最不爱看那些,幸好还有绯月在旁帮衬,也未曾出过差错。她明白,养母的用意是好的,可惜她自个儿闲散安逸惯了,只怕如今做生日只是个开端,往后还有更多琐事要追来。

    反正也没多想嫁人的,这些持家理事的本领,马马虎虎就得了。

    后天就是七夕,照阁主的安排,冷香阁中必定会热闹一场。早先有小厮来送过话,离公子会过来。沈渊记在心里,随着做好了打算,到时就不去凑前面的趣儿,叫厨房送些小食,再开一坛去岁酿成的合香酒,月下花前小酌一番,也是人间惬意。

    她知道做这行的路数,过了明天,盛秋筱怕是要变成七夕的生日了。左右欢场中么,欢心最大,真心难得,真话也难得。从长生观回来,沈渊就没再与秋筱照过面,只是听说她愈发辛苦,每日安排得紧锣密鼓,琴棋书画都不落下。沈渊听着都有些佩服她,能下那样大的力气去学那么多。

    沈渊一直以为盛秋筱是清倌,直到墨觞鸳提起来,她才惊觉自己的揣测是错的。十五岁,挺好的年纪,却要开始挂牌接客了?沈渊为盛秋筱担忧,却不会为其惋惜,一如她从不为自己伤怀。她十一岁垂帘奏琵琶,十四岁人前现真容,十五岁名动陌京城,哪一步是能回头的呢。

    次日一大早沈渊便起了,正用早饭时,珍珑馆送来了头面,由管事妈妈转交给绯月,再交到小阁主手里。缠枝蔷薇纹样的匣子,沈渊上手便知是好的,再打开一瞧,里面铺着青缎,上下平行摆着一对曲股灯笼流苏钗,当中一枚华胜,左边一对灯笼流苏耳坠子,右边是个压髻的篦子。整套都是鎏金烧蓝蝴蝶花样,蝶翅各嵌三颗珍珠,灯笼流苏之上衔着一颗橄榄状的飘花南红。

    珍珑馆一向舍得下工夫,在整个陌京都是数得上的。沈渊拿起一支钗子,将那颗南红放在手心仔细瞧了,的确是好料子,都要赶得上她自己的一对柿子红耳坠。整套头面的做工也不吝精巧,单看华胜边角点缀的掐丝米珠碎枝纹,放在大内的手艺跟前也是不输的。

    “不错,收好吧。”

    沈渊合了匣子,顺手递回给绯月,自个儿继续用饭。厨房送早饭时一并回了话,一应鱼鲜蔬果都已备齐,只待傍晚开火。沈渊粗略看了一眼单子,倒是不似外面做头面的花俏,样样皆是实惠又有好彩头的,便点头准了,又嘱咐晚饭摆在后园子凉亭里,顺带给后院的小厮捎话,早点将地方布置打扫出来。

    绯云在一边听着都咂舌,连道沈渊初初理事,就有这千头万绪的等着料理,可见当真是件苦差。她主子听了,直接一撂手上的勺子,推开吃了一半的琥珀雪莲子,支着侧脸歪过头来看她:“好歹是她做姑娘的最后一天,夫人说了,就当是场及笄之礼,就当对她尽了心了。”

    绯云抿抿嘴巴,十指悄悄地互相敲打,低着头从刘海下探出目光来,讨好似地伸出手想晃晃沈渊肩头,刚一碰到又顿住了。沈渊一挑眉梢,琥珀色的眸子里亮晶晶的,嘴角噙着含义不明的笑,就这么和她对视着。绯云犹豫再三,到底鼓足了勇气,脸涨红得像熟虾子,声音压得低低的,生怕隔墙有耳。

    “那,盛姑娘……她、她……她真的……”她刚说出几个字,声音就像卡在了嗓子眼里。又憋了好一阵,沈渊都觉到肩膀上被捏了一把,绯云终于憋出来了后面的话:“她!她真的是……红姑娘啊?”

    “噗……”绯月立刻绷不住了,赶快捂了嘴压下笑,几步绕到沈渊跟前,舀着雪莲子送到她唇边:“炖得又甜又软的,说话就要凉了,小姐赶快吃吧。”绯月的眼睛眯成了两弯月牙儿,饶是如此也藏不住满满要溢出来的笑意。

    绯云羞得满脸通红,自觉已经选用了最文雅含蓄的字眼,见小姐妹取笑,急得捧着脸快要跳脚。沈渊只管不理她,收回手臂,由着绯月侍奉。

    “哎呀!我就不该问的!”绯云一扭头跑去内间,闷头着一声不吭,只管收拾起床铺,等到外面一碗雪莲子吃完了,她的脸红也退下去了。

    沈渊搁下碗勺,从绯月处接过帕子抿了抿唇角,将一抹含义不明的笑藏进桃花眼底,朝着里面轻咳一声:“羞够了?过来,我告诉你。”

    被褥早已整理过两遍,绯云仍闷着头,听见召唤转过身来,一步一步挪着上前,嘟着嘴不敢接话,生怕又被她二人取笑。沈渊却笑够了,拉着她靠近些,伸手轻轻一掐她脸蛋,道:“不光是你,我乍一听了也觉得意外。夫人既然亲口说了,那就是错不了的,知道就行了,又关我们什么事呢。”说着稍稍侧脸看一眼绯月,交换了个眼神,又道:“你看你,明明说不出口,还要来问我?瞧这好好的脸儿,红得像个醉汉。”

    这一下不得了,绯云登时又臊起来,连连“哎呀”着拎了食盒就往外跑。沈渊不动声色,轻飘飘提醒一句“关好门”;绯月弯腰捂着肚子,手肘靠在桌沿上撑着身子,一手捂起嘴巴,从指缝里露出来哧哧笑声。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