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4章 求救电话
    就因为这件事情,一下午都心情不好,可能也是我幼稚吧,一直想着等华谨回来该怎么交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下午五点钟,华谨风尘仆仆的回来了,我看他挺累的,就倒了杯水,放在了他的面前,试探了好几下,也不知道该怎么把下午客户的事情告诉他,不过华谨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笑着问我怎么回事。

    “那个。”我尴尬的挠着头,毫无底气的说:“下午的时候来了一个客户,我一句话没说对,把人气走了。”

    说到这里,我把录音笔拿出来放在了他的面前说:“这是录音。”

    本以为华谨会数落我一番,但是他并没有,只是打开了录音笔的开关,听着里面的回放。

    我和那个张小姐前后也就只聊了几分钟的时间而已,所以这录音并不长,录音播放完毕之后,华谨认真的问我:“你翻档案了?”

    “啊,我这不是没事做,打扫卫生,把屋子里也给打扫了。”

    “行吧,不过志武你记住,有些事情不该掺和就别掺和,好在,你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你把张小姐的联系方式留下了,晚上我再联系她,我们先吃饭去。”华谨笑了起来,目光落在了我的记录上面。

    见华谨笑了,我也轻松了,随后和华谨一起吃了个晚饭之后,他再次联系到了张小姐,好说歹说,才又相约到了风水馆见面。

    华谨说这个张小姐很傲娇,所以要我组织好语言,等张小姐一来,就先给她道歉。

    我们在店里待到了晚上八点多,张小姐可算来了,和下午的打扮一样,依旧戴着黑色的口罩,我第一时间就迎了上去,给张小姐赔礼道歉,可对不起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张小姐就直接无视我,和华谨说上话了。

    说实话,张小姐这个样子弄的我很没面子,不过也习惯了,毕竟是一个穷光蛋,这种丢面子的事情在我身上很常见。

    他们两人收拾好便坐下了,张小姐也开始详细说起她的遭遇。

    “我先声明华大师,我可没有什么精神类的症状,而且我也可以为我说的话负责,绝对没有任何浮夸隐瞒!”

    “是是是,张小姐,实在对不住,我这店员刚来不懂事,也不会说话,请您原谅。”

    “那就开始吧,他应该跟你说了,就从小猫淹死后开始说吧。”

    张小姐说话干脆利索,在我看来她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甚至没有丝毫的惧怕和担忧,因为她的状态和上午见过的马先生简直天壤之别。

    “到今天为止,那只小猫已经死了大概有五天的时间了,每天晚上我都会做梦梦到它,感觉像是它在埋怨我这个主人不负责,没有照顾好它,其实我也没有特别的要求,只求大师可以让我不要再梦到它。”

    “梦到它是噩梦?”华谨问。

    “谈不上噩梦,但是很诡异,而且总是一个场景。”

    “您能具体描述一下这个梦境么?”

    “昏暗的房间里,充斥着一些淡淡的蓝色薄雾,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四周的一切和我家里的卧室陈列一模一样,不,准确的来说梦境里的房间,就是我的卧室,但是卧室的房门每一次都是虚掩着的,我只要认真去看虚掩着的房门,它就会从外面走进来,跳到床上,然后蹲坐在我的脚边,奇怪的是我在梦境里动弹不得,也没有办法不去看它,它延伸很凶恶,像是掠食动物在盯着猎物那样,双眼散发着幽绿色的光芒,总是会和我对视一阵,然后舔我的脚趾。”

    “你知道么,这种感觉很奇怪,它就这么一直舔我的脚趾,舌头上的倒刺,和我脚趾的皮肤摩擦,发出那种呲呲的声音,很真实的感觉,每一次我都能感觉到疼痛,然后不知不觉就会睡着,更奇怪的是,这几天做这个梦,只要早上醒过来,都能发现脚趾上会有一些细微的伤口。”

    “所以张小姐,您是担心您梦里的事情,实际上是真实发生了对么?”

    “有这个担心,但感觉不可能,因为这太诡异了。”

    “请问,您的家里有什么毛绒玩具么?”

    “有,我的床头柜上就有,房间里还不少呢。”

    “好的,那我知道了。”华谨微微一笑,从一旁的抽屉里又拿出了一块无事牌,递给张小姐说:“张小姐,这块无事牌您最近几天贴身佩戴就行,如果方便的话,明天或者现在,能不能带我去你家看看?”

    张小姐停顿了一下,思索了片刻道:“那就现在吧,我今晚想睡个好觉。”

    华谨点了点头,随后叫我拿上他的公文包准备带我一起去,可这个时候,张小姐却说不让我去,就是看我不顺眼,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下午我说错话得罪了她。

    我是真没想到这个张小姐这么小家子气,我还不稀罕去呢,在店里耍手机玩游戏不香么?

    华谨两人走了,我玩了一会游戏,便坐在电脑跟前查看网上的招聘,工地那边因为工资的关系开不了工,我总不能不找工作。

    虽说华谨不嫌弃我,可我也要赶快找到工作才行,没有工作我连租房的底气都没有,至于问家里要钱的话还是算了吧,我爸妈都是下岗职工,赚钱也不容易,反正我不会轻易给家里开口。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我急忙起身跑到电话跟前,笑着接通:“您好,黑白办事处,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华……华大师,你快来救我,快来救我!无事牌碎掉了!碎掉了!啊!闪开!”

    仅此一句,电话就嘟嘟了两声没了声音,而我脑子里不断回荡着这个声音,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感觉到一阵后怕,因为这个电话里的叫声正是上午的那个马宝国,他是歇斯底里,竭尽所力的嘶吼,似乎是在面临极为恐惧的事情。

    我突然一个激灵,着急忙慌的拿出手机给华谨打电话过去,可这事情就是这么离谱,越是着急电话就越是打不通,也不知道华谨为什么不接,老是占线。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