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都市异闻录志武华谨 > 章节目录 第50章 威力
    “美女,要不讲个条件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华谨不知道刚才伤到了哪里,这个时候才站了起来,就站在蓝蓝的身后说话。

    只是这一声美女,叫的我都感觉很不舒服,这蓝蓝看上去已经是三十多岁的模样了,脸色惨白,嘴唇是血红色的,一点都和美不搭边,他也真能叫的出口。

    “从见到你,我就知道你一定和华宸有什么关系,说!你和华宸是什么关系!”蓝蓝回头质问。

    “华宸是我哥哥。”华谨慢慢走了上去。

    这一刻,我看到华谨周围的蓝色雾气快速流动,他运用自身的灵能了。

    “我听我哥说过,我哥伤过你对吧?只是当时被另外一件事情给耽误了,没有彻底解决你,才让你能作恶到现在,不过没关系,今天我们过来,就是完成我哥当年没做完的事情。”

    “你们还没有这个能力!”蓝蓝嘶吼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发疯一般的冲向华谨,她那右手的五根手指,指甲快速的生长着,犹如五把锋利的小刀一样,直指华谨过去。

    此时的华谨,反而是双手叉腰,丝毫没有任何惧色,拥有反击灵能,他是想以这样的方式先伤了蓝蓝。

    蓝蓝自然不清楚华谨的能力,当四根指甲刺入华谨肩头的时候,鲜血渗了出来,蓝蓝也痛苦的惨叫了起来,周身有不少的黑气快速散去,也正是这个机会,竹竿从华谨的身后跳了出来,双手上缠绕着一片金色的绳子,以那绳子居然在眨眼之间编织出来了一个由绳子组成的金色大网,从蓝蓝的头顶开始,一下子笼罩了下去,而这个时候的华谨才一脚踹在蓝蓝的腹部。

    蓝蓝再一次惨叫了一声,朝着我这边摔倒了下去,我开始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捏着匕首朝着蓝蓝的脑门扎上去,可这蓝蓝就地一棍,我一下便扎在了水泥地上,因为太过用力,发出叮当一声脆响,还能看到一片火花闪过。

    “你跑不掉了!”这时的竹竿把一端绳子紧紧一拉,我这才发现那金色大网是一个活死扣,就这么一拉的功夫,把蓝蓝整个人都困在了大网当中,当然,蓝蓝也剧烈的挣扎,但是竹竿又扎好了马步,和蓝蓝进行力量上的抗衡。

    华谨立刻翻开背包,拿出了一个脸盆大小的镜子,正对着蓝蓝,并且叫我准备击碎镜子。

    可是,似乎因为没有矿灯的关系,蓝蓝突然厉吼了一声,巨大的声浪回荡起来,我甚至可以看到空气之中所散发出来的音波,这音波撞击到两侧的墙壁之上,如同水纹一般来回荡漾着,巨大尖锐的声音,让我立刻堵住了耳朵,华谨和竹竿也都是如此,他们一松手之下,竹竿的大网立刻破碎了,华谨手里的镜子因为承受不住这样的音波,立刻崩碎了。

    蓝蓝以最快的速度爬了起来,反而是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

    我紧张的连连后退,但是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瞅着蓝蓝飞扑了上来,我急忙用匕首在左手掌心上一划,这一次伤口有点深,一道鲜血就顺着匕首给带了出来,抛洒在了半空中。

    也正是这个时候,蓝蓝到了我的跟前,那鲜血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了她的身上。

    这一瞬间,蓝蓝仿佛脱力了一样,摔在了我的脚下,痛苦的惨叫着,她那双手来回扒着地面,似乎是想要朝着我爬上来,与我同归于尽,而鲜血滴落的地方,滋滋作响,我能看到强烈的黑气飘散出来,同时就好像是有腐蚀功能一样,在蓝蓝的脸上露出了就这样硬生生化出了几个洞口,看上去不忍直视,触目惊心。

    不过这蓝蓝的挣扎的确了得,在我站起来的石化,她也再一次爬了起来,指甲延伸出来,猛地就朝着我扑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抬起左手,满是鲜血的手掌狠狠拍在了她的脑门上。

    此时此刻,我感受不到蓝蓝的任何力道,听到了一声尖锐的惨叫声过后,蓝蓝居然就在我的面前通体变成了红色,就好似被火烧着了一样,身体也渐渐如同焚烧的纸片一样,一点点的消失。

    我惊呆了,愣神了老半天,等蓝蓝彻底消失不见,周围也没有惨叫声之后,我才回过神来。

    华谨和竹竿不知道何时已经跑了上来,俩人拿出了纱布帮我包扎左手上的伤口,竹竿还说我是不是傻,居然划了这么深的伤口,看来得马上去医院了,估计这样深的伤口要缝针之类的。

    我不知道我现在神色怎样,只是感觉有点累,好一阵子之后才深吸了口气,浑身一阵无力趔趄一步,要不是竹竿扶住我,我真能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哎哎哎,你没事吧,放了点血就站不稳了,好了好了,站好,中午我请客,请你吃大餐,我告诉你志武,你立功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阳血一下子除掉二十多年的灵,不过你这次的血真放多了。”

    这是我混睡前听到竹竿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感觉眼皮很重,感觉非常的累,就好像是搬了一天砖一样,不对,比起搬砖还要累的那种感觉,等我眼前黑乎乎的时候,我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在黑白办事处了,现在时间是上午十点五十,睁开眼之后,就看到华谨和竹竿愣愣的盯着我,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也没那么累了,就是口干舌燥,舔了舔嘴唇,让他们给我一杯水喝。

    等我一杯水下肚之后,竹竿先忍不住了,问我怎么回事,什么情况,为什么能愈合的这么快。

    我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华谨则指了指我的左手,我低头一看啊,左手上没有纱布了,倒是有着一道结痂的血痕,只有涂了碘伏的痕迹,而且没有丝毫的疼痛感。

    竹竿话多,又说:“我们要是再去医院晚一点啊,你这伤口都愈合了,怎么感觉你的愈合能力,比起华谨都要强呢,这也是阳血的能力?”

    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