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3章 生意上门
    这段录音到这里就停止了,其后就是一片刺啦刺啦的声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听的好奇,放下录音笔之后,按照这个日期,继续翻着盒子,可始终再找不到关于这个小猫塞班的录音了,也就只能作罢。

    不过在我继续收拾屋子的时候,又发现了两个大箱子,里面都是各种档案袋,我就日期来回翻看了一下,突然看到了标注着2018年7月6号日期的档案,这就拿出来看了看,上面写着的是对那个吕小姐的调查过程。

    档案号:18706

    代号:小猫塞班

    委托人:吕晓蒙,女,22岁。

    职业:手机店销售

    2018年7月6号晚,按照委托人所说,联系售猫小店未果,联系方式无效。

    2018年7月7号上午,走访了委托人的亲戚,得知委托人患有精神类疾病,下午,走访委托人同事,得知委托人曾几次拿着一只玩具小猫喂养,曾豢养过一只名为塞班的英短小蓝猫,平时服用镇定性药物。

    2018年7月8号,委托人失踪,电话不通,租房无人。

    2018年7月9号,委托人在租房处跳楼身亡,系自杀,但不排除其他原因。

    2018年7月10号,在委托人租房楼顶找到小猫玩具,经检测,玩具内蕴含未知能量,已用特殊手段处理。

    事件定性:无结果,如未来再遇类似事件,将继续调查。

    看到这里,我深吸了口气,感觉挺意外的,想不到这位吕小姐居然跳楼身亡了,只是我很不理解,既然吕小姐有精神类疾病,那么所说的话都是不可信的,怎么华谨还弄一个玩具检测,一个玩具能检测出来什么未知能量?

    “请问,有人在么?”就在这时,外面大厅里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女声。

    我立刻把档案收拾了一下,喊了一声来了,急急忙忙过去,可是当我到大厅里的时候,看见来人,心里不由自主就想到了那个已故的吕小姐,有点膈应,因为眼前这个女孩,戴着那种黑色的口罩,身材倒挺苗条,就是感觉太弱不禁风了,仿佛一阵风都能把她吹倒一样。

    “小姐,随便看看需要点什么?”这位小姐看上去也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她站在厅内摇了摇头,眉头拧成了个川字,露出一副狐疑的眼神,问道:“我听说黑白办事处这里,会帮助委托人解决一些特殊的事情,对么?”

    就这一句话,让我心头一沉知道生意上门,旋即挠头说:“是可以,那个您稍等,我去准备一下,您请坐。”

    我让客户坐下之后,匆匆回到了里屋,拿了一根崭新的录音笔,以及纸和笔,为的就是方便做记录,毕竟华谨交代过的。

    “可以开始了么?”客户轻声问道。

    这种事情,我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次,显得很生疏,不过也尽力模仿着华谨冷静的模样,打开录音笔之后,清了清嗓子问道:“小姐,请问方便录音么?我需要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越详细越好。”

    “录吧。”

    “小姐贵姓?”

    “我姓张。”

    “联系方式呢?”

    “181*****”

    “那张小姐,您开始说说您的遭遇吧。”

    “从哪里开始说好呢?”张小姐思索着,自言自语道:“就从我买了一只小猫开始说好了。”

    我猛地吓了一跳,可能是刚刚看过小猫塞班的档案,感觉张小姐现在说这个,有点巧了。

    “大师,您没事吧?”

    “我没事我没事,张小姐请说吧。”我长长吐了口气。

    “我怀疑我被小猫的灵给缠上了,一星期之前,我在网上五百块买了只小美短。”

    “公的母的?”我下意识问道。

    “母的,怎么了?”张小姐顿了顿问。

    我摇头表示没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就是这只小美短它死了,可是我每天晚上都能梦到它,梦到它在我的脚边徘徊,你知道么,在梦里,我的房间很昏暗,,但不影响视线,我能看清楚它的眼神,它看我的眼神特别凶恶,特别贪婪,就好像我是食物一样,而且双眼泛着幽暗的绿光,似乎是在仇视我,责怪我没有保护好它。”

    我张了张嘴巴,也不知道该问什么该说什么,试探性的问道:“它是怎么死的?”

    “马桶淹死的,那天早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起床之后就洗漱嘛,不知道怎么马桶就堵了,然后就看到它在马桶里趴着,已经没救了,我就特别奇怪呀,我的房子刚刚装修一年的时间,而且是新房,马桶冲水什么的都很顺利,可偏偏那天早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堵了,然后我把小猫捞出来之后,还按了一下,冲水也很正常,所以我特别奇怪。”

    我捏着圆珠笔不停转动着,一边听着张小姐说,一边思考着小猫塞班的事情,总感觉两者有共同处,但是我因为没有经验,没办法把握重点,也不知道该怎么问。

    可思来想去,我感觉这件事和小猫塞班有点类似,便问道:“那,张小姐除了做梦之外,还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么?”

    “有,我的脚趾上,这几天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伤口。”

    就这一句话,我心都揪起来了,又问:“张小姐,你有没有什么精神类的疾病?”

    “你什么意思?”突然,张小姐的语气变了,眉宇之间袒露着怒意,可以看得出来她生气了。

    我这才意识到说错话了,想要辩解,却是张小姐突然一拍桌面,起身发怒道:“你是觉得我有精神病是么?应该去看精神科,去看心理医生,而不是来找你对不对?果然是什么都不懂的江湖骗子!”

    “不是,我……”我还想解释,但是这张小姐可不给我任何机会,转身就气呼呼的走了。

    我追出去的时候,就看到张小姐上了一辆红白相间的mini汽车,驱车而走。

    我心道完了,暗骂自己是个废物,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华谨让我看店,临走时交待的好好的,可我倒好,一句话说不对,就把客户给气走了,等华谨回来还不得数落死我。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