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中元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沈渊合了书页,眼睛有点发酸。《周易》难读,正巧中元已至,看到这一句就打住,该准备祭祀之事了。

    她只是愿意清净修心,不曾拜在谁人门下,更没动过出家去的念头,故而这样的日子,置办好祭品,出去放了灯,奉了香烛烟火,也就算尽了心。年年中元都有无数人祭拜,可是逝去的人,还有所谓天上的神仙,当真能受用吗?她不知道,也不敢往深了去想。

    前一日,她已遣了绯月上街,置办些竹条灯纸,香烛供果。七月中元,地官赦罪,家家户户都准备着祭祀洒扫,长生观上供奉着三官大帝,香火自然格外兴盛。到晚饭时,水芝来送过话,道阁主夫人想再去一趟玉瑕山进香,问小姐是否同去,沈渊推说精神不好,想歇一歇,没有应下。

    诚不诚原不在香火上,她养母习惯了往来供奉,她却年年独自祭拜,想来还是轻易别打乱了为好。

    七月半,鬼门大开,百鬼归家。

    墨觞鸳天还没亮就起了,带着大小丫鬟,准备好了供果去长生观,拜一拜地官老爷。冷香阁的花魁也没有贪睡,早早起了,吩咐绯月陪着,踏着清晨的露水去了后园。

    不知是不是节气使然,早晚的风吹在身上都嫌冷飕飕,沈渊只是拢了拢外衫衣襟,抿一抿嘴唇,看不出什么表情。绯月挎了个竹篮子,里面装着一卷红封香烛和火折子,还有小小一只如意双耳紫铜香炉。沈渊也不让丫鬟动手,自己摆了香炉,又拆了红纸,打着火折子点燃。她忽然想到什么似地,盯了香烛顶上一点火光片刻,待烟灰的味道传进鼻尖,才眨眨眼睛,慢腾腾跪了下去。

    地官宝诰早就烂熟于心,她默默念了,双手持香行过一叩三拜,也没少了真心,也想着能从此得一个平安顺遂。她飞快地回想起儿时那几年,接连遭遇灾厄不幸,该不会是也负着罪孽,这辈子就是来偿还的?

    若真如此……她愿意真心地悔过,终生栖身于此,著麻食素,日日忏悔,但求再也不要受颠沛流离之苦了。

    小姐主子总说祭拜是大事儿,绯月不敢打扰,默默等着线香燃尽,沈渊终于舍得站起身来,抽了丝帕蘸一蘸眼角。她赶紧收拾香炉,也不知道自家姑娘为什么流泪,大抵是这个日子,家家户户怀念逝者,姑娘也想念亲人了吧。

    那三炷香燃的时间不短,红艳艳的日头一升起来,外面还是挺热的。沈渊主仆两个并不逗留,收好了东西便往回去了,楼上屋子里,绯云早就摆好了饭,又熏了艾叶桃枝以避邪祟。栖凤有中元吃饺饼的习俗,也被带到了京城,脆生生的新发银芽、小葱、萝卜丝,拌上鸡子、细粉,油盐炒熟,油皮儿热锅烙熟,卷着馅儿煎得黄澄澄金灿灿,看了就食指大动。

    “准备着,今天晚上出去放灯,再烧些祭品,等我午睡起了,咱们一块儿扎河灯。”

    沈渊净了手,取了筷子,慢吞吞咬着面皮儿,嘱咐两个丫鬟早做准备,语气平淡得像一时兴起。中元节的到来并没引起来什么特别,冷香花魁的屋子里总是这样,无论有什么事儿在眼前,气氛都温温软软,平平和和。丫鬟记下了,不必她再吩咐,将夜里要换的衣裳也一并寻了出来挂着。

    花魁这儿太平景象,甚至抱起了琵琶,如常抚弦弹奏,她哪里想得到,纵然在这青楼里,也有的是人趁着今儿伤怀,暗自垂泪——譬如,那位才风光了没几日的盛氏姑娘。

    今天来冷香阁的人不多,盛秋筱被抬了身价,也得以偷闲,打发走了身边的小丫鬟,独自一人躲在房间里。她没擦脂粉,前一夜里也睡得不安生,面容很见憔悴,还横斜着斑驳泪痕。

    但凡有别的法子,谁会愿意委身风尘。她永远忘不了那个午后,阁主夫人被大丫鬟搀着,步态端严地来到琴阁,一双眼睛中尽是低沉又精明的光晕,看着她们翩翩起舞,柳腰婀娜,许久方一抬手,边上的教舞师傅赶紧叫了停。

    房间里有许多女孩子,都正值妙龄,娇艳如花朵,阁主夫人偏偏朝秋筱看过来,示意管事妈妈带她上前。她不安地跪倒,听见夫人叫她抬头,才瞧见对方眼中带上了笑意,和她说,她会前途无量,成为阁中女子人人艳羡的那一个。

    那一刻她是多么希望,自己仍然呆呆笨笨上不得台面。她如何会愿意做红倌呢?可是阁主夫人不会听她说话,只用略带怜悯的目光瞧了瞧她,告诉她不要害怕,冷香阁中的头牌娘子历来是有头脸的,不会委屈了她。

    阁主夫人离开了,将盛秋筱的希望也带走了。那个晚上她很认真在思考,逃走抑或是求一死。秋筱是死过一次的人,半碗面汤捡回来的这条性命,她视若珍宝,故而始终下不了决心。逃么?呵,这个世道,逃到哪里不是一样的?

    过了那一夜,盛秋筱擦干净了眼泪,自己去打了盆冷水,将整张脸闷进去洗了个透彻。她不敢与命运放手一搏,便只好逆来顺受,徐徐图之。在冷香阁中许多年,她也看得出,阁主所言不全是虚——那就这样罢,认了罢。

    无事的时辰过得很快,早上还嫌凉,午后却是最热的光景。沈渊睡不着,靠在床头把玩珠络,也随着将晚上祭拜又思量了一遍。

    “姑娘怎么醒了?”绯月煮了消暑汤回来,一进门正看见主子坐着,“夏日暑热,要不再歇会儿吧,准备的活儿都有奴婢们呢。”

    窗边挂着镂花冰绡帘,午后的日光洒进房中,很轻也很柔。后院隐约传来几声猫儿叫唤,懒洋洋地惹人开颜。

    “不必了,等会我和你们一起。”沈渊揉了揉眼角,并不觉得困倦,自个儿起身小心收好了书卷,又向绯月道:“夫人去长生观上香,不知几时能回来。索性今儿也不会有什么人,你找几个人去,摘了灯,关门吧。”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