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8章 突兀的照片
    来到了应聘的工地之后,见了经理简单聊了聊,他对于我所学的知识还是很肯定的,我都以为要成了,没想到他半路上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告诉我回家等消息,其实应聘的话,只要听到这个消息也就凉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离开工地办公室之后,我辗转骑着共享电车在街上溜达找工作,其实我也挺挑的,工资低的看不上,工资高的没能力,也就卡在中央了。

    一上午的时间,没什么收获,快中午的时候我买菜回到了住处,正好碰到来水,便急急忙忙的拎着桶接水,也是这个时间,我见到了这栋楼四层的所有住户。

    除了傻子和开门关门的傻缺之外,还有一对中年夫妻,再有就是傻子的哥哥了,他们三个算是我见到的正常人了,来了我这个生面孔,免不了聊天,等停水之后,也大概有了一些了解。

    傻子的哥哥叫胡星光,平时也是打零工的,没办法,他有个傻子弟弟要照顾。

    那对夫妻真名叫什么我不知道,男的让我叫他涛哥,女的让我叫梅姐,俩人是四处干防水治漏捅下水管道的,今天没活儿也就歇着呢。

    得知我是大学生,而且会在工地上出设计图之类的,他们就夸我是文化人之类的,听得我也怪不好意思。

    我一边洗衣服一边和他们闲聊,这时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华谨,接通之后询问我房子租到了什么地方。

    我回头问了一下涛哥,他回答说是化肥厂的家属楼,我也就告诉给了华谨,可谁知道华谨一听,就大声骂了我一句傻叉,还让我吃了午饭去黑白办事处找他,说让我退了房子,下午带我一去租个房子,我们两个合租。

    我还想说话,但是华谨把电话给撂了,再打给他也不接。

    没办法,我简单吃了午饭之后,骑共享来到了店里。

    华谨正在扫地,看到我之后,就气呼呼的骂我,说我没出息,还说他给我的钱,算上我那一天的工资也有四千块了,我就不会找个好点的地方租。

    很明显,华谨知道大舞路的化肥厂家属楼,也知道那里的环境,但是被他骂得跟孙子一样,我也很委屈,很不服,更窝火,所以我俩吵了起来。

    一言不合,我提起了华谨大学时候他女朋友的事,这下他彻底躁了,冲上来给了我一拳,打的我顺嘴流血,还一脚把我踹在了地上。

    我没有再还手,因为我也认为自己说话有点过了,只是气呼呼的坐在地上不说话。

    华谨的女朋友大学时候坠楼出事,他没能坚持到消防队到来,眼睁睁的看着女友死在眼前,对于他来说,这是一辈子都抹不去的伤痛,而我言语激烈,揭他的伤疤,他这个反应倒也正常。

    听着华谨呼呼粗重的喘息,我感觉自己真不是个东西,给他道歉说对不起。

    “我用不着你给我道歉!你活该!我就告诉你!你活该混成现在这样!”华谨还在生气,大声叫嚷着,他大步走到我跟前,气呼呼的叫道:“你说你,第一次找到的那个工作不行吗?人家建筑商的女儿看上你,要你入赘,怎么就不行,你以为你现在为什么找不到工作?就是因为你拒绝了人家,你当人家那些有钱人不要面子的?况且你还当众拒绝!”

    “华谨,你过分了啊!”他这么一说,我也生气了,抬头盯着他,好嘛,我揭他伤疤,现在他就揭我伤疤。

    不过我们都是冷静的人,华谨也意识到说话过分,又改口说大舞路化肥厂家属楼的事,他说那个家属楼不干净,让我不要去住,还拿着桌子上准备好的录音带和档案袋丢给了我,让我自己听自己看。

    因为档案都是总结,所以我先听录音,但因为是录音带的关系,也只能用录音机来听了,打开之后,就听到了两个男人的对话声。

    “王先生,电话里您说您遭遇到了奇怪的事情对么?”

    “对,非常奇怪,这是照片,我先声明,照片是我什么时候拍的,我都不记得了。”

    “照片没有什么异常呀。”

    咔的一声,华谨按了暂停键,看着我说道:“我先告诉你,这段录音绝对真实,这个调查也一样真实,调查这件事情的是我哥,客户是咱们县城现在的首富王铁发,不过当时他还是个穷光蛋。”

    一听华谨这么说,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因为我所住的房间,王铁发就曾经住过,我从华谨手里抢过来录音机,打开继续听。

    “照片有异常,先不说我昨晚相机就在租房里,就是照片上的画面,华大师您看,我租房的后面是有着一排瓦房的,可是照片上这排房子着火了,而且很大的火,您看,还能看清楚有人在呢对吧,可是房子还是好好的,这么大的火,房子都该成灰烬了吧?”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不由一紧,那张照片我昨晚还看了。

    “能给我看看这个日期的其他照片么?”

    “诺,都在这里了。”

    “当天我拍照片,都是夜景,我也记得都是夜景,怎么就洗出来的时候,就莫名其妙冒出来这么一张着火的照片呢,华大师,这也不是p的。”

    “可以看得出来,的确不是p的,而且所有照片中,只有这一张照片,景象转换的很奇怪,不过王先生,您也不用紧张,我先调查调查,然后再通知您,在此之前您最好先搬离那里。”

    “好好好,我知道了,谢谢华大师,有什么线索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请您放心。”

    录音就此结束了,虽说没有听到什么恐怖的事情,可很明显,奇怪的地方就是那张照片,我抬起头来,一脸麻木的看着华谨问道:“真不真啊,我租住的房间,就是王铁发当年住过的,而且如果录音没错的话,我看到了那张着火的火灾照片,还问了房东一嘴,房东也不记得有火灾。”

    “你说你看到了那张火灾照片?”华谨狐疑的看着我,拿起了档案袋,随后从里面抽出了两张照片说:“那就奇怪了,当年这张照片只有两张,我哥都保存在档案袋里,因为王铁发的女朋友被烧死的时候,连同相机和底片也一起被烧毁,不可能再洗出来第三张!”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