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温颜儿(上)(求首订)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常言道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秋分都快到了,正午还是有些闷热,内室仍然供着冰块,丝丝冒着冷气,房间里供着薄荷油,熏得整间屋子凉沁沁的。顾锦川配的丸药效用极好,沈渊服了一阵,心气舒畅了许多,夜里睡得也安稳了些。

    这会她躲在房间里避暑,心情并不美好,一半因为养母不许她再吃冰酪,一半因为阁中一个花娘闹出了丑事,许是觉得无颜见人,闷在房里不吃不喝,已经第三天了。夫人说,劳小姐费心,去瞧一瞧。

    这丑事说起来也俗套,不过是卖艺不卖身的姑娘动了心,与那情郎情不自禁起来,未曾料到情郎成了负心薄幸锦衣郎,春宵一度便一去不复返了。

    这样的事儿,冷香阁里不是头一遭,满城的青楼里也不是独一件,可叫沈渊听了还是觉得别扭。

    但凡当初有得选,谁会愿意做这份营生,更不愿看着好好的一个个人儿误了终身。为此,墨觞鸳立过许多次规矩,本已经消停了几年,还以为遏制住了这股风气,孰料居然又出现了。

    回想午饭时,墨觞鸳盛了碗温温的百合绿豆汤,一定要沈渊喝下去:“如今已经到了秋日里,不能再一味贪凉了,冰酪要停了。这汤里加了百合,最能清心降火,你快喝了。”

    阁主夫人的话总是那么有道理,沈渊心知这已经是最好的情况了。昨天她多吃了碗冰酪,半夜里腹痛起来没敢声张,却还是让墨觞鸳知道了。也罢,百合绿豆汤而已,总比中药汤要好一些。

    沈渊喝了汤,阁主夫人还是那个疼她的阁主夫人,用饭时也不说其他。一餐午饭时辰不长,等用过了饭,丫鬟送上消暑茶,两个人便打着扇子纳凉说话。

    “渊儿,等下你回房歇息,等午后不那么热了,去二楼最东边那间屋子,瞧瞧一个丫头吧。”墨觞鸳满脸尽是无奈,“又是个糊涂的,叫温颜儿,和人胡闹破了身子,那人又不给她赎身,连个影儿也不见了。”

    “姓温?莫不……”沈渊稍显错愕,随即反应过来,自个儿想岔了意,打趣遮掩过去:“所以,这会儿她是在哭哭啼啼,还是在痛骂那负心人?”

    “你这丫头,”墨觞鸳佯作拿罗扇拍她额头,目光看着门口的方向,神色有点担忧,“也没什么动静,许是哭累了,也闹够了。都已经第三天了,我带着水芝她们去看过,也送了吃食,她就是不理睬。”

    说到这,墨觞鸳收回视线,端了茶盏润了润喉,掩饰过去一声叹息:“这样的事情,打骂也无用。还是小姐去看一看,好坏让她吃点东西,别再弄出什么乱子来才是。”

    “嗯……”沈渊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辞过了墨觞鸳便回房去,吩咐了要午睡,其实也是睡意全无。房间里并不热,她却觉得烧心得很。

    冷香阁不是春檐巷那种地方,来的虽是客,大抵自矜身份少有强迫。冷香阁初初开张时,墨觞鸳看管不过,曾闹出过一两次那样的丑事,那些姑娘便成了后来的花牌。明香姑娘似乎从前也在青楼里谋营生,入了冷香阁就是头牌,如此阁中开始泾渭分明,清红不同路。

    墨觞花魁那惊世骇俗的一剑过后,冷香阁的小花娘们仿佛得了护身符,再没听说过荒唐。不过这次么,沈渊虽听阁主说了一句缘由,仍觉得愚蠢可笑,那登徒子究竟许了多大的好处,竟能哄骗出这么个俗气的故事来?

    若换作是她,便是那城里的勋爵显贵、宫里的皇子皇孙来,若非三书六礼明媒正娶,她也是断然不肯走的,更不可能做出这种丑事。

    罢了,罢了,未经他人苦,莫笑人糊涂。墨觞晏是假的花魁,那温颜儿可是真的花娘。

    这想法一浮出来,沈渊竟有些心软了。

    靠在美人榻上想了许多漫无边际的,沈渊叹出口气,单手覆上半边额头,闭着眼睛认真想了想如何处理。墨觞鸳叫她出面不无道理,阁主夫人慈眉善目,花魁娘子却是个冷面冷心的,在她面前哭闹,只能自讨无颜。

    沈渊想着,按着寻常,自己冷着脸进去就成功了一半;还得再带些吃的,夫人不是说,那丫头不吃不喝的?差不多有了主意,沈渊从软榻上坐起来,叫了候在外间的两个丫鬟进来,吩咐她们去厨房装个食盒,挑些细软好消化的吃食,另外打些热水,兑温了找个大水壶装起来,一起带回来。

    打发走了两个丫鬟,她又自己动手打散头发,梳了不常用的反绾回心髻。额前没垂碎发,正面簪一枚小巧的白玉掐金千瓣菊花样压发,发髻后正中戴一朵栩栩如生的缠丝嵌珠蕊重瓣牡丹花,下簪一横向苗银团簇牡丹花样响铃步摇,两侧间落埋几枚珍珠发针,搭配一对简单的珍珠耳坠。

    她并未特意加重妆容,只拿笔尖蘸着银粉与胭脂混合过,在眼尾轻轻描过一笔,平添几分妩媚,又稍稍修饰了左眼角的泪痣海棠花与茜红口脂,拣了对最简单的珍珠耳坠子戴上。

    收拾完了这些,两个丫鬟也回来了,一个提着水壶,一个提着食盒。

    “走吧。”合上妆镜,沈渊领着两个丫鬟出了门。

    花魁住在顶层,出了房间,转弯穿过垂花走廊,下了楼梯,按照墨觞鸳说的找到东边最里边一间。听不见房间里的动静,她抬手一推门,发现是虚掩的,心里暗暗嗤笑了一声:若真的想不开,怎么会不把门关好了?

    推开门一看,地下果然坐着个小花娘,不对,现在应该叫花牌了,阁主说唤作温颜儿。沈渊并不与她客套,也不去扶她,径自绕过她到靠墙矮榻边坐下,双手交叠放在自己腿上,静静地盯了地上那人一会。

    两个丫鬟跟着进来,被她用眼神示意,各自放了食盒跟水壶,退出房间,掩上门,整套动作都静悄悄的。

    “你可知,我是谁?”一直到两个丫鬟掩好了门,沈渊才慢悠悠开口。

    地上那人听见来人说话,抬头朝她这边看了一眼,眼神中有些惊艳之意。沈渊看着这个姑娘眼生,殊不知她看沈渊也是一样的。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