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嫁娶不须啼(上)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舞姬出嫁,按墨觞鸳的意思,冷香阁也挂上了红绸。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前院大缸里的荷花开过了季,也被仔细修剪过,去了枯黄的叶儿,余下舒朗挺扩的几枝莲蓬,也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新嫁娘住的屋子也装点过,颇有喜庆的气氛。女孩们道贺热闹过一番,已经各自散去了,把房间单独留给了鹭娘。她站在矮床前,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展开的大红嫁衣,热泪滚烫,成串地扑簌滑落。

    鹭娘算不得贫苦人家的女儿,家中世代务农,积攒下了几亩薄田,她上面有年长的兄姐,年年辛勤劳作,也能温饱度日。到了她六岁那年,她的长兄要与同村的姑娘议亲。

    原本一切都很妥当,可惜未遭天灾,反有人祸,未过门的长嫂进城采买,一去不回。家人费尽周折打听到消息时,姑娘已经被官宦人家玷污,含恨撞死在了街头,被丢在不知何处。

    她们那个小小的地方,遇见这样的事情,是无处可叫冤的。鹭娘的长兄不肯罢休,上门去找那户人家理论,反而被打折了双腿,拖行数里丢在街口。

    如此一来,鹭娘家中再无长男。老父年迈,幼弟年弱,好端端的一户人家便眼看着败落。她的大姐姐早先许了人家,匆匆被送过去换了聘礼维持生计,年幼的鹭娘无以嫁,就在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中被牙婆带离了家。

    转眼九年过去,只会哭的女孩长大了,在一众妩媚的青楼舞姬中,几乎是最不起眼的那个。她年纪不大,可是生得白净,身材修长,性子也温顺好相处,花台上遥遥一见,乱了秀才郎的心。

    厨房得了吩咐,午饭准备了一道四果汤,取的“早生贵子”的好兆头,又单独给鹭娘蒸了八宝饭,显然是给她的一份体面。墨觞鸳又遣水芝留了话,让厨房的人送饭时一并告诉她,不必上前头来谢了。

    “今儿新娘最大,没有叫她跑一趟的道理。”

    饭桌上,冷香阁主舀着澄红稠密的汤羹,对沈渊如是道。后者挑了挑细长眉梢,点点头“嗯”了一声,低下头专心挑汤里的桂圆,送进口中细细嚼了。厚实的果肉在齿间迸裂,甘甜的汁水四溅开,唇颊留香。

    她十分嗜甜,凡饮食必有过半不吝蜜糖。都说吃甜食可以使人心情愉悦,她深以为然。年纪极小的时候是颗掌上明珠,偏偏失落于野,蒙了许久的尘,好不容易日子舒心起来,一丁点苦都不想再尝了。

    墨觞鸳听说了昨晚街上的事,才早早吩咐厨房采摘枸杞嫩芽做汤,连着今天一应蔬食小菜都口味清淡。沈渊动了几筷子,觉着刚入口还好,可惜了越吃越没滋味,不自觉又想念起昨晚被自己嫌弃的乳饼。

    嗤……她在心里头笑了一声,转而嫌弃自己这个人,双十的年纪了,还这样嘴刁难伺候,不知道是墨觞夫人惯坏了她,还是她天生就如此呢?

    “怎么了?”她的墨觞夫人看见她发愣,投来关切的目光。

    “喔……没事。”她回过神,随口敷衍过去,重新低头挑起汤里煮得软烂的花生仁。“阿娘,我也想吃八宝饭。”挑了没两下,她忽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翻来拣去的太麻烦,不如直接一碗垒了,一勺下去,满口香甜。

    “吃糖太多,这张脸蛋可就不好看了。”墨觞鸳不咸不淡地嗔了她一句,仍叫水芝去厨房新做了热腾腾的八宝饭来。

    八宝饭没什么稀奇,各处做法都大同小异。糯米掺着八样干果蜜饯,再拌上细腻的红豆沙,加一点熟油,耐心层层叠叠,相间累加,一直填满整只碗,巧手轻轻一扣,挪进蒸笼烧熟,趁热一敲揭开,团团圆圆的小墩就扣在了盘中央。

    出锅后应该浇一勺桂花蜜的,金黄的色泽伴着蒸腾的热气,叫人看一眼就食指大动。这一道八宝饭却不同,少了最后一勺蜜汁,仍然是甜过了头的。嗜甜的人也爱惜脸蛋,假装没看出不同,撒娇似地向她养母眨了眨眼。

    糯米不易消化,用过午饭,沈渊乖乖喝了整杯浓酽的煎麦芽松萝茶。焦香味混合着苦涩味,半勺雪片糖也不许加,味道实在不敢恭维。她拧着眉,屏住气息硬灌了下去。墨觞鸳端着卷边茶托,笑眯眯看着她喝完了消食茶,将盛着蜜煎枇杷的小碟朝前推了推。

    “我就知道,夫人还是疼我。”沈渊放下茶杯,拈了颗果子压一压苦。吃起来大约是用椴蜜做的吧,不是很甜,枇杷原本的滋味更胜一筹。

    甜蜜太过的八宝饭吃腻了,被消食茶冲击狠狠冲击过,新上的糯香普洱要顺口得多,配着蜜煎是不错的餐后小食。她看见桌上角落里也有盘渍红果,自个儿签过来一颗含了。

    墨觞鸳早已习惯了养女的这点小矫情,只当没有听到,专心撇着自己杯中茶沫。这个孩子从小酷爱甜食,她是最清楚不过的。只是也真奇怪,旁人多食糖油便要富态起来,偏偏沈渊十数年如一日地细条条,狠掐一把都不见得有什么实在的皮肉。

    那就随她吧,随她吧……墨觞鸳饮了口茶,自己打消了心中刚升起的一点担忧。盖碗底上绘一只锦鲤,茶汤红浓明亮,糯糯的香气陈润又顺滑,本是等到深冬烹煮才合时宜的。

    身不由己的人还在乎什么时宜?冷香阁主暗自腹诽,茶叶再好也是死物,所谓的合不合时宜,还不都是由煮茶的人说了算。正如身在船上,再怀才的人也要明哲自保,一切且看掌舵人的心意了。

    “怎么吃起那个来了?你不是不爱吃酸的?”墨觞鸳抬头,看见沈渊中意渍雪果,颇觉得意外。

    沈渊刚尝出红果酸味,微微眯起眸子,有点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句:“上午尝过两颗,还不错,挺甜的。”

    冷香阁主的目光意味深长:“那可好,等将来你嫁人的时候,也多多做些渍雪果,叫你吃个够。”

    “我才不嫁人,一辈子都不嫁。”沈渊反应得飞快,嘟嘟嘴搪塞过去。这个话头不好,渍红果似乎也因此变得毫无滋味,她不想再动了,直接将整盘都推远了些。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