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顾锦川(上)(加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姑娘别慌,别慌……”

    “来,喘口气,喘口气……”

    小菊手足无措,傻傻地呆站在一边,绯月与绯云两个搀着沈渊,离人群远了些,抚着她后背慢慢顺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秋筱插不上手,觉得这类病症不好团团围拢,便领着小菊候在一侧,静静观望了一会,待那细碎的咳嗽声稍稍平息,方才上前,从绯月手中接过帕子替花魁擦拭。

    这阵病症来得厉害,花魁白净的面孔泛起一汪酡红,额角沁出层薄汗。盛秋筱留意,特将帕子稍作折叠,隔着几层布料仍觉得出,眼前人那看似红润的肌肤实际是发凉的。

    她回忆起几次相见时,这位花魁一贯的病美人模样,慎重思忖了片刻,方开口道:“姐姐这病症,像是……”

    “像是肝胆郁热,火气上行,致使肝阴不足,肝肾两虚,口咽干燥。”

    忽然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打断了秋筱,也正说出了她心中所想。

    她循声望过去,那道声音的主人像个读书人模样,一身直裰青衫,灯火下映得肤白如暖玉,墨发青簪半束至腰上三寸,双眸狭长,眼窝微陷,睫毛在男子中少有地浓密,鼻梁高挺,却生着刀削般的薄唇。听其言语大约是个医者,可腰间悬着一枚阴阳鱼儿青玉佩,寻常人不会戴的,于是想来,这又大约是个悟道之人了?

    秋筱主仆还不知何种状况,沈渊已经向来人颔首粲然:“锦川兄,许久不见了。”

    顾锦川,陌京城中非至交不解其高明的神医。

    医家幼子却少年顽劣,无心家学只爱八卦占卜,终尝苦果受生死苦痛,闭门颓唐而后醍醐灌顶,十年习得过人医术,周游四方参悟阴阳,机缘巧合下入宫当值,却未足半年就愤然辞官,安于市井经营小小医馆,这样堪称传奇的经历,放眼整个苍梧国,怕也找不出第二位了。

    世人总道,这位顾医师性情纵意不羁,平时待人温文尔雅,遇见志同道合之人也能侃侃而谈,可时不时就忽然变得一根筋,谁劝都不管用的。据说他当初辞官,只因看不惯官场勾心斗角,还有宫墙里太多污脏是非,索性抽身而去,不爱荣华爱逍遥。别人觉得可惜,想着不听不看,有高官厚禄可享才是正道,然而这位当局者对一应劝说充耳不闻,别人的议论就更多了。

    沈渊却不以为然。她是个治不好的药罐人儿,得了故人引荐,一来二去与之相知相熟,深知其为人缜密,行事一向冷静小心,不是个冲动拿主意的人。某些程度上来讲,他们两个很相像,对着他们这个世上许多的无可奈何事,半数只作壁上观,看破不言破。

    “的确已有许久,没想到此时遇见。”顾锦川展袖回了一礼,双手做的却也是个阴阳印,衬着陌水汤汤,哗然有声,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韵味。

    河上有风,偶然吹拂开额角发丝与道袍层叠的下摆,沈渊也不在意,任由碎发垂下模糊视线。顾锦川又出门游历了许久,他是想专心修道的,可惜身在世间已有牵挂,做不到抛开一切去了。

    “这次我去了青城山,寻天师道脉,拜了宁封真君。”顾锦川道,“只是可惜了,没来得及去岷山,看一看雪岭。”

    沈渊侧首:“亦闻青城山,斯翁为有道。”她不禁想起来,墨觞鸳带她外出游历的那两年,“是好地方,小的时候我曾去过,就是不太记得了。”

    顾锦川放缓了步子,低头与她对视上:“来回不过二三月,我竟不知你又添新症了?”医家天性,言语间总不经意带出慈悲,“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可见顺时气则调和,逆之则否。你一向是个通透人,这是也遇到烦心事了?”

    沈渊听着他讲,好整似暇地挑了挑眉梢:“今儿倒是稀奇,难得见一面叙叙话,好端端地要给瞧起病来。”她转回脸,不想接这个话,“我的病也不是一两年,你说我通透,自己怎么糊涂了?怪道何苦来,想这些不着边儿的呢。”

    “只攻其标而不顾其本,当然病势反复,久治不愈。”顾医师一扬下颌,眉宇间颇见怀才傲气,“我早与你说,你的寒症不过沾染了不正之气,一时抱恙罢了,耽于早前未遇见良医,那年我又远远去了鹤鸣山,一心追随祖天师,倒让随便什么老妇给你写了方子,居然能把人治成这个样子。”

    “你瞧你,又要鸿篇大论起来。”沈渊扬眉嗤声,轻嗔他一记,“几个月没见,你愈发像坊间传的一般了,是还嫌弃人家的闲话不够多吗?再怎么说,也是宫里积年用的人儿了,张口就叫人家‘随便什么老妇’,也就是你了。”说着说着,她也不自觉抿起了唇角,一对小酒窝深深凹下,像只狡猾的小狐狸。

    陌川水哗啦作响,河上的风吹得更盛了些,她不得不伸手捋一捋鬓发。早已过了立秋,夜晚也变得冷飕飕的。秋筱和几个丫鬟跟在后面,盯着眼前这一对男女,着实有那么几分鬼神夜游的感觉——夜深光暗,冷香花魁的道袍半幅浅金丝线熠熠生辉,另半幅却几乎隐匿在黑夜中;而那位姓顾的先生,衣上暗纹隐隐浮现,发梢随风飘摆,腰间那阴阳鱼儿仿佛会遇暗荧光,闪烁辉煌。

    顾锦川受了戏谑,好脾气地摇摇头,也不和她计较,反而自嘲起来:“我也是逞一时口舌之快,真正眼见不公也只能自己躲开,可不敢正面对上。”

    “怎么会呢,这应当说顾先生是真正有担当的人,不想因一己喜恶连累亲人罢了。父母儿女,亲族兄弟,哪个不是你的牵挂?”沈渊从容开释,“对了,怎么没见澧兰?”

    “她害怕,我叫人带她先回去了。”顾锦川如是道。

    顾医师青年丧妻,只留下一个女儿澧兰。沈渊见过她,当年的小姑娘只有六七岁,生得雪团儿一般可人。顾锦川许多年不曾续娶,对外称醉心道术,不爱男女之情,沈渊却觉得,他是不想女儿受委屈罢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