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金融巨子秦泽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净赚一亿
    看着手机中提示自己账户到账九千五百万,秦泽心中说不激动那是假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此之前最多的一笔收入,也就是五千万,这一下进账一个亿,如何能叫人不心生愉悦?

    前世那副字画在参加拍卖会后也就是拍出了一个亿的价格,如今自己省去一笔手续费到手九千五百万,已是超出了秦泽原本的预估。

    本以为能够到手八千万也就差不多了,谁曾想这沈教授竟然如此推崇唐寅的字画,硬生生的帮自己多赚了一千多万,事后得想办法感谢一下这位老教授。

    一幅画卖出九千五百万,再加上剩下的几幅字画多半还能卖个三四千万,如此一来自己花了三千万的买的十副字画,卖出了一点三亿左右,净赚一个亿!

    炒股都没这来钱快,看来之后得多回忆回忆这附近哪里还有什么大漏可以去捡。

    殊不知秦泽在买卖这些字画尝到甜头之后,走上了一条抢夺他人财富的道路。

    原本那些本应该是落入其他人手中的财富,都被秦泽凭借着脑海中关于未来数十年的记忆挖掘,从而落入了秦泽手中。

    这在日后不短的时间中,也成了秦泽快速积累财富的一个路径。

    当然这都是后话,眼前的秦泽还要处理其他的几幅字画。

    收到转账之后,秦泽也是将那副唐寅真迹装入木盒中递给了那买家。

    在中年人一脸喜色的接过木盒,看着秦泽说道:“我叫吴大壮,小兄弟以后若是还有这些稀奇玩意可以找我,价格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说话间递了一张名片给秦泽,秦泽笑着接过。

    开口说道:“我叫秦泽,若是以后还有好东西必然第一个找你吴大哥,这里一些其他字画吴大哥不再看看?”

    “看,既然是与唐寅真迹一起拿来的字画,那必然也不是什么一般物件,这肯定是要看上一看的!”

    说罢,吴大壮转身走向挂在屋内的那几幅字画。

    其他人见唐寅真迹已经易主,虽然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但也没人真的懊恼到什么模样,毕竟将近一个亿的高价购买这副字画。

    最后交易出去能赚个一千两千万已经是不错的收益了,相比于一个亿的庞大资金被占用,这赚的钱并不算太多。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这也得亏吴大壮与台省那帮富豪有些联系,以那帮土大款挥金如土的品行来看,只要吴大壮将手中有唐寅真迹的消息扩散出去,根本不怕找不到买家,这才敢豪掷一亿买下这幅画。

    本着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的心思,几人在屋内转悠起来,对着墙上挂着的剩余九幅字画展开了讨论。

    在一番竞价之后,九幅字画中的五幅最后与那唐寅真迹一样,落入了吴大壮的手中,总计一千五百万。

    另外四幅字画也各自落入一位老板手中,但依旧有两人今天算是白跑了一趟,在计算着利润的时候,字画已经被其他人瓜分一空。

    两人也只能叹息一声,率先离开了青松轩。

    最后九幅字画如秦泽估计的差不多,卖出了三千五百万的价格。

    再加上那副唐寅真迹的九千五百万,十副字画一共卖出了一点三亿,去掉购买字画的三千万成本。

    短短两天时间,秦泽净赚了一个亿!

    这比捡钱都快的速度,若是被人知道恐怕都会惊掉眼球,不过好在在场几人都以为这些字画是秦泽那朋友委托他来交易的。

    在赚了一个亿的喜悦中,秦泽也是挂着一张笑脸将八位老板一一送出了青松轩。

    不过到最后离开除了先前就将自己名片交给秦泽的吴大壮外,其他七人根本没有与秦泽相交的意思。

    在他们眼里秦泽也不过是走了好运,认识了一个手中有着这十幅字画的朋友而已。

    抛开这一点,这样一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并不值得他们这些人落下身段去与对方相识结交。

    他们也不会知道因为今日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在今后秦泽出售古董的时候,他们七人又少赚了多少钱,而吴大壮又从秦泽手中赚到了多少钱。

    缘之一字,说来简单,却也复杂无比,耐人寻味。

    “秦老弟,老哥我先走了,以后在这京州有什么事情随时给老哥打电话,在这一亩三分地老哥虽然说不上能摆平一切,但大部分事情还是难不住老哥的!”

    吴大壮在走出青松轩的时候,看着秦泽笑眯眯的说道。

    秦泽闻言也是笑着回应道:“如此就多谢吴大哥了!吴大哥尽管放心,日后若是还有什么好东西必然是第一个找你来看看。”

    “有秦老弟这句话就够了!再会!”

    吴大壮大笑着上了车,扬起一些尘土朝着远方驶去。

    看着逐渐消失的汽车,秦泽心中也有些想法,这吴大壮性格豪爽,为人看起来也不错,自己若是哪天在想起什么漏可以捡,到时候可以先找他看看。

    毕竟这胖子也不是缺钱的主,一下子花了一个亿眼睛都没眨一下,而且从另外七人看他的眼神里也能感觉得出吴大壮在这些人中实力应该算是比较强的。

    “沈教授,您这就准备走了?要不留下来一起吃顿晚饭?”

    身后传来老刘的声音,打断了秦泽的思绪。

    秦泽转身看着吴教授说道:“沈教授,我代我那朋友谢谢您了!我那朋友身体不便恐怕不能亲自来京州对您表达谢意,不如今晚我替朋友做东,请各位一起吃个饭?”

    “不必了,我也没帮你什么,唐寅的真迹确实值那个价,我只是不想这些有着浓厚历史韵味的东西被人低估了才会开口让他们提价。”

    沈教授摆了摆手,边说话边朝着路边那辆不过十万出头的大众走去。

    既然对方不愿吃饭,秦泽也不强求,在与沈教授再次道了别之后,几人也回了青松轩。

    “小泽,赶快把钱给你那朋友打过去!”

    不等秦泽落座,耳边就传来了秦母带着几分焦急的声音。

    秦泽无奈一笑点头道:“放心吧妈,我一会就给他转过去!”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