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绿筱媚清涟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沈渊许久不见雪城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生辰那日,雪城匆匆来过,赠她白兰清露,寒暄几句便回了,说是乐馆里诸事繁杂,委实抽不出身。沈渊照单全信,并不多思。这日雪城从侧门来,后院门上的人乖觉,快快去请了她来。彼时天刚擦黑,幸好她有所准备,早换过了衣裳。

    “雪城哥哥,新开封的合香酒,尝尝看。”

    合香酒又名雪花酒,盖因用的是那隔年寒月枝上雪,辅以椒花荷叶,佐之冰片丁香,解暑消热再好不过。沈渊亲手斟酒,小瓷盅里澄盈一盏琥珀色,很像她的眼睛。

    雪城接了,浅饮一记,果真入喉神清气爽。他并非十分喜爱饮酒之人,陪着沈渊对饮两盅便罢了。“合香少饮消暑,贪杯则伤脾胃,渊妹妹,别再喝了。”雪城率先搁了酒盅,望过来的目光很柔,都有些不像他。

    “早知道你会这样讲,合香不易得,难为我家有好酒师,却还有位先生管着我。”沈渊嗔他一眼,手上还是依言停了。这天夜里无风无云,墨蓝天穹唯月色清朗,遥对烛影摇红,冷香花魁新作了飞霞妆,红香胭脂扑在颊上,映烛宛如薄醉。她平素少有娇嗔模样,落进离雪城眼中甚是惊艳。

    沈渊很美,毋庸置疑。不知她是不是勾了青黛,眸光比往常愈见深邃,径直望进雪城眼底。沈渊喜欢这样看着离雪城,直白而毫不掩饰,不发一言足以摄人心魄。离雪城却是从来难适应,此时更隐隐觉到面上发烫,慌张地移开视线。这般场景下,他又感略有不妥,只得掩袖干咳了声,遮掩过尴尬,执了小酒壶复又给彼此斟满。

    “是了,合香不易得,不知渊妹妹从哪儿寻得的好酒师?”斟酒的工夫,雪城已转圜过来,将酒盅朝沈渊面前轻轻一放,顺口一问。

    雪城的片刻窘状,沈渊尽数瞧见,暗暗觉着有趣,本想顺势调侃几句,话到嘴边却被堵了回去。她也不急饮酒,稍稍歪头递过去颇为好笑的一眼,笑道:“不就是林枼么?你见过的呀,前年才来的,高高瘦瘦、不爱说话的那个。”见雪城恍然状,沈渊又道,“本来她也没酿过合香,可是去年的雪下得好,索性就叫她试了试。”

    “一试便成?”雪城听了显然意外,随即开起了玩笑,“如此看来,这一味合香酒该着是渊妹妹的,我也有幸随之。”

    “嗤……雪城哥哥,你笑话起人来,当真招架不住。”沈渊终忍不住嗤笑出了声,一双桃花眸流光溢彩,全然小女儿情态。两个人举杯对饮,饶有再多言语皆融进了琥珀酒香中。

    后园里看不见前院场景,沈渊只知来时,楼上挂了绢子灯,和数年前一般无二,也是鱼儿样。灯影幢幢,透过窗棂打在前院合欢树上,投下一方婆娑。她不知道盛秋筱换了及笄那日的装束,发髻高高梳成惊鹄,正当中压了掐丝华胜,长眉入鬓,口含朱丹,胭脂扑腮若酒晕,细粉敷面如雪样。

    盛氏的特殊之处便在于此,其实不过寻常碧玉之姿,必得遇上巧手妆饰,才知其神采韵味。然而无论她或是观莺,都未必逊色于沈渊,皆因墨觞花魁美则美矣,身上是有股子桀骜的。而她们二人虽或容貌稍逊,或天资不足,却胜在了肯顺势而行。于这一点上,墨觞鸳很清楚,她也知道终归有一日沈渊会离开——本非这池中之物,拖得过一时,却藏不住一世。

    真到了那一日,自己又会是何去何从?墨觞鸳不知道,也不敢知道,宁愿一直自欺欺人下去。她真的已经尽力了,尽量将沈渊保护起来,

    “夫人你看,多美呀。”水芙犹不觉暗潮涌动,陪在墨觞鸳身边赏舞,不由得对秋筱连连称赞。

    “哦?”她家夫人回了回神,目光重新聚焦到花台上,注视了秋筱片刻,点了点头:“是不错,没白费了一番心思。”墨觞鸳想唤水芝添茶,话到嘴边才想起来水芝早被自己遣去陪着后园里那两人了。

    “水芙,去添些水来。”

    “嗳,是。”

    支走了小丫鬟,墨觞阁主合眸揉揉额角。厅里很热闹,她该满意的,此时却只觉得喧杂。世道从来不好,虽不至于坏透了,可从来不会缺了糟心事。上月栖凤送来话,道最近盐场利薄,保不齐要亏损。墨觞鸳心里有数,没有苛责,拨了银子供作周转,且宽慰下头人莫焦心太过。

    她早看出来了,这一年不知怎么搞的,表面上天下太平,实际家家叹息、户户紧张,偏偏她这小小一座冷香阁仍不见冷清。看着厅里人影憧憧,墨觞鸳不知该喜还是该叹。前头刘牙婆曾来过,墨觞鸳本也算老主顾了,那次却想都不想就当场拒绝。

    “夫人哟,您瞧瞧这细皮嫩肉的,调教个两年保准您不亏。”

    看起来,刘牙婆很在意这桩生意,直接将人推到了跟前,满脸堆着笑,上下翻检着要墨觞鸳过目。墨觞鸳认得那个女孩,是城北温家的梅姑娘。

    “冷香阁今年不收姑娘,刘妈妈领回去吧。”其实墨觞阁主想说的是,难保以后都不会收了。

    梅姑娘生得的确妩媚可人,可惜小姐脾性太重,又过了年纪,不好调教,几番相看都无人肯收。刘牙婆花了本钱,自然不想就这样砸在自己手里,下决心找上了冷香阁——这花红柳绿的地界上打滚几年,任她什么脾性,不都得乖乖低头?孰料阁主不肯做这笔生意,刘牙婆好说歹说,也没能让墨觞鸳收下。

    冷箱阁主有自己的道理,只没必要道与旁人罢了。她说不准以后会如何,也许平安顺遂,也许平地生波,一切看不清楚之前,还是莫再拉别人进来罢。

    更何况,这温家的小姐眼中有刺——不同于观莺的轻浮张扬,也不是寻常女儿家的矫情与骄矜,是真真切切让人后背发凉的狠劲儿。

    墨觞鸳也不知自己是怎地,一眼就看出来了。冷香阁尚且可能沦为是非地,断不敢再收留这么个魔星。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