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15章 华谨托梦
    怎么办?我哪里知道怎么办?这事谁不是第一次经历?

    我问他是怎么知道我和华谨在这里的,他说是打听的,还说是房东告诉他的,因为几年前的时候,一个和华谨长得很像的青年,去家属楼那边采访过她,当时说的就是黑白办事处,然后他顺着一打听,就找过来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猜测房东老太肯定知道点什么,就是不愿意说罢了,不过现在的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下只能等华谨回来才行。

    我告诉睡衣男,让他等华谨回来,睡衣男说可以,不过他去上了个厕所之后,回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再次恢复成了一副傻缺模样,只是告诉了我一声他先回去睡觉了,然后就这样一步一顿的走了。

    我真的很奇怪,怪异的看着睡衣男的后背,等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就那么一晃眼的时间,我似乎看到了睡衣男的身上还有一道影子一样,可就是这么一晃眼,什么都不见了。wap.kanshushi.com

    说来也奇怪,睡衣男走了没多久,我就感觉到很热燥,风扇都不够用了,直接开了空调,坐在沙发上盯着照片看。

    其实这件事情最诡异的就是照片了,抽屉里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照片,合理的解释就是有人放进去的,房东老太吗?如果是她的话,她的目的是什么,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这样做的意义在什么地方?

    想不通,我也理不明白,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十二点多,华谨还没回来,我也没得办法,只能关了店门,在店里睡觉。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因为是在沙发上睡觉的,所以睡得特别难受,听到有人拍卷帘门我才睁开眼睛,浑身都疼,看窗外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大亮,都早上七点多了。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以为是华谨回来了,可拉开卷帘门的时候,居然是张小姐。

    今天的张小姐又换了一身装束,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披着长发,她看到我态度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问我华谨在哪。

    我告诉她说,昨晚华谨离开之后,就没有回来过,要不是有客户突然上门,我也会跟着去。

    听到这里,张小姐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突然蹦出一句话,说华谨可能失踪了。

    我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张小姐这么一说,还真让我有点担心,昨晚八点以前华谨就走了,现在都七点多了,将近十二个小时的时间了,华谨都没有回来。

    不对啊,张小姐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告诉你,昨晚华谨给我托梦了!”张小姐环抱着双臂说:“要不然你以为我一大早来这儿做什么?看你这张臭脸?”

    托梦这样的事情我经历过一次,所以说不信那是假的,可能是因为我昨晚睡得不好,所以华谨没给我托梦,转而给她托梦,又或者是张小姐和华谨,本来就有什么秘密?

    我立刻掏出手机联系华谨,但是不管怎么打他的手机,都是不在服务区,这个时候我终于意识到,华谨可能真的失踪了,这种失踪真的是太可怕了,就在昨天我们还在说华宸等七人失踪的事情,今天华谨就失踪了。

    “一直都不在服务区,张小姐,你能具体描述一下昨晚的梦吗?”我回头问道,为了方便直接打开了手机录音,和华谨待得几天时间,我也习惯了录音。

    “在梦里就是我在家里吃饭,有人敲门,开门之后是华谨,他说他可能回不去了,让我告诉你,然后就没了,你打电话联系上了么?”

    我摇头表示没有,紧绷着嘴唇来回踱着步子,思索着该怎么办,我当然清楚华谨是在排房那边失踪的,可能他的失踪和竹子哥如出一辙吧,趁着时间还早,我得赶快去找阿凤问问看。

    我和张小姐一起锁了门,知道我要去找华谨,张小姐也想确认这托梦到底是不是真的,要和我一起去,她开的车倒也方便。

    没有拒绝,我俩一起来到了阿凤的住处,然而阿凤家大门和屋门都敞开着,院子里屋子里到处都是倾倒的家具,破碎的茶杯瓷碗,可就是不见阿凤的踪迹,似乎昨晚这里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

    “这是谁家啊,看起来不像没人住,这么乱。”张小姐一脸嫌弃的样子,捏着鼻子说。

    这一下,我彻底没了方向,扶起来院子的椅子,慢慢坐了下来,如果华谨当真失踪的话,那么很有可能,阿凤姐昨晚也一起失踪了,甚至说遇害了,这边距离那对老夫妻的住处还有很远,他们恐怕也不清楚。

    “你坐在这儿发什么呆呢,走不走?不走我就走了。”张小姐没好气的看着我。

    我点头示意让她走,打算再去化肥厂家属楼看看,我得好好去问问房东老太,真希望她可以有什么线索提供一下,华谨是否真的失踪,还需要等两天才知道,我也相信他,只要他没事,那么阿凤姐一定会没事的,他一定会保护阿凤姐。

    走出排房区的时候,我以为张小姐已经走了,没想到她开车靠近了上来,还打开车窗让我上车,随后问我华谨到底有没有失踪,还问托梦这些事情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按照华谨给我解释的方式,告诉了她一些灵和灵能这种事情,但她也不相信,随后我让她送我到化肥厂家属楼之后,就和她分别了。

    再次来到四楼,到了楼梯口,睡衣男的房门再一次打开了,他还是那个打扮,那个神态,跟傻缺没区别,怔怔的看了我一阵,不等我说话,就后退一步,重重的关了门。

    我习惯了睡衣男这个样子,直接来楼道东边,不过靠近这边之后,就能感受到一股股的冷风,那种冷风刺骨的,让我一下子就消去了大半的热燥。

    房东老太因为崴到脚的关系,在房间里老老实实待着呢,我推开门的时候,她回头看着我,点头笑了笑,双眼眯成了一条缝。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