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紧救人,我要她活着!”

    我的意识格外恍惚,耳朵里嗡嗡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仔细辨别却只听见这么一句充满恐惧的声音。

    大概是上初中的时候老师便告诉过我辐射具有危险性。

    而最为严重的便是核辐射。

    很不幸,我刚刚踩中了雷点。

    “医生,她是我们学校最杰出的学生,是所有教授争相抢夺的天才,你一定要救她!”

    是师兄在说话吗?

    我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看见师兄失声痛哭的模样,他泣不成声的抱着我道:“时光,我刚刚以为你……医生说你的内脏破损严重,身体已是无法恢复的状态……”

    无法恢复的状态……

    闻言我的内心深处瞬间充满绝望。

    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让我对生活的所有期望都消失殆尽,包括我渴望的那份爱情!!

    我泪如泉涌地问:“师兄,我还能活多长时间?”

    “医生说不超过半年。”

    ……

    我回到蓉城的那天接到了我妈的电话。

    她让我立即回楚家。

    她说我现在是楚太太,无论我和楚靳萧的关系再恶劣我都是楚家的儿媳妇,比陆瑶的身份尊贵千倍万倍!

    我妈口中的陆瑶是楚靳萧放在心尖上的女人。

    而我却又是楚靳萧名正言顺的妻子。

    我答应她道:“嗯,晚上到楚家。”

    我特意挑了一个公公婆婆休息之后的时间回楚家。

    当时的楚家灯火通明,我却感觉不到一点儿温暖。

    我犹豫了一会才上了二楼。

    进房间的那一瞬间我就被一双结实的胳膊搂住了身体,随即被男人抵到了门后面,我没有挣扎,任由他在我身上折腾。

    欢爱之事愉悦的永远都是双方,我没有拒绝的必要。

    何况他还是我合法的丈夫。

    男人发泄完之后便从我身上撤开,健硕的身体暴露在我的目光里。

    我躺在床上目光如炬的望着他,眼神没有一丝一毫的避讳。

    见我这样楚靳萧冷哼了一声,他生的英俊,轮廓线条硬朗完美,盯着我的眼眸深邃泛着光芒,可惜总是一副冷冷的神情从不爱笑。

    而且他对我一直都充满了厌恶以及憎恨。

    我掩下心底的苦楚笑着问他,“我又走了两个月,你怎么都不问问我去了哪儿?”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我的丈夫。

    是我从小就爱慕的男人。

    可他却不爱我。

    但他还是娶了我。

    理由很简单,

    因为我的家族可以给楚家锦上添花。

    楚靳萧神色冷冷,嗓音里带着寒气,“倘若不是你,我现在也不必被迫威胁回楚家。”

    威胁?!

    应该是公公婆婆拿陆瑶威胁他。

    不然没有人可以奉劝他回家面对我。

    顿住,他睥睨的目光望着我道:“他们需要你的肚子里怀上楚家的种,我可以给你。”

    楚靳萧说他可以让我怀孕。

    可是我的身体……

    我脑海里又想起师兄说的那句,“医生说不超过半年。”

    我的生命就快戛然而止!

    于我而言活着都是一份奢望。

    又如何去孕育另一个全新的生命?

    想到此事,内心充满了绝望和悲痛!

    见我沉默不语,楚靳萧的嗓音低低冷冷道:“我可以给你,但是你配生下他吗?”

    我猛的抬头,脸色发冷的望着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清楚我不配,但他这话是何意?

    楚靳萧当着我的面穿上他那件白色的衬衫,修长的手指系着纽扣打着领带,男人在一瞬间又恢复到之前那副清贵高冷的模样。

    我想开口又追问他时他的手机响了。

    楚靳萧拿起手机接通搁在耳边,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我听见一个非常甜美的女声刺耳的喊着他的名字,“靳萧,我听他们说楚时光回家了,你是不是在她那里……”

    这个女人的声音我很熟悉——

    陆瑶。

    这才是楚靳萧真正爱着的人。

    楚靳萧不答反问道:“何事?”

    陆瑶的声音甜甜道:“我想你。”

    楚靳萧顿住,他偏转身子望着我,似乎在探究什么,终究没忍心拒绝道:“等我。”

    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拿起西装离开。

    我起身随意的套了一件睡裙跟着他下楼。

    他转过身问:“跟着我做什么?”

    男人的语气里充满了浓浓的不耐烦。

    我自小就是一个性格强硬的女人,我没在蓉城的时候他做什么我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我人在蓉城,那陆瑶就绝不能称心如意。

    我乖巧的问他,“你去见陆瑶?”

    他皱眉,眉色冰冷问:“你想怎样?”

    我皮笑肉不笑的威胁他道:“倘若我明天听到一点儿风吹草动,我一定将这事告诉公公婆婆,他们动不了你难道还动不了陆瑶?”

    闻言楚靳萧当即暴躁,他反身掐住我的脖子凌厉的嗓音道:“楚时光你真贱,逼我娶了你还不够,现在还想掌控我的一举一动?”

    胃里翻腾,我胸闷恶心想吐。

    我被掐的没法呼吸,却努力的故作镇定的微笑道:“楚靳萧,只要我在陆瑶就不会上位成功,除非我死,这样你就可以娶了她。”

    只要我活着一天,我绝不允许我的丈夫用其他女人侮辱我,这是我仅剩的尊严!!

    楚靳萧,我快死了。

    所以你再等等好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