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25章 伸到脑子里
    我理解张媛媛,这种事情牵扯到自己的家人,任谁的脸色都不会太好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回去的路上,张媛媛问我怎么办,或许就是因为她二叔和赵珂之间的这种关系,才会让赵珂缠着。

    我就是一新手,什么也不懂,回到办事处之后就和张媛媛分别了,这些事情也只能等华谨再说了。

    午饭过后一点多,华谨打电话叫我去商贸城那边,还让我带上屋子里的手电,以及一面小镜子,还说东西在二楼放着。

    我是第一次上二楼,打开门之后都惊了,这二楼的房间里除了那种矿灯一样的手电筒之外,还有很多镜子,似乎矿灯和镜子就是华谨除掉恶灵的手段了。

    在商贸城见到华谨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谈话,这老人是马宝国之前的房东,出了马宝国的事情之后,也知道屋子里不干净,对于华谨能出手相助,那是感恩戴德。

    我们简单和这个房东聊了一阵之后,拿上钥匙就去了楼上。

    商贸城的老楼一共只有四层,十分老旧,即便是大白天的,进入楼道里都显得很黑,稍微发出点动静,应声灯就能亮起来。

    房间的门外面,还有一层大铁门,上面锈迹斑斑,布满了灰尘,缝隙里面还有蜘蛛网,打开之后就落下来一层灰,就好像很久都没人居住了一样,但分明,之前马宝国还住在这里。

    开门之前,华谨让我拿着脸面大的镜子站在门口,正对着房门,一手还要我提着矿灯,随着哐啷一声,华谨粗暴的把房门推开了,屋子里顿时出现了一股凉气,迎面就落到了我的身上,我不自觉的了打个冷战,但紧接着就感受到手里的镜子,居然在自己摇晃着,似乎镜子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一样。

    不等我反应过来,华谨一把抢过镜子,狠狠摔在了屋子里,啪啦一声脆响,镜子四分五裂,变得粉碎。

    也是在这个时候,顺着矿灯的白色光柱看过去,我惊讶的看到了一缕缕的黑烟,黑色的烟气就好似什么东西烧着了一样,升腾过后就消散在空气当中,彻底不见了。

    我感受不到凉意了,奇怪的看着华谨,问他就这,这就结束了?就这么简单?

    华谨说没那么简单,真正害死马宝国的女灵不在这里,这只是一个小灵,算是女灵的跟班,女灵可不会轻易被这么除掉。

    我又问华谨害死马先生的这个女灵,到底是怎么回事,华谨则是解释说,那个女灵一般情况下只会在晚上出现,马宝国死后,最近晚上也不出现了,他已经弄清楚女灵的身份了,今晚如果不出现的话,那么后半夜,我们就去抄她老窝。

    锁上门,华谨给我递了一支烟,我俩一边抽烟一边下楼,同时还在说那个女灵。

    华谨说那个女灵生前叫范丽丽,是在商贸城门口小超市卖内衣的,死于十多年前,那个时候正是商贸城蒸蒸日上的时候,她的生意也如日中天,十多年前,零几年那会儿,她居然都买了一辆桑塔纳,那个时候能开上车,也算是牛逼角色,可惜啊,好景不长,买完车不久之后,商贸城上面巨大的广告牌坠落,不偏不倚就砸在了范丽丽的身上,她也就这么死了,来历就这样。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听完我不禁感慨了一声世事无常难以预料,谁能想到一个人正在财路上崛起的时候,突然会天降横祸呢。

    再次见了房东大伯之后,华谨开车带我回到了办事处,要听我调查的录音,不过这会儿他很不严肃,一边听还一边笑,同时还说张宝林这家伙不说实话,我也跟着笑了笑,不过这种事情也可以理解。

    “你没有拐回去再问问孙经理?”放下录音笔之后,华谨回头问我,我摇了摇头,他则起身说:“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你得拐回去问问看,我去问问看,你在家守着店。”

    说着说着华谨就出门了,我百无聊赖,坐在沙发上刷手机,也就这么干耗着。

    差不多到了晚上七点多,华谨还没有回来,我有点饿了,就去屋子里拿干脆面吃,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店里站着一个精神小伙,这小伙染着黄色头发,穿着一条牛仔长裤和一件白色t恤。

    我啃着干脆面,问他干什么的,买东西还是看运势,结果这小伙让我过去他跟前,我也没多想,走了过去。

    停在他跟前之后,小伙开口说道:“给你看看神奇的东西。”

    他的话刚刚说完,就伸手朝着我的脸上抓了上来,我本能想要叫想要动,可是喉咙里仿佛塞了秸秆一样叫不出声音,身体也是一片麻木,根本动弹不得。

    我皱眉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手掌,居然穿透了我的脑袋,甚至能够感觉到手掌在我脑子里来回搅动着,就好像是在洗鸡肠子,不对,是在洗猪肠子的那种感觉,还能时不时听到啵涅啵涅的声音,但是我就是没有任何感觉。

    可是心里真的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居然会有人做到无视皮肤骨骼,还无视人体组织,就这么把手伸到人的脑子里,而且还没有丝毫感觉,这要不是发生在我眼前,我就是当事人,就算是打死我都不会相信。

    好一阵子之后,小伙子才缩回了手,我真切的看到那小伙子手掌黏糊糊的,还拉丝,就感觉像是满手的透明润滑油一样,可是这润滑油之中有着一股子血腥味。

    “灵的世界不是你这样的凡人,可以随便就能踏足的,如果你嫌命长的话,就跟着华谨好好玩吧,如果你还想好好活着,那就离开他吧,做个普通人没什么不好。”

    这个小伙子说了一句话,而后嘴角勾起了耐人寻味的笑容,豁然转身,在我视线之中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我依旧不动弹,不能说话,就是笔直的站在原地,可是我的意识很清晰,我真的惊到了,这太特么诡异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