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秦泽小说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买椟还珠
    “讨厌,鬼才要跟你一起洗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谢春红说着,脸都羞红了。

    “那好,你出去,我自己洗。”

    说完秦泽走出了洗手间,谢春红也跟了出去。

    秦泽走到了自己房间,抱起了刚才地上的油瓶,拿到了洗手间。

    谢春红看了一脸的懵逼。

    “你干嘛啊?用油洗澡啊?”

    “你猜!”

    秦泽还是一副调笑的神情。

    谢春红感觉自己简直无语,而她没有想到,接下来秦泽做了一件更令他无语的事情。

    秦泽居然把瓶子放到了面盆上。

    然后,他把油瓶的盖子拔了下来。

    再然后,他把瓶子里的油倒到了面盆里,直接从流进了下水道。

    没过多久,整个屋子里面就都是菜籽油的气味。

    秦泽开了水龙头,一边冲洗着面盆一边把油倒光了。

    谢春红眼睛睁的大大的,她简直想冲过去打人。

    “你干嘛把油都到了啊?这不是你那个有特殊癖好的朋友喜欢的土特产吗?”

    “这算是哪门子的土特产,现在很少有人特意去乡下买这种油了,不卫生而且味道不好。”

    谢春红不明白,秦泽刚才还对这瓶油爱不释手,为什么突然改变了态度。

    “那你买这种油干嘛?”

    “我没有买油。”

    “你说什么啊?能不能说人话。”

    谢春红有点不耐烦了。

    “这还不明白吗?我买的是瓶子。”

    “啊?”

    谢春红再次睁大了眼睛,她一脸惊奇的走近了洗手间。

    “还不明白?你听说过一个叫做买椟还珠的成语吗?”

    秦泽一脸的秦松的表情,谢春红却呆呆的站在那里直直的看着这个被倒光的空瓶子。

    “什么买椟还珠啊?难道你的意思是这个瓶子是什么宝贝吗?”

    “你先帮我把屋子里的窗户开了,把屋子里的气味散一散吧!”

    秦泽转头看了看谢春红,然后把又脏又气味的瓶子放进了地上的塑料盆里。

    哗啦哗啦的一阵洗刷声从洗手间传来。

    谢春开开了屋子里所有的窗户,然后又走了进来洗手间这边。

    “嗯?”

    洗春红看着秦泽手上拿着一个瓶子在用毛巾擦拭。

    这个瓶子表面浮现出一些精美的线条,简直就跟刚才的瓶子有着天壤之别,但是从这个瓶子的形状和散发出来的菜籽油的味道来看,这就是刚才的那只瓶子。

    “这……是,刚才的瓶子吗?”

    “没错,这上面的图案你认识吗?”

    “这个,不认识,很古老,好像我很小的时候,老家里见过这样的花纹图案。”

    秦泽脸上再次露出得意的笑容。

    “没错,这是一只古董瓷瓶,它价值连城!”

    “什么?这是……,古董?”

    “是的,现在你知道了,我为什么大老远租车去那老头那里买油了吧!哈哈!”

    谢春红感觉自己心里的一团一下子解开了,有一种突然觉悟的感觉。

    “原来如此啊!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可是你为什么去之前不搞无我呢?”

    “呵呵,我告诉你,你还会配合得这么逼真吗?万一你露馅了怎么办?”

    “怪不得你一路都要抱着这个脏瓶子,你一直在误导我把注意力放到了油上面。”

    “本来回来的路上是要告诉你真相的,但是后来出租车司机在场,怕引起他的注意。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一直到瓶子找到卖家之前,包括对我爸妈也要保密,你知道吗?”

    秦泽一本正经的看着谢春红,那眼神坚定而不容反驳。

    谢春红认真的点了点头。

    秦泽接下来往瓶子里灌了一些水,反复的清洗了瓶子的内部,可是那些油味一直清洗不掉。

    “看样子,这个瓶子要放在风口上吹一段时间,里面的味道才能够完全去掉。”

    “不对呀泽哥,你是怎么知道老陈头那里有这样一个古董瓶子的?”

