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网游小说 > 我真不是灌篮高手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请叫我举报小能手
    <script>app2();</script>

    <script>read2();</script>  上午11:20分秦木办理出院手续,在戏精护士小姐姐的目光下,离开医院,借了一台车,嗯,秦木还没有考上驾照,这辈子也没什么驾驶经验,但是这不妨碍秦木借了一台车,以及自己开走了的事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12:10点找了家西餐厅按照书里看来的健康饮食标准,来了一份牛肉,是的,还是那间熟悉的咖啡厅,还是那个熟悉的吧台小姐姐。

    12:40,秦木借了部电话,联系了一些人,1:20秦木在咖啡厅看篮球规则,医院的护士小姐姐给买的,2:40,秦木在咖啡厅里看挡拆战术指南,这玩意据说是美国出版的,通篇英文,还好,秦木有万能的语言精通,无障碍观看,所以,这真的是个正经的篮球系统。

    挡拆这玩意写的还真多,秦木一直看到下午4点30,在吧台小姐姐诧异的目光中,点了一份白水煮鸡肉,然后西蓝花跟水果,晚餐完成。

    5点10分,秦木驱车离开餐厅。

    6点40分,某酒店内,秦木搬来一张椅子,坐在那儿看挡拆指南,秦木面前,是一个光光溜溜的小姐姐,以及一个面熟的高中生,对,当时须贺的小头头,不配有名字的背景板,就是他。

    :“三原杏子小姐姐,你家是住在横溪街的吧,父母都是很老实本份的工人呢,如果,他们看到自己女儿的这些照片,哎呀,哎呀,万一被他们的同事什么的发现……。”秦木的声音充满了邪恶,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说话阳光又好听,老实说,被拉来帮忙的须贺喽啰现在已经害怕的瑟瑟发抖了,看着旁边没穿衣服的小姐姐有冲动,但是再一看坐在那里的秦木,小混混表示自己连生理反应都没有了,求放过。

    :“别!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告诉他们,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三元杏子崩溃的放下遮着自己的手,爬到秦木目前,情绪直接崩溃。

    秦木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三元小姐姐披上,眼光里却没有半点的同情:“我要的很简单,你跟警察叔叔说,天草鬼郎QJ了你,并且强迫你MY,拘禁就行了,你以后的日子里,不会看见这些照片了。”

    :“不,不行!我不能跟警察说,我,我的照片,天草也有,而,而且我还偷东西,不行,不行,警察知道了,我父母一定也会知道的……。”三元杏子顿时慌了。

    秦木不同情三元杏子的原因就在于此,就经历来说,她是可怜的,她可能只是一个有点叛逆的女学生而已,但是就结果来说,三元放纵坏人做恶,从来没有反抗,甚至隐藏,包庇,助纣为虐,秦木这里,甚至还有两个三元的女同学记录,对,就是被三元拉下水的。

    :“你知道,警察那里,有个程序叫做机密办案么。”

    三元杏子愣了一下,秦木继续自己的洗脑,呸,自己的科普:“简单的说,警察那里会把取证,报案人,证人等信息保密,注意,这个保密级别很高,最少以你父母的阶层不会接触到,当然,这种待遇,不是你这种小姑娘能有的,但是对我来说,就很轻松,怎么样,乖乖跟警察说我让你说的‘实话’,你就可以脱离天草鬼郎从新过你的日子了。”

    ‘从新?’三元杏子愣神了,脸上似乎有一些抗拒,反而一边的小混混看迷糊了,这女人不是被逼的么?这种上门的好事儿,干嘛还疑虑?

    :“你不愿意?”秦木笑的很戏谑。

    三元杏子没有立刻答应,秦木就只能继续自顾自的说:“那就没办法了,天草的做法,太粗糙了,让你卖,你能卖几个钱,我要是把你的照片给你父母,不知道你的父母,愿不愿意为了他们的宝贝女儿陶干血汗钱,或是,万一在你父母的朋友家,你的学校老师回家的时候,发现了什么照片……。”

    :“不要!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告诉我怎么说吧,我一定全照你说的做!”三元杏子慌张的大声喊了起来!

