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金融巨子全文免费阅读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记者知道一切
    老金还高利贷,网吧也找人接手,想把他卖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爸妈,你们以后就不用去网吧工作了,就留在家里颐养天年吧!”

    秦泽一大早在餐桌上就对秦父秦母说到。

    秦父亲听到这话,喝到嘴里的一口茶水直直的喷了出来。

    “你说什么?秦泽,我跟你妈现在还不老,还么有到要等死的时候。”

    秦母在旁边补充到。

    “秦泽,你说什么啊?现在趁我们还有精力,可以帮你们分担一点事情,我们哪有那闲工夫在家里颐养天年啊!”

    “还有,老头子,你干嘛那么激动啊?你瞧瞧你。”

    秦泽在一边也放下了手中的水杯,认真的看着秦副秦母说。

    “我在说认真的,现在我准备把家里的网吧给卖掉,以后你们不用每天去照看了,你们就呆在家里好了,或者去做你们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秦母听了这话,眼睛都睁开大大的,嘴巴都可以塞进去一个拳头了。

    她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看了一眼秦父,然后又伸手去摸了摸秦泽的额头。

    “秦泽,你没事吧!咱们家这个情况,为什么要把网吧卖了啊!那可是咱们家的命根啊!”

    秦泽看着秦父秦母,简直感觉又可笑又可气。

    “现在大家都开始使用只能手机上网了,家里都有自己的电脑了,以后网吧会越来越少,网吧的生意也会越来越差,网吧以后只会慢慢被淘汰的。的。我们趁现在把网吧出手,卖给别人,拿出钱来做点别的投资生意。”

    “你说什么?智能手机是什么?那个我不懂,你说什么未来的趋势,我也不明白,总之的话,现在这个网吧能给我们家带来收入,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秦父气愤的说到,看样子是不准备同意卖掉网吧了!

    “哎呀,老头子,你老是那么激动干嘛,咱秦泽不是还给了我们三十万,还清了所有的欠款吗?我们守着网吧经营,不就是为了钱吗?现在有了钱,就可以了啊!秦泽给我们赚到了钱,我们就少操一份心了。”

    秦母皱起眉头,脸上对秦父一脸不满的神情。

    “秦泽,你上次说有一笔古董,拿笔古董到手没有啊!?”

    “古董就在吕州,我这两天就过去取,你不用每天都问,放心,我说有就有,我们家很快就是百万富翁了,不,现在就是了。”

    秦泽说完,又从旁边的背包里拿出两万块钱,丢到了桌子上,“这是两万块钱,你们先拿去用吧!另外,今天去了网吧!把私人的东西收一下,这两天我就找买主卖了。”

    秦母看着桌上的两万块钱,眉头皱得更紧了,她明白,这时候她们家里需要的不是钱,这么多年活下来,钱就是万恶之源头,钱阻断了他们家人之间的情感流动,钱也是他们家其他的亲属之间矛盾大的问题焦点所在。

    贫贱家族百事哀。

    秦父看到这一幕,马上眼睛都睁大了。

    然后他没有再说神什么了。

    吃完早餐,秦泽就去了长江证券,在他的账户里面吗还有两千万的资金闲置,现在他想再找找有没有合适的股票,只是自己上辈子的记忆已经遗忘的差不多了,只有从京州日报上看看新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让自己回忆起来的。

    赵小川照例接待了他。

    “秦总,今天的京州日报倒是登载了一个大消息,您帮忙分析分析吧!”

    “什么消息啊?给我看看!”

    秦泽结果报纸,果然是一条大消息。

    京州往吕州的动车发生脱轨事故,现在已经造成10人死亡,30人受伤。

    这件事已经发生两天了,报纸现在才刊登,这消息也太滞后了。

    “这件事啊!这件事要怎么分析呢?基本上没有什么要说的,这件事也不影响到铁路的股票,只是一件常见的小事,现在要研究,那就得调查车上的乘客了,特别是死者,看其中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之类的。”

    赵小川眼睛睁开大大的,放佛醍醐灌顶的感觉。

    “原来如此,我刚才还看着报纸犹豫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办,原来玄机在这里。可是,那些死者,我们要怎么知道他们的信息呢?这些信心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吧!”

    “哈哈,你说的对,这些信息并不是一般人能够知道的,这就需要你有关系,能闻到内幕了。”

    秦泽放开了嗓门笑到。

    “可是,这些关系,哪里去找呢?这些事件的发生,有很多都是保密的,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即使知道了,我们还能去找到铁路内部的关系吗?这怎么搞啊?”

    “动动脑筋吗?除了铁路内部的人,就没有其他人知道这类的消息吗?你看的报纸是怎么知道消息的呢?”

    赵小川听了这话,猛地一愣,他放佛又明白了一些什么重要的道理。

    “噢!原来如此,找记者。”

    “对的,你身边有记者朋友吗?没有的话,朋友的朋友总是有的嘛!这些人脉,现实先生中总是可以结识到的,你看呢?”

    赵小川陷入了思考。

    “这些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但是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不过用这样的一种方法,能找到上涨或下跌的股票,那也不错的。”

    “你想解决所有的问题,哈哈,那是做梦了,我们只要解决自己力所能及的问题就可以了。”

    秦泽又大笑的说到。

    “那好,秦总,今天的问题就是这个动车事故的问题,这里面的死者,我可以去查找,但如果我每天都这样做的话,那我的每天的工作量就很大了。”

    “这个不是正常的,你想赚钱,总得有自己的方法吧!总得做出一些更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吧!我现在看你的状态,很被动你知道吗!被动的接到着客户,被动的等待着老板上级布置任务,这种被动的状态,怎么样能赚到钱呢?”

    秦泽说话越来越不客气了。

    “秦总,您说得对,这也是我得一个缺点,以后注意改正。”

    赵小川对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耐烦了,但是也不好发脾气,只好这样说客套话了。

    正在这时候,赵小川的电话响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她现在怎么样了?”

    秦泽见赵小川有点激动,连续的向对方发问。

    “这个……,我知道了,我有空就去看她。他现在在医院吗?”

    “好。我知道了!”

    没说两句,赵小川挂了电话,这短短的几句话的电话中,秦泽看到赵小川脸上的神情经历了几次的变化,由惊奇,到开心,再到压抑。

    “你有事吗!那我现在先走了,以后有空再聊吧!”

    秦泽说到。

    “噢!没事,刚才花经理的家属打电话过来,说是花雨寒的手指活动了,医生说她有清醒恢复的可能。”

    “什么?”

    秦泽听到这些话,吓了一跳,他惊奇的,不仅仅是花雨寒的突然好转,也是花雨寒的妈妈和弟弟会给赵小川打电话,难道赵小川和花雨寒有什么关系。

    他又想起自己和花雨寒第一次见面的情景,确实是在这样的,花雨寒当时主动过来找找小川要报表,在职场里面,确实没有上司一大早主动过来找下属要报表的这种情况,这时候花雨寒过来可能只是为了跟赵小川打个招呼,而赵小川才是花雨寒真正的男朋友。

    天啊!秦泽居然一直忽略了这一点。

    “花雨寒?他现在还在京州二院吗?”

    “是的!现在是植物人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如果回复不来,可能就只有放弃治疗了。他们家里人前一段时间还很悲观,今天突然就说花雨寒的手指开始活动了,这样的话,就有清醒的可能了,但是即使清醒过来,以后的日子完全恢复也要花很长的时间。”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