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树海林深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九章 lucky抱
    小粉基本上隔一天就会去一次镇狩,有时新的镇狩令下来,会连着几天不停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为了确保每一个弟子都有镇狩的机会,他每次只会带三五个弟子去。

    白爷也不想让我太早就回白涣那巡习,谁都知道,我去了也是暴晒割草。

    白爷说,受罚也是体力活,怎么都要等我的灵力恢复正常了再去,所以他一直对外称,我现在连床都还下不了。他不让我去厨堂找他,担心被白涣的人看到,所以每到空下来的时候,那老头就会来怅寻阁跟我吹牛。

    其实我也清楚,装病这种事,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偶尔赤墨也会来看看我,为了不让白涣借题发挥,她都是没说几句话就回去了。

    从赤墨那得知,白涣从封灵瓶里出来后,有一个星期的时间都是精神涣散的,不过,没多久,又恢复到了以往的那副嘴脸。

    至于赤夜,吓的近一个月都不敢走出寝房半步,连白涣都劝不出他。

    我闲来无事时,就会去叶林坐着,看其他人扫叶。一些弟子中途休息时,还会过来陪我说说话,这种大家庭的氛围很治愈。

    今天赤念又扫了一上午的落叶,依旧徒劳无功。不过,我从没见过他为此沮丧,最多就是淡淡地叹口气。

    “赤念!”我对他招了招手,“过来歇会儿!”

    赤念跑过来,在我旁边坐下,“赤目,你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了,现在是否已能调运灵气灵力?”

    “灵气是可以了,灵力是还不行。”

    赤念道,“不过才一个多月的时间,这样已经很好了,切勿操之过急。”

    “赤念,你的性子是真好,你是我见过最有恒心,最不会急躁的人了。”我指了下他的木剑,“还是没有一点进展?”

    赤念点头,眼神却是依旧坚定不移,“但是我相信,只要不放弃,总有一天,我也会像我们怅寻上仙一样,有一双如刀锋般锐利的猫甲。”

    我惊讶的看着他,“你也是猫?”

    赤念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这是我一直都引以为傲的事。”

    我陪着他尴尬的笑了下,“这个,是……的确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

    在我的印象中,猫是一种聪明敏感,神秘骄傲的动物。它们喜欢独来独往,我行我素。任性,敏捷,灵活,情绪化,都是它们的标签,当然了,还有……可爱。

    我看了眼赤念,他好像哪一点都不沾边,真的有这样迟钝的笨猫?

    “师兄!你们回来了?”赤念忽然起身对玄叹招了下手。

    我也伸头看去,奇怪的是不见小粉。

    玄叹走过来,对我说道,“怅寻上仙去找厨仙有些事情,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哦这样啊……”我问道,“你们这次镇狩还顺利吗?”

    玄叹点头,没等他继续说下去,赤岸忽然窜出来,插嘴道,“当然顺利了,只要没有一些不相干的草包坏事搅局,我们怅寻阁哪次不是凯旋而归!”

    玄叹看向赤岸,“闲谈莫论人是非。”

    “是,师兄。”赤岸诺诺的退到玄叹身后,悄悄做了个鬼脸,赤念看到后,无奈的摇摇头。

    傍晚时分,小粉还没有回来。以前小粉镇狩后,都会直接回怅寻阁,就算是找白爷,也是把那老头叫过来,今天怎么去了那么久,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我现在还是一个“卧病在床”的人,不敢太靠近阙门,更不敢走出去找小粉,怕哪下再被白涣的人撞见。我在怅寻阁前院的澄潭边,急的走来走去。

    终于在天黑透时,看到小粉走了进来。我立马迎上去,“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小粉微怔下,“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等你呗!”我没好气道,“中午镇狩就结束了,到现在都十几个小时了,你跑去哪了?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小粉提着嘴角,颇为得意的看着我,也不说话。

    “既然你没事,你爷爷就回去睡觉了!”

    我刚转身,小粉叫住我,“等下。”

    我回头问道,“干嘛?”

    小粉移开挡在身前的袖子,他怀里竟然抱着一盆多肉,一看到那粉色的花盆就知道,这多肉是肖愁的!刚才只顾着跟小粉说话,都没注意到他还拿着东西。

    “肖愁的熊掌怎么会在你这?”

    小粉诧异道,“这盆花都长成这样了,你还能认得出?”

    小粉拿的是熊童子,多肉的品种之一。叶片形状酷似小熊的脚掌,厚厚肉肉的,我一直叫它熊掌。

    我记得刚买回来时,这盆熊掌两只手刚好能捧住,在肖愁的悉心照料下,越来越繁茂。一个个翠绿色肥嘟嘟的叶子尖部,还都长着粉红色的“小指甲”,别提多可爱了。

    现在……秃的……一看眼去,就只剩下杆了……啊不是,还有零星的几个皱巴巴的“脚掌”。

    “我不认识肉,我只认识盆。肖愁的花盆都是我挑的,多肉是他自己选的。”我问道,“你回家了?”

