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2章 小猫塞班
    “对,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马宝国趴在桌子上点着头,抬起头的时候,目光更加涣散了。

    “马先生,您方便说一下最近几天的情况么?”

    马宝国失神的摇着头,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华谨的问话,自言自语道:“我要跟它拼了!拼了!”

    “马先生。”华谨伸手在马宝国眼前晃了晃。

    “啊。”他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华谨说道:“最近啊,最近几天其实还行,我找到了方法,我酗酒,把自己喝的伶仃大醉,躺下去就睡着,睡醒了就继续吃喝,倒见到它的次数少了,虽然有时还能看到,华大师,您有办法彻底解决它么?”

    “说实话马先生,现在的线索还不够多,可能您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并不是您所想象的那种大师,我所用的手段比较特殊,且需要很清楚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马先生,您放心,我会继续调查的,我们保持电话联络好么?在此期间,这块无事牌您收着,记得贴身佩戴,那东西就近不了您的身了。”

    马宝国连连点头,毕恭毕敬的从华谨手里接过了无事牌,还长长吐了口气,露出一副放松的神色,这也是我自打见到马宝国开始,首次看到他这么放松。

    就这样,马宝国付了无事牌的钱走了,整整一千块,看得我那叫一个无语,感觉华谨这钱赚的也太轻松了。

    我因为找不到工作的关系,一直都在工地打零工,而且没什么技术,小工一天也就一百五,可华谨坐在这里,听听鬼故事,弄一块破玉牌,算上房租水电才多少钱?一次就一千块,不佩服都不行。

    “转你了。”没等我说谢谢,华谨就进了里屋,而后我手机上就叮咚一声,一千块到账了。

    说来也是寒酸,我来找华谨就只为借一千块钱,原因是工地说好发工资的时间拖延了,现在我口袋里连吃饭的钱都没,早上因为付不出来房租,房东都把我给赶出来了。

    我这才起身,拉起我的行李箱,大声告诉里屋的华谨先走了,我得找个便宜点的房子先住下。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等等!”华谨连忙跑了出来,他已经换好了一身衣服,还背着一个公文包,说道:“志武啊,你今天别走了,我得出去走访马先生的事情,你给我看店,这一千块钱就当我给你的工资了。”

    华谨一边整理着衣服,又一边说:“有人来的话,就按照我之前那样的流程走就行,千万记得,一定要用录音笔,除非你能一字不差的给我复述出来,隔壁有快餐,中午你随便吃点。”

    我还想说话,但是华谨雷厉风行,急匆匆的跑出了店门,驱车离开了。

    我原本还以为华谨就是混钱的而已,这个马宝国的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想到他还要出去走访。

    这都啥年代了,有人敢说,还真的有人敢信啊?

    不过仔细想想,我心里挺感动的,华谨知道我是个自尊心强的人,这一千块钱他不想让我还,可按照我的性子有钱的话必须还他,所以我认为他去走访马宝国的事情是假,给我一个台阶下是真。

    既然华谨都这么帮我了,我也总不能什么都不做,闲来无事,我开始在店铺里打扫卫生。

    一直到我打扫里屋的时候,看到了两个盒子,都有半米长,二十厘米宽,里面堆满了录音笔。

    我看着这些录音笔都是新的,上面还都贴着标签,随便拿起来一个,看到了标签上写着,吕小姐2018.7.6.这样的字迹。

    我嘀咕了一声,这个时间,应该是我们大四暑假的时候啊,难道华谨那个时候就把这个风水馆开起来了?

    也没多想,我就按了一下开关,只听得一阵刺刺拉拉的声音之后,随后是一阵嘈杂的声音,还能听到一些人打球的声音,录音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公园。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录音笔里飘了出来。

    “华大师,就是我在网上和您联系的。”

    “吕小姐,坐下来我们慢慢说,方便让我录音么?”

    “当然可以。”

    “那就开始吧,我需要知道详细的来龙去脉。”

    录音笔里,声音停顿了十几秒之后,那个吕小姐的声音再次响起。

    “从今年开始么,我玩手机经常会刷到一些宠物的视频,我一下子就被英短蓝猫那种胖嘟嘟,傻乎乎的可爱模样给吸引了,所以我就在网上买了一只小母猫,花了一千八百块钱,在下单的第五天,我接到了小猫,还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塞班,小猫咪刚回来状态不是很好,我还带着它去宠物医院做了检查,好在都正常。”

    “你知道的,猫咪对陌生的环境有应激反应,一开始不熟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惊吓到,塞班它一开始也是这样的。”

    “是,我知道,那,然后呢?”

    “我是租的那种单间公寓房嘛,第六天夜里的时候,我在睡觉,突然之间就惊醒了,感觉鼻尖凉凉的,当时睁开眼睛看了一下,借着微弱的月光,看见塞班就在我身边睡,当时好开心的,因为塞班它前几天一直躲着我,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照镜子的时候发现,我鼻尖上有一些小伤口,当时并没有在意,以为是塞班抓的,不过我担心有狂犬病,还是去打了疫苗。”

    “真正让我感到害怕的是第七天夜里,我还是和往常一样睡觉,可睡着睡着,就感觉到脚指头很疼,然后打开灯就看到……塞班正在我的脚边,我感觉脚疼就起身看过去,它……居然在咬我的脚趾,而且当时已经流血了。”

    “我吓了一跳,就下意识的把塞班踢下了床,听到喵呜叫了一声,然后就没动静了。”

    “后来呢?”

    “后来我起床的时候,塞班已经不行了,好像是脑袋撞到了地板上,本来是没事了,可是我的脚趾,还有我的鼻子从那天之后,就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伤口,现在我的鼻子和脚趾上,都有好大块的伤口,我都不敢见人,呜呜……”

    “吕小姐,方便把口罩取下来……”

    刺啦刺啦……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