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秦泽小说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汉东油气
    秦母回过头惊讶的看着谢春红,“什么消息?”“我明天就要去上海了!”

    “什么?明天?这么快就要走了吗?”

    “是的,票已经买买好了,明天晚上的飞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谢春红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这是不想让周围的人担心她自己,但是她心里的难过,只有她自己知道。

    “哎……,那你去吧!现在长大了,不是孩子了。”

    秦母说完就去去了厨房了。

    不一会儿,秦父,秦母他们四人就一起坐到了饭桌子上。

    提到谢春红要去上海这个事情,秦父突然提到一个人,他说自己没下岗之前,厂里的一个老同事,下岗之后就自己去了上海,现在还在上海,好像在做古董生意。

    “古董?”

    秦泽听到古董两个字,又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上辈子,好像在吕州市发生了一件大的新闻,就是关于古董的。

    “爸!您认识做古董生意的朋友吗?”

    “认识啊!我们厂里的老李啊,老陈啊,现在都在做古董生意?”

    “他们都在上海吗?”

    “不,他们就在京州,就在城东的古玩城那一块。”

    秦泽听了这话,他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日历,那件他记忆深刻的事情,因该就在这件几天要发生了。

    “那过几天,我带几件古董字画,你带我去你的朋友那里帮忙看一下好吧!”

    秦泽认真的说到。

    秦父倒是十分的诧异,“古董字画?你那里来的古董字画啊?”

    “这个,是我一个朋友的,以前他家里做字画收藏的,到了他这一代,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是真是假,就拜托我问一问。”

    “好啊!没问题,我之前的老同事啊,都有联系的!”

    秦父听到自己能发挥作用,自然高兴的不得了。

    吃完饭,秦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在手机上搜寻这最近的新闻,关于吕州古董收藏家意外过世的新闻。

    他清晰的记得在上辈子,吕州市有个古董收藏家意外去世,他家里有个四合院,里面有一大堆的古董字画,后来他的儿子将这些古董字画全部都卖掉了,然后将四合院捐献了了政府,作为开开发区,开发成了旅游区里面的一各博物馆。

    这些字画里面有很多高档的名画,但是他的儿子当时没有搞拍卖什么的?而是直接的以很低的价格短时间内卖给了一些古董商人,后来这些古董商人将这些字画转手倒卖,价格是买价的十几倍。

    这件事的曝光,是在京州日报上的一个小新闻,后来秦泽特意留意了那条新闻,然后查了一下这件事的具体情况,后来就把这件奇异的事情,记在了心里。可是问题来了,秦泽并不记得那名收藏家的名字,只知道他是车祸去世,现在他只有尽量的收集信心,在这件事发生的第一时间里,联系上那位收藏家的儿子。

    第二天,秦泽带着谢春红去了城市广场内的长江证券现场。

    他在大厅了看了看中工国际,感觉现在是时候了,中工国际的最高价即将来临,或者说,新一轮的股灾即将来临,现在趁这个时候,将自己手上的股票放掉,这是最好的方式。套现,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谢春红跟在秦泽的后面,它一进到这个场子里面,就想起了之前的那个老头,一直在盯他们的那个老头,现在那个老头没有了身影,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那天在自己抛售汉东油气的时候,他突然不见了,现在再看大屏幕,汉东油气下降得很厉害,基本上已经跌破自己那天的购买价了,她很感谢秦泽,帮自己小小的赚了一笔,还有之前的自己买的股票,现在还在低位徘徊,远远没有涨到自己购买时候的价格,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再涨回去,遥遥无期的感觉,那天秦泽叫自己割肉卖掉的时候,自己还有一点舍不得,现在她明白了,这就是与时间竞赛的游戏啊!

    “我们还是去找赵小川,我现在要把我手头的中工国际股票全部都抛掉,然后我在回忆一下,帮你再购进一支股票。”

    秦泽对谢春红说到,不过谢春红听到这个话有点懵逼。

    “回忆一下?你回忆什么?你能提前知道行情吗?”

    “……,这个,不是的,我回忆一下我最近研究的几只股票,看看那只股票现在潜力比较大。”

    秦泽感觉自己说漏嘴了,他从来没想过谢春红会问这样的问题,也从来没有打算告诉谢春红,自己的这些股票料事如神的功夫,是因为自己上辈子也是炒股票的老油条。

    “那好!我给赵小川打电话!”

    “好的,电话?对了,你看有没有一支股票叫做汉东电通的股票。”

    “汉东电通?这是电力还是电信公司啊?”

    谢春红感觉听到这个奇怪的名字,心里怪怪的。

    “哈哈,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记得有这么一支股票,它在7月1号建军节的那天突然的大涨,然后连续的涨了一个星期。”

    秦泽记得这只股票,也是因为他奇怪的名字,再加上建军节那天街道上全都是宣传广告。

    不一会儿,赵小川从里面出来了。

    “秦总,里面请……”

    赵小川看见秦总,这回脸色不太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秦泽觉得他有什么事事情蛮着自己一样。

    谢春红在后面跟着进去了自己的后边的办公室,一直没看到那个花白头发的老头。

    “秦总今天来,又是要购进新的股票吗?”

    赵小川直接的开口问道。

    这回他没有先给他们倒上一杯水。

    “噢!我老看看我之前的股票中工国际。”

    秦泽面带微笑的说到。

    但是他发现自己的微笑并没有感动到这个股票经纪人。

    旁边的谢春红也觉得这个人今天有点不对劲。

    “赵经理,你今天心情不好啊?”

    谢春红故意调侃说。

    “噢!没什么,只是我们这里最近又一个客户突发心脏病,住到了医院去了,然后他的股票现在还套在里面,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

    赵小川说到,脸上表情始终的打不开。

    “这个是客户自己的事情吧!你们没有必要为这件事难过吧!”

    “如果是客户自己买的这支股票,那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可是这个人也是我的客户,他买的时候,参考了我的意见,怎么说的心理也感觉过意不去。”

    “什么?”秦泽这下子好像突然明白了,很多炒股的股民喜欢在经纪人那里问内幕资料,可实际上经纪人哪里是没有什么内幕资料的,即使有经纪人也不会说,一个这是法律的规定,经纪人不能参与股票交易,二个经纪人在股民心中的特殊地位,会影响经纪人的股民的判断从而引起纠纷,很显然现在赵小川只遇到了后一种的问题。

    “那个客户买的什么股票?”

    赵小川抬起头,很认真的说了四个字:“汉东油气。”

    “什么?”

    秦泽和谢春红听到这个话都惊呆了。

    “那个顾客是不是一个头发花白,戴眼镜的老头?”

    谢春红反应了过来,然后追问赵小川。

    听到谢春红说出客户的形象,赵小川眼神里没有一点惊奇。

    “是的!”

    秦泽这回明白了,然来赵小川看自己买股票一直这么准确,于是就有意的在观察自己买的股票,那个老头也是这样,那天那个老头找赵小川问了自己的信息,赵小川就泄露给了他,然后就那个老头就跟着买了大量的汉东油气。

    结果没过两天汉东油气的股价大跌,一路没有底线的下跌,现在还在跌,老头看不到希望,每天在焦虑中煎熬,终于坑不住住院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