    “没有。”小粉道,“这是水墨让我带给你的。”

    “你见到水墨了?”我激动道,“他现在好吗?”

    小粉笑了笑,“他可比肖愁的多肉好多了。”

    小粉说,他在镇狩回来时,从瀑布那里走了下,刚好看到水墨坐在小溪边,正在给这盆熊掌浇水。

    水墨见到小粉后,兴奋的一塌糊涂,叨叨个没完。小粉临走前,水墨把这盆熊掌给了小粉,说现在这一盆是独苗了,其它的都给他养死了,他已经不敢再继续照顾了,让小粉拿给我自己弄。

    “十几盆都死了?”我不敢相信道,“他到底怎么养的?对了,他怎么拿到那些多肉的,他没有家里的钥匙啊。”

    小粉无奈道,“撬门。”

    我们一边往寝房走,一边听小粉说,如我所料,水墨他们都以为我跟肖愁后来遇上了旱虺,出了事。

    后来,水墨让卓憬带着黑狐他们,来回去了几趟牛家村找我跟肖愁的“尸体”……期间也四处打听我的行踪。

    一个月后,水墨又让卓憬跟司风去了趟小粉家,希望能找到点什么线索。没有任何收获的两个人,最后抱着十几盆多肉回去了。

    直到水墨看到赤念留下的信息,才知道我去了仙灵界。

    就像我们猜测的那样,水墨没事就会坐在赤念摆的那堆石头前,盼着有天能见到留消息的人,跟他多打听打听我的消息。

    我听到这些后,心里又酸又暖,“你有没有告诉水墨我的近况。”

    小粉摇头,“他没问,我就没提了。”

    估计水墨是看到小粉已经从诛灵塔里出来了,想着我在仙灵界是靠山的,所以一定以为我现在好的不得了,问也是多余。

    我问道,“你去找白爷干什么了?”

    “问他这花还有没有救,如果没救了,我就不打算拿给你了。”

    “那你拿回来了,就说明它还有救?”

    小粉点头,“你家老头说,给它换点干土,还能缓过来,但是要白涣栽植园里的土。”

    “为什么?怅寻阁的土不行吗?”

    小粉道,“我不懂这些,白爷说以这盆花现在的情况,只有栽植园的土能养活了。”

    “那现在这盆里的土是栽植园的?谁去管白涣要的?”

    小粉坏笑了一下,“偷的。”

    “你们两个去偷的?”我吃惊的看着小粉,堂堂两个上仙,为了一盆多肉,去仇家的领地里偷土?

    小粉说,白爷让赤墨去找的白无染,说小粉有一盆花需要栽植园里的土。

    白无染一听是小粉需要,二话没说就去办了。为了不惊动其他人,白无染一直等到浮扇宫的弟子都歇下后,才悄悄进了栽植园。

    “所以你这么晚回来,是因为一直在白爷那里等赃物?”我问道。

    小粉点头。

    回到四合院,我把熊掌放在寝房前的澄潭边。

    我蹲在熊掌旁边,“以后这里就是你的新家了,在你的主人见到你之前,一定要变回原来肥头大耳的样子。”

    以前我特别喜欢去摸熊掌的叶子,毛茸茸胖乎乎的,手感极佳。现在看着干瘪的叶子,实在下不去手,最担心的是,不小心再把最后这两三个“脚丫子”碰掉了。

    小粉说道,“明天我还要去镇狩。”

    我起身问道,“是擦屁股,还是镇狩令?”

    “镇狩令。”

    我点头,“那你当心点。”

    小粉淡淡道,“明天镇狩的地方是树林。”

    我有些奇怪,小粉之前去镇狩时,最多就是说一句“我走了”,今天怎么汇报的这么清楚?我顿了下,笑道,“这么说明天还能见到水墨?那小子如果知道要乐死了。”

    小粉问道,“你要一起去吗?”

    我怔住,“我?我可以一起去吗?”

    “可以。”

    我激动的不行,“真的?不坏规矩?”

    “坏。”小粉道,“但如果你想去,我可以想办法。”

    我自然是想去,想去的都想疯了!我想见水墨,也想吃那家有小鱼叉的酸菜鱼,更想回凡间转转,但是一想到要坏规矩……小粉因为我已经坏了很多规矩了,而且每一次都没能侥幸的躲过受罚,如果明天偷跑出去被发现,不知道又会怎么样。

    想想还是算了吧,爽一时,苦……还不知道要苦多久。

    我笑了笑,“不去了,再等几个月吧,到时候我正大光明的跟你去镇狩。明天如果看到水墨,记得帮我跟……”

    小粉忽然上前一步,一把抱住我……

    我顿时懵逼了,像木头一样僵在原地,心脏狂跳……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小粉轻声道,“lucky抱。”

    “啊?”我颤颤悠悠的问道。

    小粉松开我,勾着嘴角,“水墨说,如果下次镇狩你不能跟我一起来,就让我替他给你一个lucky抱,他说这是上次欠你的。”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粉说了句“早点休息”,就走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