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28章 相识多年前
    我感觉像是拍在了人的肩膀上,又像是拍在了铁板上,特别凉特别硬,但真切的接触到了东西,我背后真的有东西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听到了一声细微的呜呜声,然后整个人落地,双腿一个不稳就跪在了地上,矿灯的灯光也恰巧抬高了一些,从我头顶投射了过去,此刻疼痛感和冰冷感消失,我最大的感觉才是害怕和恐惧,心脏突突突直跳,能感觉大大腿上的肌肉都在跟着跳动。

    我根本不敢抬头,就跪在地上快速向前爬,等我脱离了矿灯的灯光之后,回头看过去,就见灯光下,一团黑色的头发随风飘动着,毫无遮拦的暴露在空气当中,我看见了,这哪里是女灵啊,就是一团头发!

    竹竿又保持了先前的姿势,就跟他拉着一根绳子一样,紧接着,华谨小心翼翼的放下了矿灯,又拿着镜子走了过去,还示意让我一同过去,说等这家伙进了镜子之后,让我敲碎镜子。

    我来回看了一阵,捡了一块石头,避开漂浮在空中的那团头发,站在了华谨的身边。

    接下来,我看到了颠覆认知的一幕,那一团头发直接朝着镜子涌了上来,就好像是决堤的河水一样,汹涌澎湃,而且这头发好像有很多,大片大片的钻进镜子里。

    以前我也只是知道华谨会用镜子收灵,然后敲碎镜子,可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做,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这团头发看上去没多少,可实际上多如牛毛,密密麻麻一大片,持续了整整几分钟的时间,最后一根才没入镜子里,也是此刻,那镜子再一次剧烈的抖动了起来,我不等华谨说话,捏着石头狠狠砸在了镜子上。

    啪啦一声脆响,整个镜子碎裂掉了,华谨手中也剩下了一个镜框,我能听到空气中一些细微的嗷嗷声,接着就看到华谨和竹竿都脱力一样,仰面躺在了地上,我也跟着坐了下来,看着他们两个笑了起来。

    “真特娘惊险,你也不算笨啊志武,你那一下算是伤到了拿东西,看来你这阳血果然和传闻里的一样有效。”竹竿长长吐了口气,就这么躺在地上点了一支烟,继续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阳血的威力,你呢华谨?”

    “我也是第一次。”

    两人的话,让我十分无语,敢情他们都没见过别人使用阳血,那要是传闻不真的话,那我是不是就被那团头发给玩死了啊,不过还好,总算是阳血有效,这以后啊,我再遇到这样的灵异事件就不用怕,谁叫我的血牛逼呢。

    我们三个在这里休息了好长时间,才收拾好东西离开,回去的路上华谨开着车,我和竹竿靠在一起睡着了,等华谨叫醒我的时候,竹竿已经不见了,而我俩也到了租房的楼下。

    回到租房的卫生间,我和华谨先后冲凉洗澡,然后相互涂抹药膏。

    我是真没想到啊,其实我伤的也不算轻了,背后一大片都是青紫青紫的,后脑勺下的脖子上,还有一个红彤彤的手印,但不管怎么说,这个女灵算是除掉了,可同时呢,我也有些害怕蓝蓝了,华谨说蓝蓝比这个女灵厉害的多,所以想要除掉蓝蓝,那一准不是容易的事情,起码现在我们还不能动她。

    今晚这一觉,我睡的特别好,也特别舒服,只是早上的时候,我被一阵说话声给吵醒,起床之后发现张媛媛带着张宝林就在客厅里和华谨说话,华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了。

    我洗漱完毕,坐在华谨身边听张宝林说话,看得出来张媛媛和张宝林一大早就过来了。

    “哎哟华大师啊,您可真的要帮帮我啊,现在我哥家我都不能住了呀,之前说的肯定不是那样,她不怕我哥家里的东西啊。”

    “噢不怕啊,那就奇怪了,按照张先生,您之前所说的情况,她不应该缠着你啊,你和她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张先生,这事情你得说清楚,要不然我们可没有办法帮你呀。”

    “哎哟华大师,我怎么可能和她之间有什么呢,她就是缠着我啊,我头都大了。”张宝林说话间,还时不时的看看身边的侄女,似乎是顾及张媛媛在这里,不敢说实话一样。

    华谨会意,开口说道:“张小姐啊,你看我们都还没吃早饭呢,要不您出去买点?”

    张媛媛冷这个脸也不说话,径直站起了身体,拉开门就出去了。

    “张先生,您现在可以说了吧?”

    “哎,谢谢理解华大师,谢谢理解,哎……”张宝林长吁短叹一阵,说起了他和赵珂之间的事情。

    “我和赵珂,初次认识是在网吧里。”

    他这么说,我都惊呆了,网吧里认识?开什么玩笑,他们不应该是在出租车上认识么?

    “那是好多年前了,我当时还没有离婚,你们大婶啊喜欢打什么天龙八部那个游戏,家里又没有电脑,所以经常泡在网吧里,那个时候网吧比较乱,也不跟现在这样,未成年人不让进网吧,那个时候未成年人可以随便进入网吧,只要没人查就行,我记得那天晚上我给你大婶送棉袄,冬天嘛,到了网吧之后呢,我看到你大婶身边坐着一个小女孩,也喜欢玩那个网游,还和你大婶是一个大区的,两个人虽然年纪一个大一个小,可是却能在游戏上找到共同语言,看她们挺欢乐的。”

    “这个小女孩啊,就是赵珂,当时我还问她,我说你上几年级啊,她说她上小学四年级,我就问她爸爸妈妈之类的,她也不回答我,只是和你们大婶在那打游戏,而且她经常在那个网吧里打游戏,我前妻也经常去,一来二去,我们就熟悉了。”

    “你该不会……”我看着张宝林,插嘴问。

    “那肯定没有,你们别多想,这种认识就只是单纯的认识,谁会有哪些想法呢,又不是变态,对吧。”

    “后来孩子大了,家里也买电脑了,我前妻她也不经常去网吧了,我们就再没见过赵珂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