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及笄(中)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玩闹够了,一上午三个人都心照不宣,谁也没有再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后院人来回话,言凉亭已经收拾妥当,只待主子们使用。

    管事的妈妈本想请沈渊亲自过去瞧一瞧,奈何日头有些晒,她只打量了一眼窗外便回绝了,吩咐绯月代劳。后者跟着去了一趟,回来与她讲,亭子里收拾得“又干净又利索,地下一片树叶儿都看不见,桌凳也擦得亮亮堂堂”。

    午睡前楼下有小丫鬟来请,道侧门来了递夫。是沈涵从西北寄来了包裹,附一封亲笔家书,收件人曰“墨觞晏”。沈渊亲自去了,照例谢过递夫,回来打开仔细查看。书信内容无非报过安好云云,另遥祝渊妹佳夕长乐,特寄猎得玄狐二张,聊供赏玩。沈渊读完,已经不由自主地弯起了唇角。

    沈涵的一手行楷酣畅如回雪流风,却不失劲骨丰肌,一如其为人。沈渊从小是偷偷练着瘦金的,可自从见了沈涵手书,便对之向往得很,一心要效仿,却难学到精髓,又被墨觞鸳多番劝阻,只好乖乖写回闺阁女儿的簪花小楷。一年一年的许多封家书,她都小心收在一起,时常开箱一观,权作一点安慰。

    谁说女子写字必须娟秀文静呢?谁又说,女子行事必须贤惠端庄呢?沈渊不喜欢这些话,却也不得不尽量服从,连带着一点心思也小心藏好,轻易不在人前吐露了去。

    绯月拆了包裹一直等着,看她放下了信笺才开口问询:“小姐你瞧,这皮子油光水滑的,又厚实又暖和,小姐要试试吗?”

    “不必了,收好吧,别潮了。”沈渊早就瞧见了,是极好的狐皮,正好可以做件氅衣。

    “将军远在千里之外,还记挂着小姐,可真是手足情深了。”绯月展开皮子轻轻掸着,“当初咱们还以为,沈公子和小姐是……嗐,也是眼拙了,明明两个人细看下来,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沈渊收好了信笺,自己倒了杯茶,挨着榻上靠枕润了润喉,淡然道:“我存心不说,谁能想到那上面去?连你们都看不透,更不怕别人知道了。”

    “是这个理儿呢,亏得小姐可怜我们蠢笨,生怕两个不懂事的乱猜忌,白白替离公子操碎了心,这才透了实话出来。”绯月的笑很温柔。

    等到入了夜,天公赏脸,星河璀璨,晚风清凉。沈渊还以为自己出门已足够早,不想一进园门就瞧见墨觞鸳与盛秋筱早就在说着话,一问才知,两个人是前后脚到的。

    墨觞鸳换了绛紫暗金绣的长褙子,一应配饰皆以庄重沉稳为主。盛秋筱是这场的主角儿,穿了一身颜色衣裳,鲜亮的藤黄府绸滚边开襟坦领半袖小衫,前襟通绣一道璎珞连枝粉牡丹,当中缀一颗莲花扣,内套乳白窄袖短襦,下系玫瑰粉底遍撒蓝白大花裙。腰间一抹石榴红,拧着红蓝二色裙带子,连袖口也缀着一色粉蓝满绣镶边。她只梳了简单大方的平髻,并未装点多余的首饰,妆容半浓,眉眼微醺,一双鹿眸描得愈发深邃动人。

    园子里挂了灯笼,亭前摆了藤圈桌椅和蒲团,一众丫鬟小厮在各处侍候。沈渊刚一来,墨觞鸳就领着她坐下,秋筱垂眸敛裾,款款而行,微提裙角跪于蒲团之上,高抬双手交叠在额前,深深俯首向二人叩了三拜,而后立直了上身,仍乖顺地垂着眼帘。

    沈渊挥挥手,绯月立刻启开头面匣子奉上,墨觞鸳亲自起身上前,一样样为秋筱戴上,以作加笄之意。“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绵鸿,以介景福。”墨觞鸳的声音温和慈爱,一如沈渊儿时记忆中的那般。

    “秋筱谨记,拜谢夫人。”秋筱俯首又一拜,随即再向沈渊叩谢:“谢小姐打点周全。”行动之间只闻衣裙簌簌,不曾听得分毫钗环叮咚。若是能凑近些仔细瞧,不难发现那细长繁复的流苏坠子纹丝不乱,顺着乌亮的鬓发随人动作滑上落下,几如一体一般。

    沈渊倚在藤圈里没说话,黑夜里逆着灯光,也看不清楚神情。“好了,起来吧。”墨觞鸳满意地点点头,令秋筱起身,顺带虚扶了她一把。后面凉亭里摆了一桌席面,水芝打发着丫头小厮抬走了藤椅之类,与绯月两个一同侍奉茶饭。亭里倒是亮亮的,烛光透过灯笼纸晕出来,照得每个人都好像在喜上眉梢。

    沈渊的生日在六月廿四,十五岁那年是过了及笄之礼,才与沈涵相认的。虽无血浓于水的亲人在侧,墨觞鸳也没让她的及笄之礼冷清了,为她在珍珑馆打了一整套足分量的首饰。后来沈涵又给她补了一份,也作是重逢的见面礼。想起往事来,沈渊悄悄地有点感慨时光易逝,也有点为盛秋筱唏嘘。

    旁人却察觉不到她这点情绪,墨觞鸳如上次一样劝着菜,也不忘温声嘱咐秋筱,明儿登台献艺时仍然作这身打扮,以后别人若是问起,应该说自己的生日在七夕。果然猜中了……沈渊微不可察地眯了眯眸子,低下头拨着饭粒,今天晚上秋筱是主角,她只需要安静神游就行了。

    几年前,沈渊行及笄大礼的时候,也是差不多的祝辞,也是阁主亲手为她加笄,可是远要更端庄华丽,三服三冠,分毫不差。墨觞鸳总说委屈了她,自打墨觞老爷病逝,外人都欺负她们孤儿寡母无所依傍,为着从前那场大难,栖凤祖宅里许多经年的好物件都遗失了,没能留给沈渊做嫁妆。

    那些事儿,沈渊自己倒是不甚在意,只当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罢了。若注定该是她的,早晚也会回来她手里不是?

    真要追究起来,她那张有趣的网也一直在追查,陆陆续续得了些信儿,只是一时不好追回来……

    “晏儿,晏儿?怎么了这是。”

    手上忽然被摇了摇,沈渊才回过神来,一抬头看到阁主正一脸担忧地瞧着自己,对面的盛秋筱也是如此。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