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14章 求助的睡衣男
    经过他们俩的交谈,我才知道,当年这件事情上,竹子命悬一线,那个东西也怕了,所以就消失了,也无法再被检测到,随后华宸的团队遇到了更重要的事情,便着手处理其他事情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年华宸是这么跟我说过的,其实跑了就跑了,不要再出现就好了,可是没想到又出现了,再次出现的时候,我联系不上华宸,所以我只能自己来报仇,现在的情况,比起几年前更加复杂了。”

    “怎么说?”

    “你哥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当时居住在排房这里的人没这么说,起码还有二十多户,可是现在算上我也就三户了,而且我只敢居住在靠近大路的边缘地区,以前那东西还是挺隐晦的,现在胆子都贼大,到了晚上,里面就是乱糟糟的,我记得里面住了一对老夫妻,这两人很奇怪,他们什么也不怕,最重要的是那个东西不攻击他们。”

    “来之前我们采访过那位老大爷了,通过交谈,我个人感觉他的脑子有问题,恐怕也命不久矣了,其实灵也不傻,即将油尽灯枯的人,它们也不会浪费什么功夫,阿凤姐,我们两个回去准备一下,今晚八点直接就行动了,但是您记住,今晚不管怎样都不要开门,明天上午我们回来找你的。”

    说到这里,华谨带着我起身,我俩都走到门口了,梅小凤才急忙说道:“华谨,你们两个可以么?当年你哥哥他们可是七个人,都还被那东西给跑了……”wap.kanshushi.com

    华谨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侧目自信一笑,开口说道:“放心吧凤姐,我比我哥,厉害的多。”

    其实这一趟走访,我们没有拿到多少有价值的线索,华谨也告诉我说,走访调查最大的目标,就是找出灵,因为有些灵是非常隐蔽的,如果不找到有价值的线索和信息,是无法追寻踪迹的,而现在就好办多了,既然灵的胆子都大了,到了晚上就在排房区里闹腾,那就不用那么麻烦的去找了。

    随便吃了点饭,我跟着华谨回到黑白办事处拿东西,可刚开门不久,那辆熟悉的mini停在了门前,张小姐来了。

    今晚的张小姐,穿的很时尚,上身穿着一字肩的衬衫短袖,下身搭配着一件黑色真皮短裙,背着红色的小皮包,戴着墨镜。

    走进来之后,张小姐直接无视我,大声叫道:“华谨,交房租了,你今天为什么没转给我?”

    华谨这才匆匆跑出来,一脸不好意思的给张小姐赔礼道歉,说今天忙事情给忘记了,这才拿着手机转账,我这才明白,原来我和华谨租住的河滨小区,是张小姐的房子。

    “好了,那我就走了,你们记得啊,不要在我的房子里乱搞,不然我随时都不会让你们租的。”

    送走了张小姐,我说华谨怎么租她的房子,虽然这张小姐挺漂亮,可因为我们之间有误会,所以她对我有意见,我对她也一样,不过华谨一句话噎死我,说住其他地方的话,让我掏房租。

    半个小时之后,华谨收拾好了,他背着一个书包,至于书包里都装着什么我不知道,就在我俩准备离开的时候,店门口又出现了一个人,而这个人的出现,让我始料未及!

    来人是化肥厂四楼楼梯口的那个开门关门的傻缺男人,依旧穿着他的白色睡衣,眼圈也依然那么黑,看上去严重缺觉,他神色恍惚黯然,怔怔的看了我们好一阵子才说:“是房东让我来找你们的,帮帮我。”

    我和华谨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华谨有点着急,似乎背包里的东西有时间限制一样,他让我留下来记录一下,说等他回来,排房的事情他自己处理就行。

    其实我很想见识见识那个东西,毕竟没见过,也充满了好奇心,可现在也没办法,只能留下了。

    华谨走后,我也开始了他交待的工作,为了方便记录,我直接弄了个表格给他填,虽然感觉他关门开门的行为傻,精神状态不好,可人家是真不傻,最起码日期名字等等都写的很准确,字还挺漂亮。

    “你听我说啊,我告诉你……”

    “别着急。”我摆手打断他,打开了录音笔说:“现在可以说了。”

    睡衣男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推到了我的面前,首先就看到了照片的日期,居然是和火灾照片一样的日期,07年7月21日,我一下子就懵了,因为这张照片上的内容太多了,一时间让我无法反应过来。

    照片拍摄的角度,依旧是在403房间里,但是拍摄下来的内容,除了排房那边的火灾之外,最明显的还有一个人坠楼,就是从相机跟前坠落,也恰巧被拍摄到了,那一瞬间刚好定格了下来,坠楼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眼前的睡衣男,因为他的白色睡衣和凉拖,真的很明显。

    “照片上是我,我,我没有跳楼,而且日期你看看,是是是07年的……我怎么可能在07年就坠楼了呢。”睡衣男很激动,早就没有了之前安稳的样子,哆哆嗦嗦的说话,神色十分慌张。

    “照片是从哪里拿到的?”

    “不是,今天房东不是摔倒了么,脚崴了,她叫我替她打扫你住过的403,我翻抽屉的时候,就看到了这张照片。”

    “你说什么?你从抽屉里拿到的?”

    “对。”

    他说的我都惊了,抽屉里的照片,我前后看过两次,哪里有这张照片,这太特么奇怪了吧!

    “你看看这个,这个他是不是你。”睡衣男忽然站了起来,指着照片上排房火灾的一处院落说,我抬头白了他一眼,照片上怎么可能有我呢,可随着他指的位置看过去,我内心咯噔了一下,在那燃烧的排房中,一个院落的位置,虽然看上去很小,可那影子倒真的像我!而这个院落,就是我今天和华谨去过的老夫妻家。

    我的呼吸也不由自主急促了起来,这些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奇怪,越来越离谱了,直到睡衣男问我怎么办之后,我才回过神来。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