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金融巨子秦泽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赵小川的疑惑
    秦泽给花成的账户打了五百万过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看着手机上的银行短信提示,花雨寒一家又是对秦泽一番感激涕零。

    最后经过沟通,李医生决定每天都抽出一点时间来二院,为花雨寒治疗完了之后再回自己的医院去上班。

    花雨寒一家对他也是一番感激,秦泽与李医生两人相视一笑,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一丝无奈。

    最后好不容易摆脱不断出声感谢的花雨寒一家,秦泽将李医生送回了他的单位,自己则朝着股票交易大厅赶去。

    赵小川见秦泽到来,还是那副热情至极的模样,上司花雨寒如今还在医院躺着,似乎也没有让这个男人伤心太久。

    想到躺在医院病床上的花雨寒,秦泽看向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神中,多了几分莫名的厌恶。

    也不知是花雨寒和这个男人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是因为这个男人对躺在医院的花雨寒没有太过上心。

    “秦先生,您来了!”

    秦泽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也不用赵小川带领,径直朝着大厅中走去。

    “这…”

    赵小川看着秦泽的背影嘀咕一声。

    思前想后也没想到自己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触怒了这位大主顾。

    随后无奈一笑,见秦泽已经走入大厅之中,连忙迈动步伐小跑几步追了上去。

    秦泽目光看向眼前的电子大屏,在一条条消息中寻找着自己需要的消息。

    听到耳边传来小跑的声音,也知道此刻站在自己身侧微微喘息的人是谁。

    头也不回的问道:“赵经理,现在我那几个账户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呼…秦先生您今天这是…”

    赵小川听到秦泽的问题也没有立刻回答,想着问问对方是不是对自己哪里有些不满意,轻声问道。

    秦泽摇头轻笑道:“赵经理,我问你的是我那几个账户现在的情况,可不是让你来问我的。”

    没等赵小川说完,秦泽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赵小川脸色微变,却始终想不通秦泽对自己的态度为什么在今天变得这么差。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说道:“秦先生您现在有两个账户,其中一个有着一千万的汉东油气和一千万的汉东电通,另一个账户则是一千万的汉东油气,以及五百万的闲散资金。”

    “哦对了,您朋友的账户里有九十万的汉东油气,以及十万元的闲散资金。”

    听着赵小川的讲述,秦泽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家伙让自己看着有点不爽,但做事还算条理清晰。

    购买的汉东油气和汉东电通这两支股票,刚才秦泽已经看到了今天的情势,总得来说比之前购入的时候有较小的涨幅,三千万的股票在今天已经变成了将近四千万。

    谢春红的九十万也变成了一百二十万,这丫头如果知道的自己已经赚了三十万,将之前所有的亏损都补上了,估计得高兴的蹦起来。

    想到这里秦泽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约莫四千五百万的股票,在加上卖掉那个古董瓶子还剩下将近三千万的紫金,自己现在手里已经有了超过七千万的资金。

    也差不多是时候去做点能够在未来市场抢占大部分份额的事情了…

    秦泽心中盘算着,不过汉东油气和汉东电通这两支股票还远远没达到涨幅的顶点,在记忆中,这两支股票还需要三天时间才能真正达到顶点,若是按照前世的记忆来发展,根据那涨幅计算,最后在抛售的自己的两千万将会变成五千万!

    三天时间再赚两千万,就算是买彩票也没有这么赚钱。

    这就是股市给人们带来的刺激心脏的博弈,一夜发家致富,一夜破产寻死。

    “行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我就是过来看看。”

    秦泽这时候才回头看了一眼赵小川,开口说道。

    赵小川有些犹豫:“这…放您一个人在这有些不好吧…”

    毕竟连秦泽为什么会对自己的态度大变都没搞清楚,赵小川哪里甘心就此离去。

    秦泽嘴角挂笑,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样,笑着说道:“已经看完了,我该走了。”

    说话间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搞得赵小川一脸的疑惑。

    只是秦泽的身影已经朝着股票交易大厅的门口走去,赵小川按捺住心中的疑惑,小跑几步目送着秦泽驾车离开。

    作为一个合格的经纪人,赵小川早已经习惯了被这些客户无视甚至冷嘲热讽,更何况是秦泽这样的大客户。

    恐怕就算秦泽踹上他几脚,他也不会说出一个不字,反而还会舔着小脸夸赞对方一句踹的好…

    生活总是有着很多无奈,而作为一个成年在面对财富地位都远在自己之上的人时,只有合适的卑微的和谦让才能让自己走的更远。

    有些悲哀,却是多少成年人的处世准则。

    成年人的世界从来没有那么多为什么,有的只是社会地位的高低。

    看着秦泽那辆与四周车辆格格不入的大皮卡尾灯消失在视线中,赵小川叹息一声转身回了交易大厅。

    哪怕心中有着再多的疑惑,既然秦泽不愿说,那他就没资格去问。

    秦泽瞥了一眼已经移动到西方的太阳,一些落日的余晖将西方天际照耀的一片赤红,配合着天空波浪形的云层,宛如一幅美景跃然于天穹之上。

    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该到晚饭的时间点了。

    秦泽拨通母亲的电话,简单说了两句说明了自己不回家吃饭了。

    手机中传来了父亲的抱怨和念叨,秦泽苦笑一声说了句再见便挂断了电话。

    父母什么都好,就是父亲的思想太过固执,比如那个网吧,秦泽对于自己这位老父亲也多少有些无奈。

    谢春红那丫头去了上海之后,身边没了那个喜欢叽叽喳喳的丫头,秦泽多少还是有些不适应,毕竟两人可是从小待在一起。

    独自一人驾车朝着京州最大的夜市而去,莫名的他今天想喝酒。

    虽然身边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人陪他一醉方休,但这并不妨碍他此刻想要喝酒的心情。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