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秦泽小说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十万元
    不一会儿,贾强就匆匆忙忙的来到了太平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秦泽在太平间的门口看到一堆的人,这里面有病人有小孩,有家属趴在病床前面哭泣,有老年人摊坐在地上哭喊,有护理人员在维持现场的秩序。

    这里面,秦泽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贾国顺。

    没错,果然是他,贾国顺去世了,是这次的列车事故。

    贾强很快也发现了病床上的贾国顺。

    看着这眼前的情景,秦泽突然想起来一个人。

    花雨寒。

    现在正躺在京州人民医院的花雨寒,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恢复。

    上次向赵小川要了花雨寒的病房位置,还一直没有抽出时间来去看一下她,而此时此刻见到眼前这一幕的场景,她却突然很想念她。

    “秦,秦泽,现在这里都是家属,我父亲已经这样了,看样子是不能跟你继续的会谈了,你看要不这样,今天你先回去,留下来你在这里也不太方便,太平间这个地方,只有死者的亲属才能进入,下面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可以了。”

    贾强从混乱中挤到了贾国顺的病床前,然后转身对身后的秦泽说到。

    秦泽听了这话,有点吃惊,他没想到贾强这么快就让自己走,他刚才还在想要怎样帮助他做一点事情,可是仔细一想,这里确实他帮不上什么忙,再说老人过世也是他们自己家里的事情,自己是一个外人不方便插手做些什么事情。

    “那好吧!没想到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你节哀,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

    贾强加了秦泽的微信,然后秦泽又记录了贾强的电话号码!

    “我就不送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秦泽沿着这混乱的走廊自己走出了地下室内,又到了大厅,然后到了停车场,他终于觉得不那么拥挤了。wap.kanshushi.com

    京州市第二医院,住院部303病房。

    一个面貌动人但脸色略显苍白的女子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旁边一个老者是他的妈妈,面容憔悴,看样子已经有点厌倦现在的生活了。

    “孩子啊!妈妈以后怎么过啊?这么早你就这样了啊!你还这么年轻,你这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老者声音中充满了悲哀和埋怨。

    正在这时候,一个青年男子走了进来,这个人是花雨寒的弟弟花成。

    “妈,那个赵家公子现在都不接我电话了。”

    “什么?哎哟喂,我们怎么这么命苦啊,现在可怎么办啊?”

    老者听到这话,更加悲愤的叫喊起来。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真是世态炎凉啊,想当初追我姐时候,鞍前马后,把我们家人哄上了天去,现在呢?知道我姐出了这事,电话都不接了。”

    男子气氛的说到。

    “现在可怎么办啊?家里没钱替你治病了啊!这里的住院费,医疗费用,家里实在负担不起啊!”

    “妈,你也别难过了,实在不行,咱们把姐接回家离去吧,在家里我们一样照顾她。”

    男子把手搭在了老者的肩膀上。

    “接回家里去,每天谁给他打针吃药啊!这些我们都不懂,只有这里的医生才知道怎么办,真的接回家离去,那不是只有等死了吗?”

    “妈,这不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吗?现在家里的储蓄都花的差不多了,现在没钱怎么办啊,家里亲戚来看了一下,给了几个钱就走了,现在没有人愿意借给我们钱了,毕竟姐姐这个情况,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有好转,即使好转了,又要等多长时间才能够完全的康复,这些都说不好啊!”

    老者终于安静没有说话了。

    但是这一切,都被站在门外走廊上的秦泽听到了,他走进了病房里面,手里提着一袋子苹果。

    “大妈你好!”

    秦泽向大妈问了好,又看了一眼花成。

    花成和花母后头看了一眼秦泽,他们都不认识秦泽,但是看见他手上提了一袋子水果,他们就都知道了,这又是来看花雨寒的,于是他们脸上习惯性的露出了笑容。

    “你好,你好,你是?”

    花母收齐了哀容,一脸疑惑的看着秦泽。

    秦泽知道他们的此刻的心情,脸上翻起了笑容。

    “您是花雨寒的妈妈吧!我是花雨寒的朋友,过来看看雨寒的。”

    花成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直直的盯着秦泽,他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还有谁肯主动过来看花雨寒。

    “哦!你好你好,我是雨寒的妈妈。”

    秦泽把自己手上的水果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雨寒妈妈,我雨寒是很好的朋友,只是之前不知道情况,最近才知道这个事情的,您别怪我来得太晚了。我刚才了解了一下花雨寒的情况,这边还需要在医院里住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您看雨涵还好吧!有没有康复的势头啊?”

    花母听了这话,脸色又难看起来,因为她现在正发愁的就是这个事情。

    “这个帅哥怎么称呼啊?”

    这时候花成看着秦泽,一脸尴尬的笑容,说到。

    “哦!你好,我叫秦泽,你这边称呼我为小秦就可以了。您这边是雨寒的弟弟吧!”

    “哦!对的。我姐情况可能不太好,我们现在也正在犯愁呢?我们对这个病也不了解,家里亲戚朋友也没有人患这个病的,现在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

    “是这样啊!”秦泽走近花雨寒,仔细的看了看她那娇媚的脸蛋,他实在是舍不得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子,就这样轻易的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关于植物人,也不是谁完全都没有救,我有一个朋友是研究这方面的疾病的,我抽时间向他打听打听,看看现在最新治疗方法是什么,也问一下这个病能不能让他尽快的康复。”

    说完秦泽拉花成道了身边,“我们先留个联系方式吧!方便以后联系。”

    秦泽留下了花成的电话,然后又把自己身后的背包放了下来,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大的牛皮纸袋子,递给了花母。

    “雨寒妈妈,这里是一点意思,我知道雨寒住在这里要花钱,这里是十万块,你就让雨寒先住在这里,等过几天我打听好了这个疾病的具体情况,我在来看你们。”

    花母听到这个话,眼睛都亮了,她激动得站了起来。

    “小伙子啊!这怎么行呢?这么多钱啊!”

    花成眼睛挣得大大的,好像突然收到一个不可思议的信息,自己心神还没有缓冲过来一样。

    “秦先生,你这是干什么啊?这多不好意思啊!”

    “这没什么的,就当着我借给你们的,你们也不用有太大的思想负担,以我和雨寒的关系,这点小钱真的不算什么,以后雨寒醒过来啊,你们就会明白了。呵呵”

    花母还要继续推辞,花成却没做声了,他从来没听说过姐姐还有这样一个朋友,秦泽这个名字他真的是第一次听说,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过来看看就走了,没想到给自己家里这么大的帮助,再加上他现在也的确需要这一笔钱,他只想姐姐和这位帅哥的关系真的不错,或许是姐姐偷偷的谈的一个男朋友,只是不方便告诉他们,所以一直没有提起。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秦先生,说实话,我们这边确实是缺钱现在,家里亲戚朋友都借过了,可是姐姐这个情况就是一个无底洞,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所以亲戚朋友有不怎么愿意借钱,这就是我们现在遭遇的情况,既然你肯借钱给我们,我在这边也就跟你说实话了,真是太谢谢你了,等姐姐醒过来,一定让她好好的谢谢你。”

    花成一脸的感激的神情说了这些话。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