    :“害怕了?这种卖的是你,钱你一分都没有的日子,你都不怕,都能继续为虎作伥,还特么怕什么,害怕不知道没了天草鬼郎的操控以后该怎么生活?怕学校的学业再也没有借口!?”

    秦木的声音依旧冰冷,随着秦木的话,三元杏子浑身抖动个不停,因为秦木都说对了,三元杏子真的是怕了,她竟然怕的不是天草鬼郎这个罪魁祸首,而是怕生活的开始,和其可笑!?

    没有理会三元杏子,秦木轻松的打电话报警,其实这种事情,只要受害人是个女孩儿,轻松就能申请到保密处理,压根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这种时候,还是让秦木人前显圣一波的好,这对他操控三元杏子的证词会很有帮助。

    秦木在三元杏子的钱包里,拿出了里面仅有的1000多日元,扔给须贺的背景板:“好了,你的事情完事儿了,滚蛋吧。”

    小混混接过这个钱,有点欲哭无泪,大哥,这就是我刚给的消费款,你能让我消费完不。

    一边的三元杏子:……那是我的钱……。

    接下来的事情就与须贺的背景板没有关系了,秦木报了警,然后教三元杏子添油加醋的讲述了天草鬼郎的罪行,就算是少年犯,这种恶劣情形,没有个三年五年的也绝对出不来,更重要的是,伊部丽子手下的那群女混混也有人处理了。

    黑猫俱乐部,天草鬼郎跟伊部丽子的小据点,两个人在这儿,可以说是作恶多端了。

    此时的秦木已经带着两个少年犯警察围在了满是镜子的房间中,行吧,这种空旷的只有四周都是镜子的房间,还是单面镜子,一看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重点,两个警察,对,秦木没有带更多的人来,对面天草四郎加上一旁的伊部丽子,足足有5个能打的女汉子,但是,那都没有用,女汉子,也毕竟只是高中生,警察一进来早就六神无主了,还站着的也就剩下天草鬼郎跟伊部丽子了。

    天草鬼郎真是恨的咬牙切齿:“是你,那个公园里差点死了的混蛋,你竟然还没死!”

    秦木耸耸肩:“谁给了你,我会死的错觉?放心吧,你的罪行揭发了,QJ,MY,拘禁,没个十年八年的你出不来,洗洗屁股,加油享受里面的生活哦。”

    对,秦木在搞事情,如果天草鬼郎就这么被抓,其实也就判个三年五年的,但是如果……拘捕……袭击警务人员……那自己的任务评价一定飙升。

    :“你不是法官,别乱说话,你,现在蹲下,抱头。”警察A说话了。

    天草鬼郎现在心都乱了,天杀的,十年!自己怎么可能进监狱十年!

    :“蹲下,抱头!”警察A拿出了警棍,开始有点生气了,打算教训一下天草鬼郎这个小混混,然后……天草鬼郎竟然随手抓起地上伊部丽子手下的一个女学生拉了起来,口袋里拿出一个刀片,直接按到女生的脖子上!

    :“你干什么!?”警察顿时紧张了,涉及人质,事情就大了!

    :“救……救命!不要杀我!大姐救救我!”小姑娘看着挺嚣张的,口罩配工装,搞的跟黑社会女老大似的,一个小刀片,瞬间就怂了。

    伊部丽子的眉头也皱了一下:“放我们走,你们警察也不想要发生点什么意外吧。”

    天草鬼郎的手都是嘚瑟的,抖个不停:“对!放我们离开!不然我就杀了她,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你别冲动!不要伤害人质,有事情好谈!”警察B这个小透明也终于开口了。

    :“我不谈!让我走!马上让我走!”

