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金融巨子秦泽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洗澡
    突然,秦泽的眼神停留在了旁边架子上的一个长形的陶瓷油壶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件油壶也有点发黑了,外面沾满油迹和灰尘,但是户口是干净的,看样子是经常的灌油了。

    “嗯嗯,我知道了,您的油在哪里呢?有没有已经榨好了的油啊?”

    秦泽故意的没看那个油壶,转身对老陈头说到。

    老陈头微笑着说,“油我一般是现榨的,现榨出来的油还是热的,你们拿个瓶子装走就可以了,已经榨好了的油的话,我这边有准备给自己吃的,放了一段时间了,但是油肯定是干净的,密封得很好的,你看。”wap.kanshushi.com

    说着老陈头指了指架子上的几个油壶,自然也包括刚才秦泽看的那个。

    “哦!这样啊!我们这边是从京州市里赶过来的,距离有点远,所以我们是想买已经榨好了的成品,如果是重新榨的话,这个时间可能就耽误得多一点了。”

    秦泽故作为难的说。

    “那也没关系,这些已经榨好了的油,给你们装一些吧!”

    老陈头很痛快!

    “陈师傅,这个要我们自己准备瓶子装吗?您这里不提供瓶子吗?”

    秦泽故作为难的问到。

    “我们的瓶子都是我们自己装油来吃的,买油的都是自己带瓶子来装。”

    “哎哟,这样啊!我妈没告诉我要自己带瓶子啊?那您看这个怎么办啊?”

    秦泽说着就看着架子上的几个瓶子,这是明显的示意老陈头要他的瓶子。

    老陈头没做声,在犹豫。

    这时候,谢春红开口了。

    “老师傅,要不这样吧!您这边有这么多瓶子,我们就连瓶子一起买了吧!也免的瓶子里的油再倒来倒去的,洒出来就浪费了。”

    秦泽见谢春红这样一说,嘴角立马露出诡异的一笑。

    “这样也行啊!陈师傅,我今天先买你一瓶,瓶子也算我的,我付给您钱,下次来,我就知道自己带瓶子过来了。”

    老陈头看着瓶子,在犹豫。

    秦泽的心里此刻紧张得出奇,心跳的很厉害,但他还要故作镇定,就等老陈头一句话了。

    “那也可以,就送你们一个瓶子吧!”

    “那好,陈师傅你这里油是怎么卖的啊?”

    秦泽边说着,边伸手小心翼翼的拿下了那个老旧的陶瓷油壶,还故意放在嘴边问了一下油香。

    “这个啊,我这里是按斤称的,你手上这一瓶,大概就是160块钱吧!”

    “哦!那好,我付给你200快,多的40块算瓶子钱吧!”

    秦泽把油瓶放在地上,伸手到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钱。

    “这个油瓶不用了付钱了,不值什么钱,装油的东西。”

    老陈头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喜滋滋的。

    秦泽递过去200块钱给他,他假装客气没有接,“你这,不用这么多!”

    “陈师傅,不客气,拿着,应该的,都是隔壁村的邻居,这个有什么好客气的。下次再来啊!我就知道自己带油瓶了。嘿嘿。”

    说完老陈头笑嘻嘻的接过了秦泽手上的200块钱。

    秦泽弯腰双手拿起了地上的油瓶,和谢春红一起走出了磨坊。

    客厅里面,老婆婆走了过来,“油拿好了?这么快啊!”

    “是的,我们拿了一瓶大的,这油不错,很香啊!”秦泽笑着说到。

    “他们没有带瓶子,拿了一瓶前天榨好了的,就没有给他们现榨了!”

    老陈头补充道。

    “哦!那你们留下来吃饭咧!”

    老婆婆这个话一出,谢春红脸色微微一变,浮现出了一丝的焦虑,他不想留在这里吃饭,他没有看出老婆婆说的只是一个客套话。

    但是秦泽明白这一点。

    “这个就不用了,不用客气的,我们还赶着回去呢,不麻烦您这边了。”

    “那好,好!”

