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复起(上)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这一夜的热闹都属于盛秋筱,似乎人人都忘了冷香阁还有一位头牌娘子,善奏月琴,唤作观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没有人来告诉观莺,外头是什么场面,她便自己去瞧,看着盛秋筱艳冠群芳,活脱脱当年墨觞花魁的样子。花魁沉醉梦里,乐得见盛氏求有所得,头牌却坐不住,她察觉得到危机。

    照墨觞花魁的发落,养好了伤继续见客,还要克扣她的赏钱。可是呢?自打遭了阁主训斥,她手上的伤迟迟不见好,那些口口声声要与她长相厮守的客人们也不见了。

    观莺亲眼看见过,从前那个姓朱的少爷大咧咧进了冷香阁,根本不提起她半个字,径直抱过一个长相俏丽的小红倌,满脸色相地上了楼。

    那个时候,观莺就站在楼梯口,穿着娇艳的朱红纱衫,梳着精致婉转的灵蛇髻,打扮得和从前一般无异。可这一切似乎都是无用,她和朱少爷已经四目相对了,对方就直接挪开目光,低头去抚弄怀里小红倌小巧的下巴,只当不久前还软玉温香的头牌美人儿是空气一般。

    “唷,是朱少爷!”彼时她不甘心,扬起嗓子娇声唤着,魔怔了一般抬脚追上去,挽上朱少爷的胳膊。

    “哎哟,少爷,这您来了,怎么也不知会奴家一声,怕不是日子太久,忘了观莺儿了。”头牌笑靥如花,全然忘记了从前在大小阁主处遭过的教训,一双杏眸中的谄媚讨好简直快要溢出来,双手紧紧箍着对方,生怕又和初见墨觞花魁那天一样,一不留神就叫自己的客人溜走了。

    可是呢?莫说朱少爷满脸嫌弃了,就连那个小红馆都不将她放在眼里,毫不退让地依偎进客人另一侧臂弯,朝她投来个诱人的媚眼:“姐姐可真说笑了,您身上有伤,咱们姐妹都体谅得紧呢,妹妹虽然年轻几岁,可也一定会好好伺候少爷,哪能打扰了姐姐休息呢?朱少爷,您说是不是呀。”

    “是是是……哎呀!你松开,干什么呢!走了走了……”

    小红倌不过十五六岁,却有一身的妩媚好风情。朱少爷被迷得神魂颠倒,眼里那还能有强颜欢笑的观莺,一把将她推开,忙不迭搂着小红倌进了房。观莺一个站不稳,差点磕倒在扶栏上,她撑着身子,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两个人就这么不见了。两行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也不知道擦拭。

    她不想失去辛苦到手的一切,可情形偏偏一日差似一日。连七夕这样的好日子,外面闹哄哄的,可是除了自己那个讨人嫌的丫鬟,没有人和她说一句话。她实在按捺不住,自己跑出去打听,竟发现冷香阁这般大张旗鼓地张罗,都是为了一个从未听说过的盛氏。观莺气不过,打骂了丫鬟几句,转脸就引来管事妈妈斥责,想也知道是那墨觞家的母女授意。

    好个冷香阁,好个花魁娘子,好个阁主夫人。

    台上盛氏笑靥如花,谁还会在乎她?看着盛秋筱随了客人去,观莺的心气忽然泄了劲,想想这半月门前冷落寂寥,再瞧着新人笑,几滴眼泪没忍住就想掉下来。她咬了咬嘴唇,狠狠跺了一脚,绝对不能允许自己丢这个丑。

    “观莺姑娘,别来无恙。”

    正欲拂袖而去时,身后忽然响起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一道颀长宽实的影子落下来,正好将她整个笼罩在其中。她意外极了,没想到此情此景,还会有人来与她说话。

    应当是又惊又喜的吧,观莺立刻回头去瞧,可惜……第一眼认不太清楚,只能愣在原地,呆呆地睁着眸子。她反应不差,当下抬手轻轻擦了擦眼角,假作匆忙拭泪样,趁着这么片刻的喘息,又将来人看仔细了些。

    原来是他,那一日与祁家少爷一同来的江姓公子。

    “见过江公子。”观莺向来人深深福了一礼,笑得少有地真诚。

    她不知道这个人为何这时会来,更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那一日啊,她满眼只有家底富贵的祁少爷,何曾在意这籍籍无名的江家儿郎,却不知今朝黯然落魄了,倒是这个人还肯来见一见她。

    江公子仍旧少言,只向她稍微颔首,始终和她保持着距离,微微侧着身,目光游移在厅下。焦点已不在,人群三两散开,江公子的目光也无落定之处。

    “姑娘有心事。”他不看观莺,可的确是在与她说话。

    “嗯?”头牌娘子又是一愣,不自觉又掉出几颗眼泪,“是吧……这样的地方,谁没有心事呢。”浑浑噩噩十八载,头一遭有人关切她一句。她喉咙中翻滚起一股涩意,说不出如何可解。

    “那若出了这样的地方呢?观莺姑娘,你可想过?”

    江公子忽然一回身,便成了逆光而立,挺拔的身形背着光,与观莺记忆中某个剪影渐渐重合。她记不起来,也不抱幻想,只当自己泪眼模糊认错了人,触景生情迷了心窍。对方的眸子太深,眸光太重,可是一点都不像那些找她寻欢作乐的人,她在这对眼眸中看不出一丁点欲望,如果说有什么情绪,那句文绉绉的话是怎么说的?对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她就算想争,就能争得到吗?观莺心底里头又啐出一声冷笑,却是对着自己的。泪痕已经半干,她仰起脸,对上江公子的眼睛,缓声道:“我若说想过,公子信吗?出了这样的地方,我能到哪里去?”

    未容得江公子再言,对面响过一阵轻微的喧腾,是水芝她们,正扶着冷香花魁上楼回房去。丫鬟前后护着,旁人难看到正主的脸,可观莺认得,那是墨觞花魁和阁主的丫鬟。

    “你看,她就是墨觞晏,冷香阁的花魁。”观莺收敛起俗媚气时,也是温婉可人的,眼波迷离如烟,引着身边人朝楼上望过去。她的嗓子已然恢复了,又掺了刻意压抑下的哽咽,很难不令人共情。

    “你很羡慕她?”询问从身侧传来,这次是观莺不想回头,盯着几个人消失的方向给了回答:“是,我比谁都羡慕她,可我什么也做不了。夜深了,观莺抱恙,先退下了,公子恕罪。”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