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秦泽小说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九千五百万
    午后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上,给万物都蒙上了一缕余晖。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长街路边有黄猫慵懒的伸着懒腰,有老者躺在摇椅上蒲扇轻摇。

    一副安乐祥和的盛世场景,似乎在这微热的午后那些尘世纷扰都已经远离这里。

    青松轩中却是另一番场景,八个中年男人都是一脸紧张的看着眼前那老者手中提着的那副画。

    “沈教授,您确定这真的是唐寅的真迹?”

    有人提出疑问。

    虽然这句话有些质疑那位白发老教授的嫌疑,但在唐寅真迹面前这一点质疑也算说得过去。

    沈教授认真的点了点头,看向手中画作开口道:“我从事有关历史方面的教育已经有四十年了,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你们,这幅画就是唐寅的真迹!”

    “我与你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若非唐寅真迹的价格太过高昂,这幅画都轮不到你们来这谈论购买的事情。”

    沈教授本就是从事历史方面教育的,身为国内名列前茅高校的教授,每年的补贴和工资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若非如此,前些年他也不可能豪掷百万在老刘这里购买一幅画。

    八个中年人闻言都是沉默的点了点头,他们清楚这位老教授的脾气,若是作假的字画恐怕早已经被他撕碎。

    诚如他所言,若非唐寅的真迹价格太过高昂,这幅画恐怕早已经被他自己收入囊中,哪里还能轮到他们几人来此。

    有人率先开口:“我们自然是相信沈教授的眼光,那依您所看,这幅画的价格…”

    “唐寅真迹这些年也出现过几次,最低的一次成交价格都在八千万,而且这些真迹还在不断的升值中,对于这幅画的价格,想必你们心里应该也有些底。”

    沈教授将手中画作平铺在桌面上,那小心翼翼的动作生怕损坏了手中的画作。

    这番小心翼翼的举动,无关画作那高昂的价格,仅仅是因为沈教授对历史的尊重,对这幅流传千年之久画作的尊重。

    几人默默点头,他们本就喜爱收藏古玩字画,自然平日里也会关注那些拍卖会或是一些名贵字画的成交。

    对于唐寅真迹的成交价格也都是心里有数,方才有人如此一问,也不过是想看看这幅画到底能不能那么高的价格。

    此时听到沈教授都这么说了,几人心里也有了底,恐怕今日不砸下八千万,是不可能将这副唐寅真迹带回家了。

    有人将视线看向身侧另外几人,似乎想看看这些同道中人对这幅画的看法。

    只是身价高达数亿的,哪里会有一个简单货色,每一个人都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架势,一脸的沉稳模样,哪里会让旁边的人看出自己的想法。

    “沈教授,不知这幅画的主人在不在这里?”有人提出问题。

    沈教授微微点头,看向秦泽开口道:“这幅画是这个年轻人的朋友委托他拿来鉴定,顺便寻找买家的,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他。”

    “各位下午好,这幅画是我一个朋友委托我进行交易的,只要价格合适无论是谁都可以买下这幅画。”

    秦泽接过沈教授的话头,看着几个大土豪说道。

    语气沉稳,神色也是同样的沉稳,这般架势哪里像是一个二十岁出头刚从学校走出的少年,若非秦泽的面相太过年轻,恐怕在场众人都要以为这是哪家公司的老板了。

    有人率先开口:“这位小哥,唐寅的真迹这些成交的最低价格是八千万,但那大部分都是在拍卖会上成交的,既然我们是私下交易,你看我出七千万,如何?”

    其他几人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看向年轻的秦泽,似乎是想要看看他对这个价格的态度。

    秦泽闻言轻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位老板,你就不要和我开玩笑了,我那朋友只是身体不便,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能拿着这幅画去参加拍卖,七千万的价格是不是有些太低了?”

    “小哥说的在理,七千万想要买下唐寅真迹确实有些低了,我出七千五百万,参加拍卖会就算这幅画以八千万的价格成交,但去掉给拍卖会主办方的手续费,也就七千多万,你考虑一下?”

    这时旁边另外一人开口了。

    只是一句话便将价格硬生生拔高了五百万,这可都是真金白银!

    五百万放在现在这个年代,豪车豪宅全都不在话下。

    秦泽没有说话,将目光看向沈教授,想要听听这位老教授的意见。

    见秦泽的目光看向自己,沈教授开口道:“你们是不是看这年轻人年轻不懂事,在这胡乱报价?”

    “这两年唐寅的真迹价格被抬到多高,你们心里没点数吗?”

    沈教授语气中带着一丝怒意,似乎这八个中年人给出的价格,有些侮辱了这副唐寅真迹。

    有人苦笑一声,看着沈教授说道:“沈教授,您也知道这些古玩字画若是一时半会交易不出去,这可就是将近一个亿的资金被套牢,其中风险…”

    “哼,唐寅的真迹还怕交易不出去?我若是将这幅画的存在说出去,恐怕明天就会有人带着一个亿的现金来这里购买这幅画。”

    沈教授瞥了说话的人一眼,有些不快的说道。

    那人脸色一变,没再继续说话。

    另外一人开口:“既然沈教授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一口价九千五百万,若是这位小哥愿意成交,我现在就让人转账,若是不愿意那我就先走了,价格再高也有点超出我能接受的范围了。”

    听到九千五百万的高价时,另外几个想要说话的中年人也全都闭上了嘴。

    诚如那人所说,九千五百万基本已经是这幅画的极限价格了,若是在加价,就算在短时间能够出手也赚不了多少钱。

    秦泽沉吟片刻,看着几人说道:“那就九千五百万吧,这做生意也不能让我朋友一人吃光了肉糜,总得给各位留下一些。”

    看着秦泽答应成交,报出价格的那人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