    接下来,秦泽双手依然抱住瓶子,和谢春红一起上了小轿车。

    “司机师傅,你这边出村的时候,开慢一点哈,这个地面起伏不平,我怕油洒了出来。”

    秦泽给老陈头两口子告了别,然后就让司机来车走了。

    车子走出村路,上了国道,平稳多了,但是秦泽依然双手扶着油瓶,放在车底的软垫上。

    “秦泽,你是不是发烧啦,开车跑这么远,200块钱买了一壶破油,刚才那磨坊,我都有点受不了拉,太脏了吧!”

    谢春红一副怨妇的表情看着秦泽。

    秦泽却面带笑容,难以抑制的笑容。

    “司机师傅,你可以开快一点了。”

    “好的!”

    他看着谢春红,一脸嫌弃。

    “你那么气愤干什么?这油又不给你吃。”

    “给谁吃也不至于这么大老远跑一趟吧!还有,你把油瓶放在后备箱不就行了,干嘛一直抱在身上啊!也不嫌脏!”

    秦泽正准备回怼她,但他看了一眼前座的司机,又犹豫了一下。

    “放在后备箱,洒了怎么办?你不怕脏了别人的车,我还怕浪费了我的油呢!”

    谢春红听他这样说,也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到。

    “你这个油到底谁给谁买的啊?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还是谁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专门喜欢吃这种油。”

    说到这里,前排的司机也从后视镜往后看了一眼秦泽。

    秦泽注意到了这一点。

    “这油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别人就喜欢吃这种农村自己榨的纯天然的油,就像有的人喜欢吃农村的土鸡蛋一样的道理。”

    “可是这跟鸡蛋不同啊!”

    “有什么不同的,既然答应别人了,就要给别人送油过去,至于吃不吃的好,那是别人的事,人家要是喜欢了,我们还的来卖。”

    谢春红一脸的无奈,被秦泽说得无语了。

    不一会儿,小轿车就进了城区了,很快就到了建设路自己的家里。

    秦泽小心翼翼的把油壶拿了出来,然后打发司机先回去了。

    谢春红跟在他的后面上了楼。

    秦父秦母这时候都不在家,谢春红一回来就往沙发上一躺。

    秦泽把油瓶小心翼翼的拿到了自己的房间,放在了一个两边靠墙的角落。

    “你干嘛啊?干嘛把那么脏的油瓶放到房间啊!你放到厨房不行吗?”

    谢春红又一脸的不开心,大声的质问秦泽。

    “我怕它不小心摔碎了,先放在这里安全一点,我先去卫生间洗把脸,等会儿在处理这油瓶。”

    秦泽说完走了出来,在门口还回头看了一眼油瓶。

    “你也过来洗一下吧!”

    谢春红从沙发上起来,也去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秦泽洗了把脸,他感觉自己踏实多了。

    一件大事情已经办完了一半,现在可以放松下来了。

    谢春红在旁边用洗手液用力的挫着自己的手,好像生怕沾染了什么脏的东西,然后又扎起头发,认真的用刚洗过的手洗起了脸。

    秦泽从厨房拿过来一瓶洗洁精,然后又把一个大的塑料盆放在了地上,在里面放了半盆的清水。

    谢春红看着秦泽在旁边做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她有忍不住了。

    “你干嘛啊?这是要准备洗澡啊?”

    “是的!”秦泽轻松的回到到。

    “什么?这么一点小盘你怎么洗澡啊?”

    “不是给我洗。”

    “那是给谁洗?”

    谢春红疑惑的目光看着秦泽。

    秦泽嘴角露出一阵诡异的笑,他站了起来,慢慢的走进了谢春红。

    谢春红刚洗过脸,白净的脸上还泛着粉红的光,看起来是那么的迷人。

    秦泽的脸简直要贴上了谢春红的脸,她伸出双手抱住了谢春红的腰,谢春红一脸的无辜。

    “干什么?”谢春红说。

    “洗澡!”

    秦泽从谢春红的身后的脸盘上拿过一把塑料刷子,丢到了地上的脸盘里面。

    然后转身对谢春红说,“一洗吧!”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