    秦木看着冷静的伊部丽子,再看看已经六神无主的天草鬼郎:“不好意思,我还以为这家伙有什么厉害的呢,原来是个垃圾,你看来才是主事儿的。”秦木这是第一次正眼看伊部丽子,一头金发虽然是染发,但是长发飘飘而浓密,身材高挑,足有1米75了,加上她那双高跟鞋,说1米8都行,骨架宽大,站的很稳,五官比较偏向亚洲人,却有一股女中豪杰的风格。

    :“你别废话!让我们走!”天草鬼郎已经快要失控了,他的刀片甚至在发抖之下划开了被抓女生的脖子,一点点鲜血顺着刀片流了下来,女生吓坏了,秦木甚至能看到她裙子下面流出来的液体。

    不过秦木只是看着伊部丽子,对天草鬼郎已经再没有兴趣:“别白费力气了,你们都是同伙,就算她死在这里,也是内斗导致的杀害,除了让你的罪重一点,毫无益处,要杀就杀吧。”

    一边的警察A顿时就炸了,推了秦木一把:“你别乱说话!这里有你个小孩子什么事儿,一边呆着去!人命关天,别冲动!我马上联系上司处理!你的罪行根本就不重!”

    秦木看了一眼警察A,太年轻了,缺乏面对突发状况的经验。

    在旅行包里拿出一个电话,秦木拨通了一个号码,说真的,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包括俩警察都没这玩意,顶多有个对讲机在肩膀上。

    电话拨通,秦木连说话的兴趣都欠逢,直接递给了警察A……。

    警察A接起电话。

    :“是,长官,是我,我在现场。”

    :“是,长官,但是长官。”

    :“长官!现在犯人有人质……我们!”

    :“长官!我们警校学习的是必须保障人质安全!”

    然后,就是一段漫长的沉默,最后,电话被挂断了,警察A握紧着拳头把电话交给了秦木:“你,她可能是犯了错,但是绝对不该在这个年纪死在这里,她死了,你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秦木冷酷的耸了耸肩,很明确的表明,我不在乎。

    天草鬼郎抖的更厉害了:“你,你们,你……你可是……警察啊……怎……怎么能不管人质……呢……呢。”天草鬼郎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

    警察A回应给天草鬼郎的是沉默,以及,深深的愤怒。

    :“完了”天草鬼郎抖个不停,满脑袋都是他的监狱生活,监狱风云,监狱肥皂等等。

    倒是一旁的伊部丽子目不斜视的看着秦木,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我,还真是,开始有点喜欢你了呢。”

    一旁的天草鬼郎对此毫无反应,只是僵硬的拿着刀片笔画着小女孩的脖子,这时候,一只纤细却有力的手紧紧握住天草鬼郎的手腕!

    疼痛让天草鬼郎回过神儿,看见的,就是伊部丽子那双漂亮却冷漠的双眼!一个额头越变越大,伊部丽子直接一个头槌撞倒了天草鬼郎,天草鬼郎的刀片也掉到伊部丽子手里。

    ‘吐’伊部丽子扔开手里的刀片,扶住自己的小妹,对着天草鬼郎吐出一口口水。

    :“嘿,你这还,真是拔什么无情啊……。”秦木已经在解衣领的扣子了,伊部丽子这样的人,才不存在什么乖乖就范,坦白从宽呢。

    伊部丽子扶吓坏了的小妹坐下,活动着手腕儿:“我们可都是被天草鬼郎逼着过来的,没有人是自愿的。”

    :“你这样子,看起来可真不像啊……。”秦木很想推荐伊部丽子读读演员的自我修养,而且就伊部丽子跟天草鬼郎这战斗力对比,真要是天草鬼郎抓伊部丽子,估计能直接全剧终。

    伊部丽子没有多解释的打算,对着秦木直线冲了过来!

    <script>app2();</sc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