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嫁娶不须啼(下)(加更)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沈渊说不想嫁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墨觞鸳自有应对:“好,你不嫁,等将军回来,你看有他和你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话到此处开始无趣,沈渊自不想继续,索性直接带开话茬,又道:“总说我做什么,正主儿在后院呢。夫人与我说说,那个秀才什么样子?家底几何?眼前有这么桩喜事儿,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了。”

    “就是一个读书人,看着憨实,没有什么特别的。你要是好奇,下午酉时二刻他来迎亲,叫绯月陪着你去看一眼。”墨觞鸳道。

    沈渊边听着边端起茶杯,轻掀开盖子吹了吹,刚听了两句,眼波悄悄变得流转闪烁,一直等到墨觞鸳说完,才从蒸蒙雾气中抬起头来。

    “娘亲错了。”她笑得天真无邪,可一双眼睛亮晶晶,闪着狡黠的光,“憨实?憨实的人怎么会来这地界儿?”

    墨觞鸳无言,嘴唇徒劳动了动,幅度几乎细微不可查。又一碗热腾腾的糯米香茶饮尽,沈渊回房去歇下了,不知道冷香阁主颓然落下一记叹息,更不知道她背着丫鬟们,眼角蕴了一汪清泪。

    小小的偏院中,女儿家的娇声笑语不知从何时起,都是新娘的姐妹们在予她祝福。沈渊睡醒了午觉,记不起来梦里是谁,赶着让两个丫鬟梳头更衣。桃花流苏簪子煜煜生辉,叮当作响,被装进铺着红缎的匣子里。

    “别了,戴这个吧。”冷香花魁推开衔珠大凤的步摇冠,换了一枝妃红枫叶绒花,递给绯月,叫簪在飞燕髻后。当前一只烧蓝青鸾华胜,口衔珊瑚,另自两鬓垂下细若游丝的流苏穗子,低调又大方。妆面简单,只浅浅扫了几笔胭脂,衣裳也换成了温柔的初桃粉——别人的好日子,她只该是陪衬。

    傍晚的霞光染得半边天际金黄,落日余温尚在,热量挥发在空气里也足以灼人,幸而院子里树荫浓密,遮下沿途阴凉。沈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空气冷冷的,偶尔被阳光洒在身上是舒适的暖意。

    于是她有心向外走,像丈菊天生要汲取日光的温度。绯月与绯云两个察觉不出异样,还以为她不小心走岔了路,不断扶着她向阴凉里去。

    偏院门口,斗雪红过了花期,已经不复鲜妍了。取而代之的是门里一架软香红,深紫红的花朵密密麻麻开满了树,枝条柔软得超乎寻常,强烈的老玫瑰香气飘出很远,饶是西洋来的香水都半点不能与之相较。

    “可惜了,合欢花都给摘了,要不然白首合欢,多好的意头。”沈渊掐了一片花瓣,拈在指腹间缓缓摩挲,触手柔滑薄软,有油润之感,像上好的绸缎。

    “姑娘忘了,咱们就清了那一次,”绯月上近前道,“那花儿长得快,这几天又开了一些了。”

    “是了,奴婢也看见了。姑娘要是喜欢,等会咱们回来,再摘一点去?”绯云亦道。

    沈渊丢开手上月季花瓣,向前迈出几步,作势掸开她们两个:“呿,想一出儿是一出儿的,先送走了人再说吧。”

    偏院小屋外放过了一挂鞭,地上散落着红纸屑,空气里还有未散尽的热烈烟火味。进了屋子,一眼就先看见鹭娘,她已经换上了嫁衣,端坐在妆镜前,盘起端庄的发髻做新妇人打扮。小小的妆镜中,女子脸蛋红红,满目生春。巧手的姐妹为她梳妆,仔细扑上了厚厚一层香粉,也遮掩不住她脸上飞起的嫣然红霞。

    送嫁的姑娘们围在一处,大多是平日一同吃住的舞姬歌女们,正帮着新娘子整理首饰衣裳。绯月轻咳了两声,女孩子们好奇地回头,看见个面生的美人,不由得一阵面面相觑。

    “是,是墨觞小姐?”有人迟疑着出了声,不知是哪一个先反应过来。

    “正是了。”绯月笑着点点头,向鹭娘道:“小姐知道鹭娘出嫁,特意来送一送,还要给你添妆。”

    屋里众人噤了声,自觉向边上退开。绯云随声上前,稳稳抱着匣子启开,琉璃簪子玲珑剔透,栩栩如生,惹来一阵咂舌艳羡。鹭娘受宠若惊,立刻要起身道谢,被沈渊抬手拦下了:“你坐着。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不必了。”

    两个人离得如此之近,足够让沈渊看得真切,鹭娘的嫁衣料子虽然普通,式样却是京城里时新的,针脚也算得密实紧凑,整整齐齐,足以见得准备这衣服的人果真有心意。她留意发觉,衣襟与袖口都绣了白鹤与萱草,绣工精致,栩栩如生,是祥瑞长乐的好兆头。

    流苏的碰撞声清脆悦耳,桃花经了夕阳照耀,色泽绚烂旖旎,如梦如幻,似乎变成浓妍的艳红。沈渊亲手将它插在鹭娘的发髻间,给略显寒酸的头面添了许多光彩。

    鹭娘几欲感激涕零,沈渊一瞥眸子,绯月立刻递上手帕,替鹭娘抿了抿眼角,笑道:“傻丫头,喜事临门,不能掉眼泪呀。咱们虽不常见面,彼此可都记挂着,既然是小姐疼你,你就安心受着,高高兴兴地出门去。”

    鹭娘低着头,双目红红的,喉咙一直在哽咽。她还没来得及抬头,又被一只柔软的手拍了拍肩头,花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出去以后,要好好过日子,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是,是……”鹭娘咬着嘴唇,努力不让泪珠儿滑落,抖着肩点了点头。大红盖头披下,她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搀扶着,慢慢走出了小屋,走向了前院。

    一抬小小的花轿停在冷香阁大门外,新娘上轿,鞭炮燃响,噼啪的烟火金黄夺目,赤红绚烂。往来人脚步纷踏,扬起一地的尘埃,混在烟火灰烬里,分不清楚彼此。

    沈渊没有送鹭娘出门,到厅前由墨觞鸳接了手。绯云跟出去看了看热闹,回来告诉她说,新郎官骑着高头大马,阁主让人摘了一丛新鲜的合欢,交给新郎别在衣襟上。

    妾纫忘忧草,郎佩合欢花。沈渊明了其意,接过绯云带回来的红艳合欢,随手插在了琉璃小瓶里。合欢开遍,该是今年最后一季了。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