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39章 解决灵胎
    我吓得浑身一哆嗦,一瞬间就冒出了一身的冷汗,急忙在路边停车下来,大口喘着粗气,也下车来回找了一阵,愣是没看到那个男人的踪迹,要不是这主干道上车来车往的,我恐怕能吓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回到车上之后,我吸了吸鼻子,打开化妆镜看了看,我的脸色异常惨白,惨白都对了,谁特娘遭遇了这样的事情能平心静气去,除了华谨这些人之外!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被铃声吓了一跳,立刻拿出手机,发现是华谨的电话,急忙接通。

    “你干嘛去了,就让你去拿个钥匙,几公里路,都快十二点还没回来!”华谨的语气很凶。

    “不是,我,我遇到奇怪的事了。”

    “哎呀,你走的时候老头没告诉你,路上别停车吗?”

    “我没停啊,可是不得不停啊……”我刚想解释,华谨就打断我,说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我这才开车,回去租房,一路疾驰,到租房的时候,刚好十二点。

    走进来之后,我看到黄浩坐在客厅里,看到我之后还露出了特别尴尬的笑容,我把药材递给了华谨,然后就被华谨赶去厨房烧热水去了。

    因为黄浩在客厅里,我和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免得尴尬,便都留在厨房里。

    倒是张媛媛不知何时靠在了门框边上,笑盈盈的问我怎么了,被华谨说两句不开心?还问我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等华谨处理好黄晓雯的事再说吧,省的我跟你说了,待会还得给华谨说。”

    “好吧。”张媛媛微微一笑,忽然想到了什么,打开了身上的包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包华子笑道:“行了,给你给你,放松点,这都到家了,没事。”

    她还哄我,我也笑了,接过这包华子直接拆开,点燃了一根,和她相视一笑。

    然后张媛媛问我房子的事情怎样了,我这才想起来明天约了西户的房东,她让我明天见房东的话带着她。

    一根烟抽完,水也烧开了,按照华谨的吩咐,兑成六十度左右的一大盆温水,然后端到了华谨的卧室里。

    黄晓雯躺在卧室的床上,床上铺着一张白色的床单,正对着床榻上面,不知何时被华谨装了几个挂钩,几个挂钩组合在一起,刚好变成了一个卡子,这个卡子正好可以把一个一米二的长方形镜子卡在上面,镜子面正对着床榻。

    “把你几滴血滴在温水里,然后把矿灯打开,你就出去吧,给黄浩说,不管这里面发生什么,他都不能进来,他想进来的话,你给我拦住他。”

    “哦。”我应了一声,拿着一边的小刀,因为我右手上好几个伤口了,所以在左手上划了个口子,挤出来了几滴血在水里,问华谨够不够。

    “你干脆把你的血都给挤干好了,还够不够,矿灯打开出去吧。”

    我连忙把两侧的矿灯打开,这两道灯光刚好就落在了黄晓雯的肚子上,出去的时候,我便看到华谨把药材,按照纸上写的用量,放在了温水里浸泡,其他的我也没什么都没看见。

    “黄叔,抽烟,华大师说了,待会发生什么听到什么,您都不能进去。”

    “行行行,我不进去。”黄浩双手接过烟,让我觉得奇怪,毕竟他这个模样看着很没面子,一个大老板能这样一幅点头哈腰的样子,还真的是第一次见,我猜测他大概就是觉得愧对我,毕竟昨晚那出闹剧,真的是无话可说。

    点燃了烟火之后,黄浩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志武啊,昨晚的事真是对不住了,晓雯她真的挺喜欢你的。”

    “黄叔,都过去,别说了,没事。”

    我话音刚落,房间里就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惨叫声自然是黄晓雯发出来的,听得我头皮发麻,就感觉像是她在生孩子一样,我也没见过女人生孩子,但看电视上那种表演形式,感觉现在这叫声挺像的。

    黄浩那真是亲爹,脸色瞬间就变得铁青,还急忙站了起来,一副心疼的模样。

    “黄先生,您不用这么紧张,很快就会处理好的。”张媛媛也上来安慰了一句。

    不过这叫声就那一下而已,随后就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我知道灵胎也除掉了。

    房门打开,华谨扶着黄晓雯走了出来,黄晓雯就跟刚刚生育过一样,站都站不稳,满身大汗,脸色苍白,嘴唇也毫无血色,不过在看见黄浩之后,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说没事了,已经解决了。

    黄浩心疼闺女,一个大男人此刻挤出了一些眼泪,不停的给华谨道谢,毕竟这灵胎的事情,他们找了很多县城里的大师,都束手无策,还是华谨处理好了。

    接着,华谨又嘱咐了一阵,送黄浩两人下了楼,再次上来的时候,华谨叹息了一声,舒服的坐在沙发上,指挥我要我打扫他的卧室。

    “华谨,你有点过分啊,林志武还遇到怪事了,你不问问,你还让他打扫卫生。”我就准备去打扫呢,倒是张媛媛突然说了句话。

    “哎哟哟哟。”华谨顿时激动了,来回摆动着双手说道:“这一口狗粮喂得我猝不及防,哎哟我的天呢,张媛媛,你和林志武还没怎么着呢,得,我看啊,志武差不多快成真的房东了。”

    “你说什么呢!”张媛媛娇嗔一声,我也跟着说道:“你乱说什么呢。”

    “嗨,还不承认,得,张小姐,你呢把志武领走吧,真是男大不中留啊,一手培养起来的志武啊,就要抛弃我跟别的女人跑咯。”wap.kanshushi.com

    “我撕你的嘴。”张媛媛笑骂着,拎起抱枕朝华谨丢了过去,华谨接着丢给了我,我也接住抱枕,再次丢给华谨。

    打闹一通之后,我们三个都累了,坐在沙发上休息,华谨也不再开玩笑了,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路上停车了之类的。

    我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个人,穿蓝白相间的格子衬衫,他拦住车我没搭理他,然后快到主干道的时候,我撞死了一只黄鼠狼,白毛的,然后车就打不着火,电话也打不出去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