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秦泽小说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一百万
    秦泽从大厅里面出来,四处看了看,没看见谢春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附近应该没有卖报纸的,不知道谢春红去哪里了?

    “泽哥!”

    秦泽正低头看手机,声音从后面传来,这声音是谢春红的声音,她手上拿着一份报纸,快步的向这边走来。

    “你去哪里了啊?”

    “这附近没有报纸,我走了一条街,在后面的公交车站买的,不过,你要买这个干嘛啊?”

    谢春红香汗淋漓,一脸的无辜的表情,显得非常的乖巧可爱。

    秦泽接过来报纸,一看这封面,头版头条就是京州证券交易公司的消息。

    这家公司昨天发生一起坠楼事故,两名管理人员从高楼坠下,一男一女,男的名叫叶大飙,是公司的总经理,现已经身亡。女方名叫花雨寒,是市场部经理,现在医院抢救。事故的原因,据现场的员工说是两名经理在办公室发生争吵,由于办公室内监控影相正在做处理,所以巡捕尚未公布调查结果,现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同时坠楼。公司燕京总部现已经派人过来接管公司业务,现在花雨寒所领导的市场部员工全部辞退,也不在招聘新人,之前的业务准备准备转移到长江证券。

    “咿,这上面的这栋大楼不就是这里吗?这上面的这位美女是谁啊?”

    谢春红好像才刚反应过来。

    “没错,是这里!这个男的和这个女的都是这家公司的管理人员。”

    “啊?什么?他们都死了吗?”

    “是的!都死了!公司也解散了。”

    谢春红眼睛睁得大大的,满脸的疑惑。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你的股票就是在这里买的吗?”

    “我的经纪人在这里,不过他把我的业务转过去长江证券了,我们现在去长江证券。”

    秦泽说完,又拉上谢春红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

    上车没多久,就到了城市广场。

    他们下车,我到了写字楼的大厅。

    秦泽发现这里面的服务礼仪小姐长得真是漂亮,服务态度也好,跟之前在证券交易所那边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

    “长江证券,在20楼,您上左边的那座电梯。”

    “好的,谢谢。”

    秦泽问了问位置,然后就走了出来,来到这种地方,感觉人都瞬间提升了一个档次的感觉。

    “你干嘛,报纸看的这么认真啊?”

    谢春红正站在大厦外面,认真的看着刚才买的那份报纸。

    “我只是好奇,看看那一男一女出了什么事。”

    “哎!别看了,我告诉你吧,男的调戏女的,女的反抗,结果双双坠楼。”

    秦泽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这……,报纸上写着嘛!哎呀,现在先别看了,有要紧的事情!”

    秦泽边说边拉着谢春红的手进了大厦大厅。

    在电梯间里面,秦泽突然问谢春红,“你爸妈留给你的嫁妆还剩多少?”

    “什么?什么……嫁妆……”

    谢春红表情有点难堪了。

    “哎呀,那个,就是你爸妈留给你的钱。”

    “这个……,十几万吧!”

    “十几万?”

    “十一万。”

    秦泽听到这话,一巴掌排在了谢春红的头顶,当然不是真拍。

    谢春红的爸妈去世的时候,留下来给谢春红的遗产大约有四十万,现在居然只剩下十万,这都是不懂理财的结果。电梯很快就到了20楼。

    一个长方形的大厅,里面是几排不锈钢的椅子,上面做着几个老头老太太。

    秦泽拉花雨寒低调的坐到了旁边的一个角落。

    “你看那一支股票中工国际,今天他会突然的暴涨,一直涨到25块钱。”

    秦泽故意把声音压得很小很低,他只是在对谢春红说。

    但是他没想到坐在他前面的一个头发花白的眼镜男子也听到了自己的耳朵里,但是他一动不动的,假装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只是他的眼睛默默的瞟了一眼屏幕上的中工国际。

    “泽哥,你自己的钱都是通过炒股赚来的?这是不是风险有点大啊?现在的股市行情不好,你看看整个大盘基本上都是飘绿的,而且中国的股市是后台暗箱操作的你不知道吗?没有内幕,在这样危险的环境下,这太离谱了吧!”

    谢春红一脸的焦虑的神情。

    在这一点上,秦泽自然是自信的,因为的股龄已经有10年了,不过,那当然是上辈子的事情,上辈子的记忆都留在他的心中了,他只炒他记得的那几只股,伤悲追错的,这辈子他要追回来。

    “什么?等等,你说股市有内幕,你怎么知道,你的四十万怎么变成十一万的?是不是子套在股市里面了?”

    谢春红一时语塞,她脸上一脸的尴尬,这个表情想当于已经回答他是了。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这心态,你现在把套住的股票赶紧割肉,现在跟着我买,我告诉你买哪只你就买哪只!”

    秦泽伸手又拍了一下谢春红的头。

    谢春红顺势把自己的头歪了过来,靠在了秦泽的肩膀上。

    前面戴眼镜的老头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两个小年轻依偎在一起,像是一对正在谈恋爱的情侣。

    老头脸上露出轻蔑的一笑,然后又把头扭了回去。

    这时候秦泽似乎有点明白了,谢春红确实是把自己当成了依恋的对象。因为她自己的爸妈已经过世,有没有兄弟姐妹,现在在她的世界李,也只有自己是最亲的人了。

    秦泽居然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样吧!下周我在借给你九十万,你凑足一百万,然后跟着我买股票,等你赚了钱,再还给我就是了。”

    秦泽说这话的时候,是贴着谢春红耳朵说的,他突然意识到了谢春红找他借钱的原因了,索性利用自己的能力帮他赚一点。

    “一百万?”

    谢春红一下兴奋得叫出了声音。

    这声音震动了整个大厅,坐在前面的老头老太们这时候都齐齐的回头看着他们两个。

    “小姑凉,别激动,我看这小伙子不错,有能力帮你赚大钱。100万对他来讲的都是小数目,以后会赚到更多的!嘿嘿!”

    说这话的是坐在他们前面的哪位大爷,或者大爷忍不下去了,他见过吹牛的,没见过这样吹牛的,大爷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嘲讽。

    秦泽听了这话没有搭理他,他伸手搂住了谢春红的肩膀,然后继续看着大盘上的数据。

    谢春红被秦泽搂住肩膀,心里感觉美滋滋的,他从没有过这种愉快的感觉,也许这就叫做幸福吧!

    有一个肯保护自己,又肯帮助自己赚钱的人,这就是一个女人一生的追求吧!wap.kanshushi.com

    “你看现在中工国际一路在上涨,现在一斤差不多要到24块了,收盘的时候,他会停留在25块。”

    谢春红抬头找了一下,果然是这样的!

    现在谢春红再也不追问秦泽为什么他知道这么多了,她只知道相信他就行了。

    秦泽对这只股票记得特别的清楚,是因为那天正好是京州证券交易公司管理层坠楼的那一天。

    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上辈子,他也是在京州证券交易公司开的户,也是6月7号那一天,只不过那一天他在交易大厅呆了一天,那天他出来准备回家的时候,刚好目睹了两人坠楼的情景,男的在地上,脑浆都出来了,女的被挂在了二路的平台上。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那一天的情景,秦泽永远也忘不了,那几天的行情,秦泽也随之记得清清楚楚,他们已经习惯了行情来记忆日子。

    第二天这件事就上了报纸,第三天报纸又刊登了真相。

    这就是秦泽知道这所有事的原因。

    不过后面还有更精彩的事情,秦泽的大脑里历历在目。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