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秦泽小说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一巴掌
    足足一斤多的五十度白酒入腹,哪怕秦泽自认酒量还算可以,此时被夜晚的凉风一吹也有些受不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走路已经有些歪歪扭扭,好不容易走到了自己皮卡旁边,记忆中的那些代驾并没有出现。

    嗯?代驾呢?

    这里以前不是有很多代驾在这里等着老板招呼的吗?

    秦泽看着眼前略显寂静的停车场,心中有一个疑惑冒出。

    不过瞬间种种疑惑便化为一道轻叹。

    “你妹的,忘了自己重生过了,现在这个时代恐怕还没有代价吧,就算有代价应该也没有普及到太多地方。”

    秦泽苦笑一声。

    看着自己的皮卡,此时却是犯了难,酒驾不可取。

    前世看过的一部电影中有一句经典台词:道路第一条,安全最重要,行车不规范,亲人泪两行。

    这句前世给自己留下了极其深刻印象的台词,哪怕转世了秦泽都没有忘记。

    得了,只能打车回家了!

    秦泽转身朝着马路边走去,已是凌晨的京州,路上来往的车辆并不多,车窗前闪烁着红绿光芒的出租车更是一辆没有。wap.kanshushi.com

    “好家伙,不会让我走回家吧?要不在车里将就一下睡一晚?”

    秦泽转头扫视四周,还是和前世一样,繁华的夜市一条街四周根本没有旅馆的存在,无奈只能做出一个想想都觉得不舒服的决定,睡在车里!

    “你好,秦先生。”

    就在秦泽感叹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女声。

    他有印象,是刚才在京味小馆门前那两个短发女人中的一个。

    对方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

    自己又没对林花做什么,这架势好像还抓着自己不放了?

    皱着眉头转身看去,果不其然就是那个身穿一袭黑色衣服的短发女人,也不知是阿三还是阿四。

    “你跟着我干什么?林花不是交给你们了吗?不去照顾她来找我做什么?”

    秦泽语速极快,期间还夹杂着一些不耐烦。

    阿三眉头微皱:“花姐让我来帮你开车送你回家。”

    而后口中小声嘀咕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不过秦泽与阿三之间终归还有着一些距离,并没有听清阿三的嘀咕。

    听对方说是来帮自己开车的,秦泽也收起了不耐烦,点头将皮卡的钥匙扔给对方。

    “喏,车在那!”

    朝着皮卡努了努嘴说道。

    阿三看到那辆堪称奇葩的皮卡的时候,眼中明显多了几分诧异。

    转头看向秦泽的目光也有些奇怪,不过倒也没说什么。

    “走吧。”

    见这短发女人久久没有动作,秦泽开口说道。

    说完也不管对方有什么反应,直直的朝着皮卡的方向走去。

    阿三见状也是快步走向皮卡,走进之后更能感受到这辆皮卡的巨大,心中的惊讶多了几分。

    她不知道已经坐在车上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心理,才会去买这么一辆与众不同的车。

    在她的印象中一般的男人如果有钱不都会买辆外表张扬的跑车吗?

    “开车啊,干什么呢?”

    秦泽见她还没上车,已经开始了催促。

    阿三收起心思,打开车门上了车,熟练的点火启动,一阵轰鸣声后,皮卡已经动了起来。

    “原来你会开车啊,我还以为林花给我找了个不会开车的主呢。”

    听着耳边传来的嘀咕声,阿三眉头紧皱。

    若不是这家伙与花姐认识,恐怕阿三此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想要给坐在副驾的这个男人来上一拳。

    作为阿标特地培养出来保护林花的这些女人,战斗力要比一般的男人强上许多。

    像阿三就能徒手击退四五个男人,这其中涉及到的格斗和强大的体能,没有常年的刻苦训练是根本无法做到的。

    这也是为什么仅仅十个像阿三这样的女人,阿标就已经能够安心让她们保护林花的安全。

    车辆开的很稳,舒适的躺在副驾上,醉意慢慢涌了上来。

    秦泽不知不觉间已经闭起了眼睛,伴随着一丝轻微的呼吸声,秦泽进入了梦乡。

    阿三瞥了一眼副驾的男人,眼中有着一丝不屑。

    这家伙的酒量这么差?

    花姐都醒了,这男人现在竟然躺下了,真是垃圾。

    若是阿三心中的想法被秦泽知道,恐怕会让她立刻停车然后滚下去。

    要知道刚才两个人拿了三壶酒,喝到后来林花就趴在桌上不动了,第三壶几乎还没动,全是秦泽一个人喝完的。

    前前后后约莫将近两斤的高度白酒入肚,又有几个人还能保持意识的清醒?

    按着男人睡着前说的地址,阿三平稳的将车停在了一个停车位上。

    至于这个停车位是不是别人的,管她什么事?

    她只负责将这个男人送到这里,剩下的还有她什么事吗?

    拍了拍副驾熟睡的男人,只见秦泽哼哧一声翻了个身脸朝窗的方向又睡着了,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阿三眉头一挑,一巴掌打在秦泽脸上。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车内响起,皮卡的内部空间不算小,甚至让这一声巴掌声变成了回音。

    秦泽也是陡然睁开双眼,一道声音并不算小的清响,加上脸部隐隐传来的剧痛,他哪里还能睡着。

    可能是因为酒劲上头,被人这么用力的打了一巴掌,秦泽也只是隐隐的感到脸上有些疼痛。

    “什么玩意?我脸怎么痛了。”

    秦泽双目有些呆滞的呢喃着。

    阿三开口道:“到地方了,回家吧,我也该走了。”

    说完就打开车门走了,也不管秦泽之后还记不记得回家的路,也没有给秦泽解释他为什么会觉得脸疼,还有那道清响到底是什么声音。

    送秦泽回家的短发女人,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中,矫健的身形如一匹猎豹般在黑夜中快速奔走,随后消失。

    秦泽挠了挠头意识逐渐回归,打开车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吹的秦泽打了个寒颤。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迷迷糊糊的走回了家。

    蹑手蹑脚的打开家门,生怕吵醒了已经熟睡的父母,心中盘算着要不要换套大点的房子。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