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秋日宴(下)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唷,是吗?那可真怪不得我,又要和你捏醋了,我还是他亲妹妹呢,有这么好的法子,他怎么从不告诉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沈渊撩着菊花叶子水,边淋着手心边和他说笑。尹淮安便道她是个醋坛,连这种没头没脑的事儿都能含酸。她不依,拈了洗手药揉开,打发他趁这会把烤肉的竹签子都去了:“我就是醋坛了,你且去问问,谁还见过我含酸捏醋?你帮我剔下来,我不爱用那个,都要沾到脸上手上了。”

    “嗤……”尹淮安一下笑出了声,又伸手点点她额头,“你呀,吃个烤肉还要拿乔,我又不会笑话你。用嫩竹签烤,清香味儿全到了肉里,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法子,嗳,你说,是不是还挺风雅的?”

    “好好好,庄主超然世外,仙风道骨……那就委屈尹庄主了,陪着我这个俗人俗气一次。”沈渊洗好了手,看着尹淮安剔烤肉,又给他备好了菊花叶水和洗手药在跟前。那洗手药用绿豆面子做底,里头加了珠兰、乳香、并上菊花蕊,一同晒干研成的粉末,洗出来滋润得很,染上的烟火味道也一点不见。

    奏乐的胡姬有眼力见儿,紧跟着又换回了起伏壮阔的边塞曲。苍莽之感随之而起,如有长风携浪而来,卷裹残云千层。川泽循山岳,但见深渊不可窥视,忽而又有地动山摇,冲天之势,百兽啸声聚山林而相和。转折明灭之中,犹如乍见蜿蜒龙身,盘桓长空绵延不断,角抵云端,爪踏山岭,吟啸之间晃过四季,不知春秋,游走之际穿林过海,不止千里。

    沈渊深以为精妙,不由得连声赞叹:“你这儿的乐伶当真是妙人儿,吃着烤肉,听着边塞曲,我都觉着自个儿是回到西北了。”

    用完午饭,稍歇一会,两人看过了院子里的暗道布置,也没有什么别的要紧事了。沈渊想进山,尹淮安便带了几个随从,牵了马陪着她一起。

    玉瑕山主峰上有长生观,那里自是人声鼎沸,别处却能见到真正的深山。午后恰好山里无人,山外或许还能见到夏末景致,山中却是韫色正浓。

    路上到处是秋叶,马蹄踏上去吱嘎作响。沈渊从小就会骑马,且骑术算得上佳,坐在马背上优哉游哉,也不抓缰绳和鞍子,伸手去够头顶的红叶。

    “你小心点,别摔下去。”尹淮安看不过,追上前把她手臂拉下来。沈渊才不怕,顺了顺马儿光亮的鬃毛,与他道:“怕什么,我六岁就上马,九岁在西北驯服烈骥,才不会在这儿摔下去。”

    “成,仙姑威武。”尹淮安嘴上揶揄,自己也真松开了手,解下鞍子上挂的角弓来:“你也别以为,我在山里就是躲清闲,也得经常骑马巡山的,还练出来一手百步穿杨。”

    他随着说,随着抽出一支白羽箭搭上弓弦,可惜马儿不给面子还没开弓,不知踩到什么,晃了一下,惹得他差点打到自己。沈渊开怀粲然:“行了行了,你先小心吧!咱们三个人里头,你最是会享受的。我不愿回沈家去,也是不想被拘着——”

    笑声戛然而止,她拽一把缰绳,叹出后半句:“可惜,留在了外面,也总是不如意。好在还有你这么个地儿,总能喘口气儿的。”

    尹淮安稍一思忖,似不经意道:“那就不回去了,多在这儿清修几天?再往前就是个山坳了,你哥没在,咱们自己猎鹿去。”

    “猎鹿?”沈渊眸子倏地亮了。山里多飞禽,旺走兽,尤其进山秋狝,只要不是笨极了的人,总能有所收获。“你这儿好,可回去还是要回去的。”欢喜的情绪转瞬即逝,她不得不思虑周全些,“这趟出来也没打算住下。下次吧,我提前和墨觞夫人说一声,怎么说她也挺疼我的。”

    “也好。”尹淮安点点头,牵上缰绳引路在前,“说到猎鹿,那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就是几年前,你在山沟里捡的那个,差点没命了,送到庄里养着,还给他起了个名儿。”

    “嗯?你是说……叶无九吗?”沈渊明显一愣,垂眸恍惚了一下,才念出一个名字来。

    几年前沈家兄妹进山猎鹿,因缘巧合,遇上个奄奄一息的小儿,躲藏在落叶堆里,差点被沈涵当成野鹿一箭射死。

    那个孩子来路不明,身上又有股杀气,沈将军不想多管闲事。沈渊却念起从前孔雀山破时的境遇,求着兄长救一救他,带回州来山庄休养,亲自照料了许多日,也问出了这孩子出身海上小国离芜,无父无母,是从小就被歹人偷走,养作刺客的。

    孩子始终很警惕,唯独对她有几分依赖。沈渊想着自个儿小时候的种种,愈发觉着他可怜,遂和兄长商议,送他去了侍卫司。

    临走前,沈渊给他起名为叶无九,盖以叶为掩逃过追杀,应冠姓以为念;往事暗沉不可追,皆已成空妄虚无,故取一“无”字;至于“九”……沈将军送进侍卫司的第九个孩子罢了。

    尹淮安奇怪道:“是啊,还能有谁?你这是怎么了?”

    沈渊低头摩挲角弓:“没什么。哥哥送他走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天底下萍水相逢的人多了,等哥哥回来,我问一问吧。”

    “好个萍水相逢。大哥做主送去的,应该不会错。”尹淮安的话像在开解自己。山坳里有不少野兔,土黄浅棕的身影蹿跃蹦跳,撩得草丛间窸窣作响,倒是一时没看见鹿。沈渊放了一箭,落了个空,差一点擦到兔子尾巴。她的兴致不太高,扑空了一箭也不继续了。

    山里天黑得比外面早,温度降得也快。大约日铺时分,山外来的主仆三个该打道回府,尹淮安送到了山口。进城又路过桂兴斋,绯云没忘记她家小姐早上的吩咐,下车去一打听,原来是有了时新的板栗饼。

    她带了一包回车上,笑呵呵捧到自家主子跟前:“正好刚出炉的,姑娘先尝尝?”热腾腾的糕点香味穿透油纸,游走在人鼻尖挑逗,沈渊却没什么胃口,摇摇头叫她们两个自己吃些。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