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11章 元宵火焰
    回去的路上,华谨说要走访一下排房区域,确定那边真的没有灵能再说,毕竟这事情关乎到我,自己人的事不能含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先和华谨到了河滨小区租房这里,把东西放下,整理打扫了一番。

    华谨租的房子是两房一厅,我俩一人一个房间,化肥厂家属楼的环境和这里简直没得比,等一切都收拾停当之后,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华谨叫了一些外卖,让我帮忙翻找他哥哥留下来的东西,看看有没有关于403房间的线索。

    我这才知道,那些盒子里的档案录音笔什么的,大部分都是华谨哥哥的,华谨像是接手黑白办事处没多久的时间。

    “对了,华谨,咱哥呢?去哪里了?”我一边翻看着一边问。

    华谨没有回答我,只是在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手掌略微停顿了一下。

    他不想说,我也不再多问,也就在这时,华谨拿起了一根录音笔让我找11年2月17日的档案。

    档案号:110217

    代号:元宵火焰

    委托人:李国昌

    职业:石子场工人

    这个档案很奇怪,只有代号和简单的信息,调查记录和结果上面都是一片黑色的涂鸦,像是故意抹掉的。

    我问华谨怎么想到这个档案的,华谨说他无意间翻看过,因为黑色涂鸦挡住了记录和结果的关系,所以记得很清楚,而这个事件与403有点关联,因为出事的那个人,就是排房那边的住户,他听他哥哥讲过。

    “好在,我没拿录音机,这次是录音笔,听听看吧。”华谨吐了口气,打开了录音笔。

    刺啦刺啦……

    “元宵节那天吧,晚上厂里加班,我卸完石子回家大概是凌晨一点半,我们那一片的胡同里很黑,也没有路灯,而且七转八转的挺长,一开始我也没觉得奇怪,就这么走,可是走了好久,按照平常的速度,我早就到家了应该,但还在原地打转呢,那种感觉特别奇怪,肯定是灵打墙。”

    “其实这种事以前听说的挺多的,按照以前听别人说的,遇到这种事情得站在原地破口大骂,我就在那骂,也没什么效果,然后就听到呼的一下,看见前面有火光,我就跑过去看,可转过胡同之后,就看到了那种,怎么解释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wap.kanshushi.com

    “李先生,您尽可能的形容一下好么?”

    “好好好,看见了一个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个浑身都充满了火焰的人,那个人就好像是那种被火烧着一样,全身都烧着,可是他根本不觉得烫,而且很淡定的那个样子,也看不清楚五官,就这么慢慢朝着我走上来,每走一步,地面上都能留下一个着火的脚印,对,我还听到低沉的吼叫声,就跟猫咪的那种呼噜声音一样。”

    “他看到我之后,就追我,跑着追的那种,我当时快吓死了,扭头就跑,也不记得转了几个弯,跑了多少路,就到了家门口,然后回过头去的时候,那个着火的人就没了踪影。”

    “咱们也都是老实人,我回头和我老婆说的时候,回头想了想,万一是那个人身上着火了,找我求救呢,我心里不舒服,一个人拎了一桶水,打算找找看,万一是人家要找我求救呢,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可谁想着火的人没找到,看见了那个东西。”

    “李先生,您看到了什么?”

    “当时我转过胡同,又回到了灵打墙的那个地方,看见了一具白骨,就是那种骨架,一点皮肉都没有的那种,正月十五嘛,月亮很亮,我被吓到了,我奇怪啊,你说人着火了是吧,就算被烧死了,前后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怎么就能被烧成骨架呢,就算是骨架,那不也应该烧成火葬场那种样子么。”

    “那后来呢?”

    “后来我报警了,然后调查调查说是什么假的,标本之类的,可你说要是假的,我看到的那个着火的人,他不是假的吧?你说我也没精神病,我想不通。”

    “那这两天呢?还有遭遇过奇怪的事情么?”

    “这两天倒是没有,就是老做梦啊,总是梦到那个着火的人追我,可能是我的心病吧。”

    “好,我知道了,李先生,您先回去好了,这件事情我会好好调查一下,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录音到这里结束了,又是一个诡异的事情,这个李先生遭遇了着火的人追他,听上去还是有点奇怪的。

    我正准备说话,看到华谨又拿起了另外一个录音笔,这才凑上去看了看,原来这个事件的录音有好多个。

    “好了吴大婶,我们可以开始了。”

    “吴大婶,您有在听么?能具体描述下李先生身亡时的景象么?”

    “啊,不好意思啊,我走神了,我丈夫他,他很信任你,所以我觉得大师应该有办法调查清楚状况,我丈夫他不能死的这么不能不明白。”

    “吴大婶,您放心,我尽力,您说吧。”

    “只有从你店里回来的那天晚上,挺正常的,接着第二天,他就又开始做梦,还是梦到那个满身火焰的人追他,但是这一次开始他做梦越来越奇怪,我们晚上睡在一起,他的体温很烫,就像是发烧的那种烫,还出汗,体温很高,但也不是发烧,因为只有睡着的时候才会烫,我每次叫醒他没一会儿的时间,体温就恢复正常了。”

    “第三天晚上,还是和往常一样睡觉,他还是很烫,这一次和之前不同,他突然跳了起来,就穿着一个裤衩跑到了外面,前段时间返冬嘛,外面还下着雪,一开始我以为他是去厕所,可是听到了一阵阵痛苦的嚎叫声,我也立刻出去,就看到他浑身发红,红的发紫,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那种红,他说他好热,让我去找水,但是冬天水管都被冻上了,根本没水,就我找水的这个功夫,听到砰的一声,然后再到院子里的时候,他着火了,而且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就吓得双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您是晕过去了对么?”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