    秦泽还在想风干瓶子的问题,突然被谢春红这么一问,他的思维一下子卡住了。

    “报纸上看到的。”

    “又是在报纸上看到的?报纸上说老陈头那里有古董瓷瓶吗?”

    “报纸上没说,报纸上只是有驴友碰巧登载了老陈头家那个瓶子的照片,而我又碰巧看到了。”

    谢春红听了这话,一阵阵的敬佩之情,他没想到自己这个表哥还懂古董。

    秦泽没等谢春红开口,就把它支开了,“赶快看一看那里能风干这个瓶子啊!”

    其实秦泽不想告诉谢春红真相,那就是他其实是在电视上的一档探宝节目上看到的,不过那是上辈子的事情。

    有一个古董收藏玩家,在京州郊县的一个村子里游玩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私家的榨油作坊里又一个古董的瓶子,但是作坊的主人却一点也不知道,只当那是一个普通的瓷瓶,就放在自己的厨房里用来装油用的。于是这名古董玩家分三次来到了这户人家家里面,每次都从主人家那里买了一大壶的油,说是家里人喜欢吃这油,一直到第三次来的时候,说自己忘了带装油的油壶了,让那主人把家里的油瓶也一起给他,下次买油的时候在送还回来,那主人家还特别的热情,人家给他加油瓶的钱,他还不要,说就是一个瓶子而已,不值什么钱的!

    后来,那个古董玩家回到城市里,把这个瓶子送到了古董圈里的朋友那里,几个朋友都表示这是古董,但是自己没办法估计出来价格,因为他们只是商人,不是考古专家。后来有另一个叶姓的古董商人表示愿意出三十万买下那个瓶子,那名玩家犹豫再三还是卖给了他,因为反正这个瓶子也没花什么钱,三十万也划算。可是过了不久,他就后悔了,因为那位叶姓的古董商人转手以2000万的价格卖给了另一个古董收藏家。最后那名古董收藏家上了电视里很有名的一档鉴宝节目,在节目上,专家再三的研究,最后确认这是明代嘉靖年间的皇家官窑出产的瓷器,不仅花纹精致,跟重要的是,这个是绝版瓷器,嘉靖年间当年就产了两件专供皇帝使用的,另一件很可能已经毁掉,为这一件价值无法估计,这个是一件无价之宝。

    上辈子秦泽看到这个电视节目的时候,简直惊呆了,因为最开始那名古董玩家收购油瓶的地方,就是自己老家隔壁村的老陈头那里。

    后来秦泽就一直记住了这一件惊天动起的事情,终于在这辈子,老天给他的机会,让他这个不懂古董收藏的人,抢先一步去把瓷瓶弄到了自己的手里。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找到古董圈子里的朋友,看他那边有没有懂古董收藏的行家,然后把这个古董出手卖掉。

    当然,低价他已经想好了,最低5000万,因为这个是无价之宝,5000万的价格,显然是低了点,但是秦泽现在只要钱,因为他对古董不敢兴趣,而且这玩意儿是瓷质的,一不小心摔坏了,那可就玩完了,所以现在要赶紧把它换成钱。

    “要不然把它放在阳台上吧!阳台上空间大,风干也快。”

    “哎,算了,这瓶子我还是先放在我自己房间的窗台上吧,免得人多手杂把他弄坏了。”

    谢春红再次向秦泽翻了一个白眼,“多宝贵的东西啊,还弄坏了!”

    “你不懂,你知道这玩意价值多少钱吗?”

    边说着,秦泽边抱着瓷瓶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他把瓷瓶放在了窗台上,然后四周还分别放了一本书作为保护。

    “多少钱,几十万?一百万?”

    “呵呵,总之啊!够我们买两台最新款的宝马了!”

    “什么?”

    谢春红睁大了眼睛,一脸惊讶的看着秦泽!

    “现在,我们先去古董商店看看。”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