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5章 诡异遭遇
    电话一开始是占线,到最后直接关机了,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在店里走路转圈,脑子里总是不自觉的去想象马宝国所经历的画面,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是着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直到半个小时之后,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了电话,是华谨的声音,他说手机没电了,现在是用张小姐的手机,问我怎么回事,还说刚才在忙,没有功夫接我的电话。

    我把马宝国的求救电话告诉华谨,他让我打车到文化路口与他汇合,然后就挂了。

    拿上钥匙,匆匆锁了店门之后,我打车来到文化路口,在这里等待了几分钟,看见了华谨。

    他手里拎着一个白色的布袋,大概有半人大小,布袋上面还有一些红色的纹路,给我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更加奇怪的是华谨走上来之后,我感觉周围的气温都降低了不少,不自觉的大了个冷战。

    “拿着,在我回去之前,不管这里面的东西怎么动弹,都不要打开,我去看看马先生,你回去吧。”华谨把东西递给我,然后就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

    这布袋拎在手里,轻飘飘的样子,我好奇里面是啥,还用手捏了捏,很软,感觉像是海绵。

    说来也奇怪,华谨离开之后,我在文化路口等了好久,才拦下了一辆出租。

    “哟,小伙子,你肩膀上的小猫挺好看的,是那种宠物猫吧?我刷到过视频,是什么美短对吧?”

    刚坐到后座上,司机一句话就吓了我一跳,也感觉肩膀有点沉,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肩膀,可肩膀上什么都没有。

    我感觉不对劲,可也没说什么,假装镇定的坐在座位上,眼睛朝着后视镜瞟了过去,这一看,让我汗毛直立,头皮发麻……

    那后视镜里,我的左肩上,真的卧着一只巴掌大小的小猫,黑白相间的条纹,就是美短的那个品种。

    “去哪,小伙子?”

    “建业路,黑白办事处。”我失神的回答着,再次看向后视镜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我如坐针毡,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可偏偏这司机挺喜欢小动物,问我你这只猫花了多少钱买的?在哪里买的?说县城的宠物店都没得卖吧,是不是很贵之类的。

    我的心突突跳着,真感觉到了害怕,这太诡异了,我确定刚才不是幻觉,可我肩头哪里有猫?

    我很想怼出租车司机一顿,要他不要乱说话,可仔细一想,司机跑车不容易,而且是夜班,要是听了什么诡异的事情,也会吓到自己,所以我不说话,强忍着心头的惧意回到了店里。

    打开灯之后,我把布袋随手丢在了沙发旁边,用手来回摸着肩膀,心里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该不会是华谨去了一趟张小姐家里,她家里的灵跟着华谨一起出来,到了我身上吧?要是这样的话,那我是不是也会梦到猫舔我的脚趾?

    哪怕我是无神论者,在遭遇了这种事情之后,心里也还是犯嘀咕,我目光落在了布袋上面,本能感觉里面的东西有问题。

    我虽然好奇,但是我听劝,毕竟听人劝吃饱饭嘛。

    华谨不让我打开那我就不打开,自我安慰了一下,我躺在沙发上刷手机视频,没一会儿就有一股困意袭来,看了看表,才晚上九点半。

    可又一回头的时候,发现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一身民工打扮,似乎也是干工地的,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被他看的浑身发毛,不由自主的大声问道:“你谁啊?瞅啥瞅?”

    这个男人没有理会我,而是转身指着一个方向,我奇怪的走到门口,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马路北边有一条东西道路,道路的正北,是一个施工工地。

    “那边咋了?”我问男人是怎么回事,可回过头来的时候我都惊了,那个男人居然消失不见了!

    他就是那种凭空消失,平常人要是走路一定会有声音。

    我吓得不自觉后退一步,也就在这时,一阵呲呲呲呲的声音,突然从我的身后炸起,我急忙回头看去,看到了一只猫!

    没错,之前我在后视镜里见过的!

    就是那只黑白相间的美短小猫,它的前肢不停的抓挠着布袋,爪子和布袋摩擦才发出的声音!

    我顿时就炸毛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大步走到布袋跟前,一脚踢了上去,同时骂道:“奶奶的!让你缠着我!”

    可我这一脚踹出去,居然踹空了,因为用力太大的关系,整个人都仰面摔在了地上。

    下一刻,我突然浑身一个激灵,猛地直起了身体,大口喘着粗气,这才发现原来我是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睡着了。

    我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抹掉额头上的冷汗,我长长吐了口气,摸出来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才稍稍安定下来。

    我感觉特别奇怪,是不是今天听了太多诡异的事情,神经大条了,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而且做梦也非常奇怪,那种真实感就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回想起来就一阵头皮发麻。

    呲呲呲呲……

    也就在这时,那种奇怪的声音又出现了,我急忙翻身看布袋,发现布袋里面有东西在动,呲呲的声音就是从里面发出来的。

    我被这一连串诡异的事情弄的神经敏感,下意识就一脚踢在了布袋上面,就像踢到了棉花一样,把布袋踢到了大厅中央去,而布袋里面也再没有任何动静了。

    滴滴滴汽车鸣笛的声音响起,我朝着门口看了一眼,华谨从一辆出租车上走下来。

    “华谨。”我叫了他一声,想问问他我做梦以及小猫的事情。

    可华谨走进来之后,脸色十分难看,倒了杯水一饮而尽,不甘心的说道:“马先生跳楼死了。”

    “啥?”我吃惊的看着他。

    “明天你赶紧找房子,别住在这儿了,我也被盯上了。”

    我不理解华谨的话,问他怎么回事,被什么盯上了,可华谨没有回答我,而是认真看着我说:“你别管了,你不需要知道。”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