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冷香盈袖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青梅(中)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墨觞鸳点了点头,请了离雪城到窗边软榻坐下,自己坐在榻上小桌另一侧,想了想叫住了刚走到门口的观莺:“观莺,等一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见观莺转回身来,接着嘱咐她:“茶就算了,还是将今年新酿的桂花酿取一壶来,请离公子尝尝吧。”

    冷香阁主此举不合常理。她从不会主动让沈渊饮酒,更莫说是与雪城公子在一处——只是眼下,这观莺经手的茶,墨觞鸳实在不想让沈渊两个沾染,想来后者也未必肯喝。

    饮酒便饮酒吧,墨觞鸳想,冷香阁中的桂花酿绝佳,向来都是她领着沈渊亲自酿成,往年也曾请雪城品尝,今日且当作讨个彩头,让这一对有情人共饮今年的第一杯佳酿。

    “是,夫人。”观莺不知其中意,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见观莺出了房间,墨觞鸳才侧过身去,温和地笑着与雪城闲话一二:“离公子,今日又来看望渊儿了?”墨觞鸳对离雪城的印象不错,每每见他来都热情以待,也透露出些希望其与沈渊早日成婚的意思。

    雪城亦向墨觞鸳微笑点头,答道:“是。沈兄刚刚从边关回来,说是京中先有公务要忙,托我来看望渊妹妹,还有些东西要捎给她。”

    “原来如此,沈公子有心了。”墨觞鸳点了点头,正想再问些什么,却见沈渊已经到了门外。

    “夫人,雪城哥哥,我进来了。”沈渊站在门外轻声问候过,稍作曲膝行了半个礼,方才踏进门来。墨觞鸳忙起身,让着沈渊坐下。也正恰好,观莺端着放着酒壶酒盅的瓷盘,走路扭摆着腰肢,领着个提着食盒的小丫鬟也回来了。

    “哟!可巧都赶到一起了。”观莺的声音还是娇滴滴的,凑上前放下手中瓷盘,就着小丫鬟的手打开食盒,摆出几样点心,表面上低眉顺眼地弓着身子,却悄悄地朝雪城递了个媚眼。

    “实在是没想到,今年的桂花酿味道欠了些,便只能委屈离公子尝尝青梅酒了。酒有些凉,我已经烫过了,还有厨房刚做的几样点心,椰丝奶油卷酥、杏仁豆腐、桂花山药糕,还有核桃果仁糖。”

    观莺虽动机不纯,举手投足之间却真真是风情万种。沈渊用余光打量着,好像越来越理解了,为何胸无点墨、度量狭小的观莺可以凭一支曲子,一夜之间被捧成了头牌。

    哪里是一夜之间的工夫?只怕她是在登台献艺之前,已经早早地将台下那些人迷得神魂颠倒了吧……

    离雪城并不为所动,只如没看到一般;沈渊也不假以辞色,心里早己经笑出了声。无人理会之下,观莺这些小动作显得极为尴尬滑稽,偏偏她还能若无其事地继续下去。这些都被墨觞鸳看在眼里,且已经有了处置之策。

    墨觞鸳眯了眯眼,上前一步挡开观莺,向软榻上坐着的二人笑道:“既然如此,那还真是不巧了。这青梅酒虽好,但是莫要贪杯,否则是会烧心的,还要有劳离公子,约束着晏儿些。”

    说罢,墨觞微微欠了欠身,转身之际背对着二人剜了观莺一眼,领着她和小丫鬟退出房间掩了门。观莺尚有些不服气,偏偏对方是阁主,她奈何不得,只能低眉顺眼跟了出去。

    “这倒是奇怪了,冷香阁的桂花酿,向来都是我和夫人亲自酿成的,雪城哥哥,从前你也尝过,怎么今年就不一样了呢。”

    等着阁主掩好了门,沈渊方才侧过身,少有地露出些女儿情态,并不提及观莺,只和雪城探讨酿酒之事。

    “这酿酒的学问,我是真的不通。”雪城忙摇了摇头,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两声,“不如等下,渊妹妹再亲自去看一看,没准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沈渊正取过小酒壶,给两人倒着酒,听了雪城这话,没忍住笑出了声,放下了手中酒壶,抬起眸子递过去一个俏生生的眼神:“雪城哥哥刚来,就要赶我去酒窖,看来不是来寻我,只是想寻个安静地方喝酒罢了。”说着抬手拿起其中一只酒盅,向雪城递过去。

    “岂敢,岂敢。”雪城笑笑,接过酒盅小酌一口,果然甘美清冽,与桂花酿大有平分秋色之意。

    “对了,渊妹妹。”他忽然想起来还有正事,放下酒盅,取出个细长的木匣子递给沈渊,“这是沈兄托我带给你的,说是从老家带来的,好像是首饰,我没有打开,你看看吧。”

    那木匣子做工精巧,上面雕刻的花纹也是沈渊最喜欢的海棠。沈渊一上手便知是好木材,听雪城说及沈涵与故乡,更被勾起了好奇:“哥哥也真是奇怪,还要烦你走一趟。我自幼便离了家,倒是不知道老家有什么稀罕物件了。”打开木匣子一瞧,里面竟是一对海水纹如意云头的和田玉簪,通体莹白,触手生温。

    “是了……”沈渊拿起其中一支细瞧,眸光欣喜中又有些伤怀,回忆了起小时候一些事,“我虽然不记得家在哪里,可是小时候,夫人常带我外出游历,那西北边疆也是去过的,在当地就见过上好的和田玉。还是后来哥哥找到我,才告诉我,从前我们沈家就住在西北。”看得出沈涵这份心意尽到了点子上,沈渊将那簪子放回匣子里,仔细收了起来。

    “渊妹妹,是想家了吗?”雪城听着沈渊言语间有伤感之意,目光中带着探寻看向她,和她说起时刻意放平淡了语气,生怕惹得她伤心起来。

    “没有。”沈渊知他用意,轻轻摇了摇头,顺势抬手,虚拂了一下颊边垂落的一缕发丝,借着手腕挡住眼眸的空当,遮掩过了目光中失落之色。

    “其实我很少记得家中的事,若说想,也并非有多么挂怀;但若说不想,也的确是时常会想起西北风光的。不说这个了,雪城哥哥……”

    她故意顿了顿,抬眸看过来,见离雪城也看着自己,方才继续开口:“若有一天,我离开冷香阁,你可愿意与我远走高飞,再不理会世事?”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