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 河灯(下)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沈渊蹙眉道:“喝着发苦,是不是什么东西坏了,你没发现?”

    绯月闻言面色大惊,急忙分辨:“不会的呀姑娘,奴婢每次煮消暑汤,都是亲手挑拣过的,断不敢出什么差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努力回想着煮汤时的情形,并未回忆起任何不妥,却也到底稳重些,想到了关键所在,“嗳唷,会不会是暑气没过,姑娘又身子弱受不住,才又起了些什么病症?”

    沈渊得了提醒,也觉有几分道理:“这倒是了……绯云,刚才你端着那份乳饼,有没有觉得味道怪怪的,闻着就想吐?”

    绯云皱着眉头,头摇得像拨浪鼓,满脸都是无辜:“没有啊姑娘,奴婢闻着就是乳香味,和从前都一样的。”

    得了这般回答,沈渊愈发奇怪,叹口气揉揉额角,直疑心自己当真又出了什么问题。她倒不怕再多病痛的,只是赶在这一天,多少让人心中不悦。

    “姑娘别担心,要不咱们不出去了,请个大夫来看看,好不好?要真是因为些什么,咱们只要知道了,也就不怕了,对不对?”

    绯月的叹息无声,挥挥手示意绯云盛汤,自己轻轻拍着沈渊后背,柔声宽慰着自家主子。“是呀,姑娘若不出去了,奴婢这去回了盛姑娘,叫她自个儿去就成了。”绯云跟着连连点头,将一碗热气腾腾的莲藕煲鸭端上了桌。

    “不成,今天不能耽误。我病了也不是一两年,多一天也不怕。”沈渊一口否决,拈了莹白小汤匙,垂下眼帘细细翻搅。灶上的人有心,莲藕汤里浮油沫子都撇得干净,老姜腌过,烹煮之下也不见鸭肉的水腥味。饶是如此,她仍闻出了油腻,只不过还好,尚且可以忍受。

    中元普渡,慎终追远。

    盛秋筱似是很殷切,沈渊用过饭,还未收拾妥当,她就已经来了。绯云招呼了盛氏坐着稍歇,沈渊出来时正好一眼瞧见,彼此都小小地惊艳了一下。

    在沈渊的印象中,盛秋筱是墨觞鸳内定的头牌娘子,穿戴打扮一向鲜亮,虽不似观莺那般天生娇媚,也是花红柳绿不斥艳色。然而眼前,此时的盛氏却通身绾色,简简单单的小袖短衫,束腰长裙,规规矩矩梳着垂挂髻,仅在鬓角压了一只素银蝴蝶。

    离开了妩媚的妆容,秋筱的样貌本见寡淡,可衬上这身更加简单的衣衫,反而多了如阳春融雪般从容温和的味道。

    扑面而来的温柔气息,让不爱言笑的冷香花魁险些无法抗拒。

    少时漂泊如浮萍,她所希翼的只是一隅偏安,能有个温暖的怀抱让她稍作喘息。于是她知道孔雀山的爹娘是匪,却乐意安心住下;知道天下无无故之好,仍放任自己贪离雪城半刻温存;也知道受人恩惠而覆水难收,还是跟随养母来到陌京,赌上了一生的欢欣。

    明香姑娘在的那一年,沈渊简直要离不开她。盛秋筱的身上有几分明香的影子,已不是第一次叫这位素以冷美人著称的花魁恍惚了心神。正因为如此,她不喜欢与人亲近,却能与这位并不熟悉的盛氏相处欢乐。

    “走吧?”秋筱不知花魁所想为何,迎上前来想挽她的手。传闻冷香花魁喜着红衣,天生妖娆面孔,却无人见得此时这番景象,她通身的清冷色泽,面色也白得几乎透明,一丝胭脂颜色也不见。秋筱感觉着手心的冰凉,努力表现得不在意。这样的凉,她在长生观中已有了认识,仍不能全盘适应。

    沈渊并不抽回手臂,即使她并不真心喜欢如此。十几岁的时候,明香姑娘也是这样挽着她,带她上街,陪她赏灯。也罢,盛氏性本良善,亲近也无妨。

    此番祭拜之事,墨觞鸳不与她们同去,派了几个小厮跟随护卫。盛秋筱也带上了小菊,一行人虽不少,一路安安静静地也不算惹眼。马车行到陌川时,天色已然垂垂昏暗,路过的几缕星辉黏在河面,与万家灯火难舍难分,于是陌川变得斑斓交织,混沌缠绵,竟辨认不出是火光点点还是星光莹莹。

    沈渊亲手打了火折子,小心点燃了灯芯,秋筱陪在身边,替她捧着灯盏。天黑得太快,天上月亮近似于圆,终于不再是弯弯弦钩。河面灯光璀璨,陌川河边不止有她们,各家灯火汇聚在一处,照得亮亮堂堂。荷花灯不少,也不乏四四方方的小船屋样,接引着逝者认路回家。

    河灯漂在水面,颤巍巍浮向河心,而后随着水流渐行渐远。这一次不会有雪城了,沈渊扶着秋筱的手,小心站起身子。河上光晕温暖,她一身道袍也映上了醺黄暖色。这件衣服乍看有点奇怪,应当是料子对半裁就,半身素白无华,半身满嵌浅金玄纹,拦腰一道绞丝如意宫绦,缀着绯月绣的白鹤香囊,内藏丁香、苍术、藿香、佩兰、白芷五味香药,清心定神,人如其韵。

    盛秋筱自来了这座楼里,从未见过有女子作如此装束。冷香花魁同样未著脂粉,这便罢了,还梳了个并不合适的回心髻,遮住了额发,凭空减去了许多灵动韵味。即便如此,还是美丽的吧,可见造化当真有偏爱。盛秋筱趁着行走说话的空档,侧过脸仔细端详着身旁女子的面孔,不由得心生感触。

    放过河灯,紧随着回街上去燃香烛供纸。栖凤有旧俗,用新鲜的小青瓜刻成小船模样,一并燃化,接引亡灵。

    沈渊一言不发,拢指掐了个太极阴阳印,深深俯首叩拜而下。西北沈家,孔雀山,墨觞外祖……她忽然发现,自己要祭奠的人真多啊,唯独忘记了再也回不来的、最初的那个自己。

    夜风吹过,烟灰四散飞卷,纷纷扬扬的尘埃裹挟着呛鼻的烟火味,席天幕地似地扑向她们身上。几个人手忙脚乱地扑打灰烬,被呛得一阵轻咳。强烈的不适感又被逼出来,沈渊抑制不住地想呕,喉头涌起浓厚的苦涩,只得赶快扯下香囊靠近鼻尖,猛吸了几口清凉药香堪堪压下。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