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复起(下)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头牌娘子匆匆而去的背影像极了在逃,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她印象中,江公子只是个沉默少言的客人,遇上祁少爷那样张扬的人,便一味只知退让。可今儿……这是怎地了?这个人让她心慌、心焦、心颤,让她不敢正面相对,被他的目光注视着,简直无异于酷刑。

    她逃得太快,没看见身后江公子立在原地,目光凝重地盯着她,许久方落下一记叹息。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暗潮涌动在小小一座冷香阁中,每个人都怀着自己的心思。月儿又爬上梢头,七夕的氛围慢慢淡下来,随着夜色渐浓,酝酿成一种令人难以入睡的情绪,也只有贪杯醉倒的人才能逃过去,沉沉坠入梦乡。

    翌日清晨,冷香阁中来往如旧。

    沈渊醒时还是头痛,她没有问任何人,前夜醉酒后是何种情形,安安静静地服了半碗醒酒汤,又躺了小半个时辰。绯云坐在脚踏上,倚着床沿陪她说话,絮絮讲着昨晚上的热闹,讲那位盛秋筱姑娘的妩媚舞蹈。讲到最后,有些出乎沈渊意料——盛氏的第一位客人不过中人之姿,却一锤定音开出了少有的高价,得以与美人同去。

    “嗯……然后呢?”沈渊含糊着,并不在意答案。

    “然后,听说今儿一大早,那客人就走了,盛姑娘还送他来着,两个人呀有说有笑的。”绯云转了转身,伸手捏着沈渊指上穴位,“去洗茶具的时候,奴婢遇见盛姑娘了,她还亲自去厨房煮汤。”

    “是么……”沈渊想问什么汤的,却迷迷糊糊又睡着了。这回她没能继续先前那个梦,却在沉睡中泪湿了眼睫。

    花魁贪睡难醒,头牌可彻夜难眠,一早起就去叩开了阁主的房门。

    “夫人,观莺真的知错了,求求夫人,再给观莺个机会。”

    墨觞鸳房里热闹得很,许久不露面的头牌娘子跪在阁主跟前,低低伏着纤瘦的身子,一哭二叹,楚楚可怜。

    她吃过一次亏的,不会再轻易冒进,亦学到了柔弱的好处,膝盖一软,哀哀陈情。靛青色的比甲空荡荡披在她身上,自成凄惶无依之像,长发散了满肩,发丝间整张脸是憔悴的,眼底两片乌青,显然是辗转无安睡,忧思不成眠。

    墨觞鸳无动于衷,只放下碗筷,吩咐丫鬟收了食盒,换了茶水来。

    “观莺还有用的,求求夫人,别把我丢开!夫人你看,我就要好了,我真的就要好了啊!”她伸出手掌,露出已经结痂的伤口,干涸的一道,是发红的枯黑颜色。这一次,墨觞鸳如了她的意,低头瞧了一眼。

    “昨天不是有人来看过你了?觉得不够?”

    阁主的语气半点不生硬,像在家常叙话,讥讽的意味不显山也不露水,像棉花里藏着磨钝了的针尖。

    “夫人……”闻得此言,观莺难以置信一般,立刻落下了两行眼泪,唇瓣不住地发颤,两边肩膀也在一抖一抖的。她向前挪得更近,膝盖磨蹭着地面沙沙作响,伸手攀上阁主的裙角,从鼻腔中发出一阵不受控制的抽噎。

    “夫人!”她的哭喊声愈发尖细,显得之前的哀婉可怜如同幻觉,“我是真的知错了,知错了啊……您瞧,我没再,没再惹出事儿来。您瞧,我不比那盛秋筱差呀!”头牌的泪珠儿成串往下掉,滴滴答答半数滑进颈子,打湿了一大片衣襟。她犹嫌不足,直接用袖口抹了一把,倒抽着气要陈情更甚。

    “行了,你起来。”她还没顺上气,阁主已经先开了口。水芝立刻上前,将哭哭啼啼的头牌拉了起来。

    墨觞鸳拧着眉,极有耐心地上下打量了一遍观莺。她知道,这个女子性非良善,然而尚有可用之处。冷着她也有十来天了吧?盛氏既然未成气候,姑且给她一次机会也无可厚非。

    如此盘算之下,冷香阁主的脸色放缓了稍许,对观莺道:“你这知错是否诚心,我并不在意,可你既求到了我跟前,想来是尝到了苦头,知道了厉害。”阁主的目光一顿,正色盯在了观莺面上,“你这手上的伤既也见好了,便去洗干净了脸,别丢了冷香阁的脸。不过,你记着——”

    墨觞鸳的语气瞬间冷下来,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今天我放了你一次,日后若再生出不安分来,便是自绝后路了。”

    “多谢夫人!多谢夫人……”

    观莺今日的眼泪格外多,膝盖也格外软。“噗通”一声闷响,她又跪倒在冷香阁主裙边,重重地磕了个头,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嚎啕声也几乎要出来。卑微到这个地步,她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可是根本控制不住。

    墨觞鸳虽给了观莺脸面,却仍然疑心她为何忽然哭求。她觉着是自己对盛秋筱的青眼,让观莺感到了害怕,却未想到早在这之前,观莺已经掉了许多天的眼泪——这位头牌娘子不愿意承认,昔日倾倒众生的是她,在江公子面前瑟缩唯诺的也是她。寄人篱下的日子没有尽头,若再失去了仅有的一点骄傲,观莺不敢想那会是什么境地。

    水芝送走了狼狈的头牌娘子,回去又转了个弯,将这出一哭三叹的好戏讲给了花魁屋里。沈渊睡到晌午,揉着眼睛听完了丫鬟转述,扯扯唇角嗤笑一声。

    “真是新鲜,这么着下去,可别再叫她以为,只要凭着这又哭又唱的,就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她唤绯月抱来琵琶,调调弦随手弹拨出几声清响。琴音随性不成曲调,她的思绪也散漫,大概是看《周易》看得多了,总爱想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日月斗星相循有时,天地涿清未明伊始,混元初开而衍万物,四面自有先天滋润泽被。八方合灵,天道有常,所育无论一草一木,一花一叶,一江一川,都是命定之本,从不为外物而减,不为自身而存。

    天道如此,人亦如是罢了,强求得来的终归要失去,不过早晚罢了,汲汲营营的,到底何苦来哉呢?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