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30章 两个选择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反正第二天晚上我接到她,她就是我之前说的那样子了,送到老林场,然后我车就无缘无故熄火,就那样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说完这些,张宝林点燃了一支烟,深深吸了口气,声音哽咽:“其实她就是不答应和我过,要是她愿意和我过啊,我死了之后房子什么的都是她的,我也不会跟她抢,我喜欢她,我真的挺喜欢她的,她死了我比谁都难受,那双红色的凉皮鞋还是我给她买的……”

    就在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张宝林的情绪到了,双眼通红,几乎都要哭出来了,可就在这时,门开了,张媛媛带着豆浆油条走了进来,张宝林立刻起身跑去了卫生间洗脸。

    我们几个人都很沉默,坐在这里吃完早饭之后,华谨率先打破了沉默,说带我去老林场,让张小姐和张先生先回去等通知。

    两人走了,华谨拿了一包特殊的香烟,没有名字的那种,然后带着录音笔还有一把黑色的伞,就领着我去老林场了。

    我之前来过老林场这里,住户并不多,就算是白天也很冷清,再加上出了人命,又有一些住户搬走了,就显得更加冷清了。

    开车来这里的路上,华谨不知道给谁打了电话,问起了赵珂的身亡地点,对方还发来了一张照片,我和华谨就寻着照片上的痕迹,来到了赵珂身亡的第一现场,这个位置,应该就是张宝林所说的车子无缘无故熄火的位置了,只是我可感受不到周围有什么,或许也是因为在太阳底下,也感受不到凉意,反而是这夏日的温度着实燥热,周围的树上也都是知了的鸣叫声。

    华谨点了一根不知名的烟,也不抽就让我拿着,而且我问着这股烟气,和普通的香烟又不一样,觉得有点奇怪,更重要的是华谨让我撑着伞,就站在这条土路上,华谨说着烟是可以引灵的,等赵珂的灵来了之后,就会站在我的身边,然后我撑着伞打阴凉处就可以了,他在前面的阴凉处等我。

    我也没说什么,毕竟我是新手,要多做点这种事情才有经验,只是这大太阳的,就一把黑伞和一根烟就能引灵?我保持怀疑态度。

    站在这里大概有那么十几分钟的时间吧,烟都是第三根了,突然之间,我感受到了一股很凉的风吹到了我的身上,我四下一看什么也都没有,不过看见华谨对我招手,让我过去,我也就知道赵珂的灵来了。

    其实除了感觉奇怪之外,也没有什么害怕恐惧的心理,毕竟我什么也看不到,明知道赵珂的灵就在身边,可也没什么想法。

    等到了阴凉处之后,华谨就开始说话了,在我看来他就对这空气自言自语,如果不是我相信有灵存在的话,还真觉得这就是个傻缺嘞。

    “赵珂啊,我知道你挺可怜的,我也挺可怜你的,可是没办法呀,人死不能复生,即便执念再深又能怎样呢,如果没遇到我们的话,你害人也就害人了,可很不凑巧,你遇到了我们了,既然碰上了我们你就要认命。”

    “你呢,有两种选择,第一被我们超度,然后投胎转世,重新来过。第二呢就是继续害人,等害死了人,我们就可以动手除掉你了,到时候你可就真灰飞烟灭,彻底不存在了,也就没有投胎转世的机会了。”

    “投胎转世?有没有我可真不知道,但是我遇到过,遇到过有些人还记得前世的记忆,所以我感觉应该有吧,不过现在科学上也说不准。”

    “你这个问题啊,就有点复杂了,我们只负责超度和除灵,并不负责超度之后的事情,或许根本没有投胎转世的一说,不过你只能相信不是么,所以啊,你没得选择。”

    “行,那你就考虑考虑吧,我今晚在黑白办事处等你到十二点,十二点我看你是来找我呢,还是继续缠着张宝林,你要继续缠着,那就没办法了。”

    “得得得,你别和我说这些,我不想知道你们之间的破事,张宝林说的那些我都是耐着性子听的,有什么意思,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走了。”

    说完这句话,华谨直接朝着车上走去,我也愣了一下,急忙跟上。

    回到黑白办事处之后,我就迫不及待的把磁铁放上,然后打开了录音笔,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什么都听不见,就问华谨是怎么回事。

    他嘿嘿一笑,告诉我说这个录音笔是坏的,他根本没有录上和赵珂之间的对话,听不到也就算了,我听到这里真恨不得上去给他两脚,坏的不早点告诉我,还让我拿着录音笔来回捯饬,浪费时间!

    只是我真的好奇他和赵珂说了什么,问他呢他又不说,也只能作罢。

    我也不清楚华谨为什么料定赵珂今晚就会来,准备的还很齐全,把屋子里的红木桌子抬了出来,桌子上还有香炉供品什么的,说是超度所用,具体是怎么超度的我也不清楚,除此之外还有一盆热水,是临近十二点我亲手接的,另外还有一个纸扎,是回来的时候路过白事店铺买的。

    打完热水之后,我坐在沙发上等,十二点整的那一刻,一股凉风从门口吹了进来,冷的我打了个哆嗦,赵珂来了!

    我本能站起身体,华谨则是对空气说了一声先洗洗吧,然后,我就看到热水盆里的水,哗啦啦作响,完全没有人碰热水,但是盆子里的水荡漾着波纹,还有水花溅射起来,看的我是一阵头皮发麻,感觉太诡异了。

    直到热水盆里寂静下来之后,华谨点燃了三炷香插在香炉里,然后把纸扎给烧掉了,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反正烧完纸扎华谨就坐在我身边玩手机,我左看看右看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问华谨他又不说话。

    一直等到三炷香都燃烧殆尽之后,华谨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招呼我收东西。

    “这就完了?”我奇怪的问。

    “完了,你以为呢,你没感觉大温度都回升了么,已经结束了。”

    “你快点给我开阴阳眼吧,要不然我什么都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一头雾水的。”我悻悻说了一句话,开始收拾东西。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