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20章 及时雨
    火势越来越大了,院子里也被引燃了,烟气很浓重,呛得我非常难受,不断的咳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个时候,张小姐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紧张的问我怎么回事,问我该怎么办,为什么不打开大门跑走。

    我呛得满眼都是眼泪,找了两块湿布用水湿润之后,递给了她一块,大声告诉她外面有火人,听到火人这两个人,张小姐的脸色瞬间变得一副惨白,连连摇头大声说道:“难道咱们两个都得死在这里吗?我不想死!”

    谁想死呢?我也不想死,可是打开门就能撞到火人。

    “林志武!”张小姐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神色坚定的说:“横竖都是死,我们和火人拼了!”

    说完,她拿着一把铁锹递给我,自己拿了一把大扫帚。

    是,我点了点头,反正横竖都是死,要么被烧死,要么被火人弄死,反正都这样了,和那东西拼了!

    可能是张小姐的言语激到了我,遏制不住心里的冲动,我把湿润的布绑好,大步来到大门口,把东西全部挪开。

    这一刹那间,大门轰然打开了,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三个火人就在我面前,二老也已经被烧得没了人样,变成黑乎乎的样子,和那个火人一起,慢慢走了进来。

    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我去你大爷的!”我大吼了一声,挥起铁锹狠狠拍在了第一个火人的脑门上,就听得嘣的一声脆响,我整条手臂都发疼,可是所攻击的火人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依旧走了上来,燃烧着火焰的手掌,眼看就要抓到我了。

    这个时候,张小姐也大叫着冲了过来,用扫帚使劲把这个火人给推开了,同时大声告诉我说别用蛮力大,推或许会好点。

    我急忙后退出来,和张小姐肩并肩站着,只要这东西走过来,就把它推出去。

    “张小姐,我记得里有一面大镜子,搬出来对着他们。”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华谨的声音,急忙回头看过去,就见房顶上站着一个人,火光下脸色映衬得蜡黄,正是华谨。

    “华谨!你可算出来了。”我惊喜的笑了起来,张小姐也跑进了屋子里。

    华谨没有说话,手里提着一个矿灯一样的东西,突然打开之后,一道极白的灯光落在了这三个火人的身上,不知为何,这三个火人很畏惧这个灯光,但是却无法脱离这个灯光的束缚,只能在原地挥舞着双臂挣扎。

    此时张小姐抱着一面镜子跑了出来,长方形的镜子,足足有一米多高,我拉过镜子放在了面前,镜面正对着眼前的三个火人。

    顿时,火人身上的火焰消失了,一团团的黑雾从身上飞出,疯狂的朝着镜子飞过来,在接触到镜子之后,黑雾就好似被镜子吸收了一样,没入镜面之中消失不见。

    我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等火人彻底消失不见,黑雾也无影无踪之后才回过神来,这个时候的华谨从房顶跳了下来,一把抢过我手里的镜子,就这样狠狠推倒在了地上。

    噼里啪啦!

    镜子落地,立刻摔了一个粉碎,碎片散落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的火光完全消失不见了,一轮明月和无数星光都在夜空中。

    “这!怎么回事啊?不是着火了吗?”张小姐率先发出了疑问。

    我也是懵逼状态,来回看了看四周,这里的确是老夫妻居住的院落,可是院落里到处都是杂草和蜘蛛网,完全没有人居住的痕迹,疑惑的回头看着华谨,他一脸淡然从容,开口说道:“走吧,回去的路上再给你们解释。”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说完这些,华谨率先走了,我可不敢继续逗留,和张小姐一起急忙跟上了他的步伐。

    回去的路上,华谨向我们解释了排房区域所有的疑问。

    华谨说见到那对老夫妻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一对老夫妻居然住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不符合常理,包括随后我们见到了第二户的那个男人,以及梅小凤,他们其实早在前些年都去世了,这一点华谨通过警局的朋友调死亡证明得到了作证,所以华谨很清楚,整个排房区域现在就是无人区,偌大的区域里根本没有任何一户人居住了,至于偶尔能看到的灯光,都是灵在作祟,为的就是吸引活人来到这片区域,然后再进行害人。

    昨晚,华谨来到这里之后,就陷入了这一片幻境当中,他之所以没有离开,是想在幻境里找找竹子哥,可惜他没有找到。

    他想把这里的灵一网打尽,但这些灵看到他就惧怕,所以他需要诱饵,这个诱饵本来是我,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办法给我托梦,只能托梦给张小姐了。

    值得一提的就是梅小凤了,哪怕是已经死去了,她也依旧保持着善良,昨夜在幻境里,帮了华谨不少。

    华谨来之前,已经超度了梅小凤,也就是说现在的排房区域,所有的灵都已经处理完了。

    听完这些解释之后,我都惊了,我居然不知不觉中接触了那么多的灵,但还好,最起码解决了,我们也是安全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弄清楚了火灾照片和化肥厂家属楼那边的事情。

    张小姐把我俩送到黑白办事处,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她一个回去了,我则坐下来和华谨说化肥厂家属楼的事,还给他听我与房东奶奶的对话录音。

    录音当时我没听到别的声音,但是在录音播放出来的时候,我听到里面有很多杂音,还伴随着一个女人幽怨的声音,我知道这个声音就是蓝蓝的。

    华谨说化肥厂的灵如果没有缠着我的话,这事就这么算了,因为他感觉以他的能力,对付这个蓝蓝会非常棘手,因为蓝蓝的执念太深了,而且现在火灾照片这个事情也弄清楚了,本质上来说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也该是我真正考虑,究竟是入局,还是离开,如果是入局的话,那么我这后半辈子恐怕要一直和灵打交道了,所以现在放弃还来得及。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