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秋日宴(中)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庄主优哉游哉,根本不看她们两个,只吩咐道:“弹你们拿手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沈渊听见他说话,侧回脸看了一眼,这么片刻的工夫,这个人已然剪开了整只蟹身,将蟹黄蟹肉都剔得干净,开始对刚开始折下的钳脚下手了。

    乐伶起身,落座小方凳上,试过音即起奏。沈渊小时候随墨觞鸳游历,也见过不少胡人女子,可都是洗马牧羊,做活糊口讨营生的,双颊都是饱经风霜磋磨的粗糙印记,比不上这样远赴中原、专被养作伶人乐伎的女子香肌玉骨,姿容卓越。

    她托着腮,饶有兴致地听两位胡女演奏。起初寥寥清音流转,悠远宁静,渐渐化作乌云压境、山雨欲来之势,至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琴弦促挑,步步为营。

    沈渊听在耳中,渐如置身边疆荒凉大漠,念起阔别了许多年的故土。西北的山川供作庙堂,鳞甲走兽俯首作臣。云遮雾漫,吞纳即见清明,地裂川枯,吐气则成雨润。那方天地昂首便是湛蓝穹顶,垂目则是茂盛苍林,一仰一俯,天地具象无不收纳,一吞一吐,万物生死一瞬而已。

    “尹小爷果然是会享受的,这样才貌超群的美人儿,在陌京城中都是少见的,你却能养着一双。”一盅酒入喉,她故意言辞戏谑,毫不手软地冲垮了自己刚浮起的伤怀之感。

    尹淮安正剔着蟹夹子肉,盛在青花鸳鸯浅口小瓷碟中,雪白鲜软,丰美如膏腴。他也毫不客气,抬脸回敬过去一对白眼:“美人儿也没你好看,可行了?”

    “油嘴滑舌,真不愧是州来庄主。”沈渊啐他一道,笑眯眯托着腮,“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是哪儿不对劲儿了?”

    桑图尔琴骤然转折,胡姬指节翻纷,俨然一片刀光剑影,人喧马嘶,吹角连营狼烟起,箭雨蒙蒙,腥风阵阵。而觱篥之声低沉浑厚,沙哑凄怆,枯桑老柏寒飕遛,九雏鸣凤乱啾啾。

    “虽然地方、时间,甚至手法都不相同,可必须得承认,有时候太完美本身就是破绽。死了的那些人,我都查过了,根本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甚至有些什么坏事都没做过,莫名其妙就丢了命。”

    尹淮安哼出一声,抬眼随便打量了眼水面道:“你瞧,这说明什么?明眼人都不难看出来,这是刺客集团又出来揽活儿了,而且啊,应该是外头来的,从前不在这儿。这些人啊,脑袋里根本就没有黑白善恶,为了几两银子,什么样的缺德事儿都做得出来。”

    他这点讥讽的话说完,两只蟹钳也刚好剥完,只余干干净净的一副红亮蟹壳扣在盘上。胡姬奏乐亦如到了强弩之末,四面悲歌,终霸王卸甲,英雄末路。仆从趁着空档重新烫热了酒,一并端来绿豆面洗手药,一路小跑着送回桌上。

    “看上去他们规模不小,实力也不弱。不过我总觉着,应该问题不大,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左右咱们没有什么仇家,也和他们犯不上冲突。”州来庄主发表完见解,放下签子,洗净了手,笑眯眯将剥好的蒸蟹送到沈渊面前:“烦心事说完了。快马加鞭的金爪蟹,新鲜得很。”

    “多谢。”沈渊轻快地点点头,安心收下了坐享其成的乐趣。

    乐伶奏罢了塞上曲,换过一首江南小调,葱指拢,红袖拂,清扬琴音起,荡开一片小桥流水,白墙黑瓦,轻舟荡漾,云雾氤氲。奏过小段前曲,娇歌软语随乐升,异域风情的胡姬唱起中原小曲儿,听来倒是别有一番韵味。

    曲子唱得婉转,沈渊心里头却有点忐忑。尹淮安说的这些事儿,她竟从来都没听见风声,真不知道是她自己懒怠,还是当真没人觉着这事儿值得说嘴。她思量着,陌京城里织一张网可不易,千万不好浪费了。

    “喏,别想了。我的小姑奶奶,那种人不值得多心。他们闹他们的,咱们过咱们的逍遥日子,蟹肉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尹淮安换回了说笑的语气,转身捉了一簇茱萸,伸到她眼皮底下一晃。鲜红如珊瑚珠的颜色叫沈渊回过神来,眨眨眼睛品起了金爪蟹。

    蟹肉性凉,需得蘸了姜醋入口,再配上热热的黄酒,又听着乐伶唱曲儿,赏着湖光山色,实在人间快意。对面的尹淮安拎了只肥肥的蟹子,这次不拘过多讲究,直接徒手掰开,大大咧咧送进口。

    中间进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鬟,头顶扎着一对小圆鬏儿,装饰着两三鲜艳茱萸果,侍候在桌前剥石榴,切重阳糕。湖边岸上生了炭火,架起炉子烤着牛羊肉和新制的黄米糍粑。厨上师傅摇着一把大扇子,站在炉子前挥汗如雨,香味也逐渐飘散开来。

    两个人且饮且斟,螃蟹还没吃几口,一壶菊花酒已经消耗过半。沈渊心口舒畅得很,就像吐出了积郁太久的浊气。微眯着眸子又满上一盅,她不由得腹诽自嘲,若得日日如此,哪里还需要什么上清丸了?

    平日里,她每每会佯作醋意,嫌沈涵待淮安要比自己亲厚,这一天却倒了个个儿——尹庄主可从不为沈将军洗手剥蟹,却乐得为沈小姐代劳。听着胡姬演过一曲又一曲,剥剩下的蒸蟹壳儿随意堆在盘里,垒成座小丘。

    其实如她这般体寒的人不宜多食蟹子,她却不肯管,戏称了一句“两害相权取其轻”,后面只挑拣着吃点蟹黄,倒省了剔蟹肉的麻烦。这两个人可能是黄酒上头,估摸着烤肉到了火候,直接叫仆役换了榻席,设上桌案,学起西北边境上的作风。

    牛羊肉性温,这时候吃再合适不过。尹淮安庄上的做法也与外面不同,用新鲜的鸡子打散,一点点调进堇粉,再撒进切碎的西域辛香料,刷在肉片儿上,串上现削的竹签,炙烤成了满口酥香,还带点新鲜竹子的清香气。

    尹淮安道,这也是从前某次,沈涵与他讲起西北胡地烤肉之法,他自己又琢磨了一阵,加了鸡子堇粉,才有了州来桌上的这道招牌。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