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秋日宴(上)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州来依山而建,四周丘陵起伏,尹淮安接管后,就着山势开垦了不少山林田地,又借着低洼处开了几片水田,好好的一个经商人家变得更像农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尹氏因自祖上便追随沈家,尹淮安常戏称自己是沈渊家奴,每每都要被她呛回去——“尹小爷,说话可别没了良心,哥哥待你比我还亲些,谁当你是奴了?”

    沈渊此言未免有些夸大。沈涵与尹淮安关系亲厚,好处却落在她身上,连顾锦川那位半仙医师都是看着州来山庄的交情,才答应了替她诊治,方有了后来的许多事。不过自然,兹事体大,沈渊的身世是个秘密,尹庄主只说是个少有的妙人儿,却未告诉顾半仙,那是西北的沈家姑娘。

    山庄底下挖了个好大的地窖,本来只是存放些茶酒粮食、皮毛杂件,也有一条通向山下的地道,现如今却大不相同了。尹淮安神秘兮兮,打发走了下人,只领着沈渊进去。等到了地下,绕开寻常的仓储物什,真正的关窍跳进眼帘,沈渊才明了他用意,也大吃了一惊。

    “这儿就在我的院子下面,除了这个,又在你那座院子里也打通出口,直接能进地道,等会指给你看。”

    尹淮安背着手,侧对着一架架明晃晃的刀剑弓弩,颇有运筹帷幄的气势。这一出实在叫沈渊猝不及防,瞧着他说不出话来,只剩下满面意外与震惊。她快步走上前,劈手捞下把腰刀。拔开刀鞘,刀刃锋利晃着寒光,是货真价实能伤人的东西。

    她强行镇定着放回架上,回过头去盯着暗中安排了这一切、仍笑眯眯看着她的州来庄主,完全不明白对方这样做的用意。

    “好啦,别这样看我,怪给你哥丢人。”尹淮安走上她跟前,逗孩子似地拍拍她肩头——其实他也只比沈渊大了两岁。沈渊不说话,看向他的目光也好像呆滞住一般。尹淮安见状,还以为自己玩笑过了头,当真吓着了人,无奈摇头,笑叹一声,伸出手臂将她朝怀里揽了揽。

    “淮安……”

    沈渊刚开口,立刻被尹淮安挡了回去:“没事儿,别怕。”他收起玩笑,语调放低,认真与她讲起来:“从我一接手州来,就想这么做了。越来越不太平,只有手上有防备才觉得安心一些。上个月刚刚建成,你说要过来,正好让你看看。”

    沈渊倒不害怕,只是过于震惊难解,州来山庄并非江湖帮派,委实犯不上如此戒备。她知道,人人都要自保,这也不是一个最好的世道,可真的,已经坏成这个样子了吗?

    尹淮安拉着她的手腕,领着她又绕了出去。外面的天还是蓝盈盈的,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年轻的庄主恢复了爽朗少年的模样,带她回了放纸鸢的院子。湖上厅堂有仆从进进出出,已然布置好了酒菜,六角插了红艳艳的茱萸。尹淮安按着沈渊坐下,赔着笑亲自斟上了酒。

    “辟恶茱萸囊,延年菊花酒。明儿就寒露了,雪花酒太凉,还是等明年夏天再开坛。”澄澈透亮的菊花酒飘着清香,州来庄主的声音也是干净透明的,“今年酿酒加了麦冬,你尝尝。”

    侍候在侧的都是亲信,沈渊也不避讳,暂且不思饮酒:“好酒不怕晚,你还是先和我说说,出了什么事,如何越来越不太平了?”

    尹淮安的殷勤落了个空,脸上的笑还没来得及收。不过好在他的反应还是不慢的,抿唇干咳了两声,耸耸肩轻松揭过尴尬:“看看你,别紧张。本来是来散心的,倒成了我的不是了。”尹庄主泰然自若,自个儿先举杯一饮而尽,并未随着斟满,“笃”一记轻响将空酒盅放回桌上,朝边上仆从摆了摆手。

    退出去一两个下人,不知去做什么。沈渊心中不安,见对方许久不作答,耐不住想要再问。“嗳,别慌,慢慢告诉你。”尹淮安张张手指示意她别急,撩着菊花叶儿水净过了手,拿过一只肥美的单笼蒸螃蟹。

    沈渊无奈,只好顺着他的性子来,耐心看着他操持起拆蟹八大件,也终于讲起前因后果。“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出了几桩人命案子,风吹到我这儿来了。”尹淮安显然是个拆蟹老手了,和她对面说着话,只是偶尔瞥一眼手上的活计,咔咔几声,三两下折了蟹钳蟹腿放在一边,又掰下蟹脐,拿小签子剔起蟹黄。

    沈渊看在眼里,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好气还是好笑,又或者该佩服对方这份淡定。“要说便好好说,仔细扎了你的手。”她嗔了一句,端了酒盅,也学着对方的样子一饮而尽,随手替两个人都满上了。

    “这你可就小瞧我了。”尹淮安换了小蟹铲,整个掀开蟹斗,丢了蟹胃,不紧不慢挖着满满的蟹黄,语气仍是诙谐轻松的,“也不只是在城里,不只是这几天了。起初我也没在意,慢慢就品出不对劲儿来了。”

    “不对劲儿?怎么说?”沈渊听出了意味,好奇道。

    话音刚落,方才退下的仆从回来了。尹淮安且一抬手,点点下巴,示意她稍安勿躁:“眼皮底下的事儿了,不着急,待会儿慢慢告诉你,先看看这个。”

    她看过去,仆从抬进来一架西域的桑图尔琴,后头还跟着两个金发碧眼的胡姬乐伶,一个握着琴竹,一个执着觱篥。胡姬高鼻深目,身材婀娜,又作异域打扮,披着乱花迷眼的缀边头纱,腰际、手腕、脚腕都系着小银铃。仆从退回主家身后,两个乐伶放下乐器上前来,低眉颔首缓缓跪下。

    “主人,听什么?”胡姬说的居然是汉话,讲得有板有眼,可是刻意练习的痕迹在,难免滑稽。沈渊看得有趣,暂时也忘记了哪里“不对劲儿”了。

    她竟然都不知道,州来山庄何时养上了乐伶,还是上乘的胡人女子。那支觱篥大约是牛角做的,用得久了,已经被摩挲得黑漆漆、乌亮亮,看得出胡女朝夕苦练,也不过为一求食耳。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