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之间我和君慕白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唐家的情况并没有因为这个合作的事有所好转。

    而我爸的精神像是受了重创似的。

    他不再与我们任何人沟通。

    也不再出唐家的门。

    他将自己锁在了唐家里面。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一直都在公司里忙碌,可公司仍旧面临了破产的边缘,公司里的员工基本上都走了,就剩下我和助理了。

    我问他,“你什么时候离开?”

    这个时候的我无法不认命了。

    助理恭敬道:“等唐总开除我。”

    我苦笑道:“我曾经一直在搞科研,从未接触过外面的现实世界,所以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外面的世界谬论也是可以压死人的。”

    助理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

    他安慰我道:“世界本就残酷,人心诡测,并不是唐总的错,怪这个世界不仁慈。”

    此时此刻我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仰望着窗外的星空问他,“你相信我吗?”

    “我相信唐总和君先生是清白的。”

    在科研的路上君慕白一直亦师亦友。

    是我此生最崇拜的人之一。

    传我和他的绯闻是亵渎他。

    “可是世界上的人不信啊。”

    “唐总,那些是庸俗之人。”

    我的手机铃声忽而响了。

    我接起看见备注是楚靳萧。

    曾经的他从不主动联系我。

    现在这是变天了吗?

    的确变天了。

    唐家变天了。

    我接起问他,“什么事?”

    “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吩咐助理道:“收拾收拾吧,以后这儿不再是属于唐家的了。”

    “是,唐总。”

    ……

    我一瘸一拐的下楼看见在公司门口等着的楚靳萧,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正统西装,此时正依偎着车头抽着烟,烟雾环绕,从他的指尖散开,而星辰下的他比平时温润不少。

    我过去问他,“找我做什么?”

    “来瞧瞧,唐家没了吧?”

    他在挑衅我。

    我冷静道:“如你所见。”

    “走吧,完成我们之间的约定。”

    我诧异的问他,“什么约定?”

    “你给我离婚协议书的时候不是说了要约会吗?我今晚正好有时间,将这件事做了。”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给我的怜悯。

    我摇摇头拒绝道:“算了。”

    他一怔,问:“什么意思?”

    “别让陆瑶知道了,不然我可不敢保证她会如何对付我,我已经受不起那些折腾了。”

    我唯一结仇的人只有陆瑶。

    所以只有陆瑶才会放我照片的事。

    只有陆瑶才会传我和君慕里的绯闻。

    “你到现在还将人想的如此邪恶。”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我终究没忍住开口讽刺他道:“在你的心里你永远觉得陆瑶最好,无论她做什么都是对的,其实楚靳萧你也可怜,一叶障目!!”

    陆瑶那种恶毒的女人才是真的配不上他这种男人,可惜他一直被绿茶婊给蒙蔽着!

    男人呵斥我道:“闭嘴。”

    我现在不怕他,一点儿也不怕他,我冷声嘲讽他道:“我说错了,你是蓉城鼎鼎有名的楚靳萧,在商场沉浮还能独断专行掌控节奏的楚靳萧,陆瑶对我做过什么事你定是一清二楚的,可你仍旧偏袒她!说到底你不爱我而已!我认命,我也清楚唐家的衰败在你的设计当中,你要唐家我给你,其实你要什么你都可以告诉我,我定然是不会拒绝你的,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的父亲?!”

    我爸的精神状态很差很差。

    我妈现在一天二十四小时照顾他。

    我再也找不到那个曾经站在我面前为我遮风挡雨的雄伟背影。

    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被流言蜚语伤害的老人。

    楚靳萧忽而扔掉了手中的烟头,他冷漠的笑开问我,“楚时光,你是不是很痛苦?”

    楚靳萧曾说我欠他。

    所以他折磨我!

    可是我欠他什么了?!

    我低声问:“是,所以我到底欠你什么了?”

    “我奶奶去世的那天晚上你做了什么?”

    我突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你怀疑你奶奶的死是因为我?”

    “你端给我奶奶的药杯我留着的,里面查出农药残渣。”

    我心底无比震撼,所以楚靳萧这么多年折磨我是因为他怀疑我当年杀了他的奶奶?

    我为什么要杀他的奶奶?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楚靳萧的母亲当年给了我一颗糖,她说奶奶怕苦,我可以将糖果放进去冲淡味道。

    杀了楚靳萧奶奶的是楚靳萧的母亲?

    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充斥着!!

    我想将这个事告诉楚靳萧,但又不想离间他们母子,况且楚靳萧又不止因为他奶奶讨厌我,他之前也恨我霸占了陆瑶的位置。

    反正他恨我!

    我还不如一直守着这秘密!

    再说这些只是我的猜测。

    可她为什么要杀楚靳萧的奶奶?

    “是啊,是我。”我说。

    “杀人偿命,你该去坐牢!”

    我喊着他的名字,“楚靳萧。”

    男人的面色又冷又怒,恨不得杀了我似的,我问他,“是不是我没有杀你的奶奶你也会这样讨厌我?你的心底是不是只有陆瑶?”

    男人咬牙切齿道:“是。”

    所以我解不解释都没有用。

    因为他的恨全在我的身上。

    “楚靳萧,我愿意给你奶奶赔命,但请你再给我两天的时间,等我回家陪陪我父母。”

    我本就是一副如烂泥一样的身体。

    我愿意替他的母亲背这个锅。

    我是心甘情愿的,因为婆婆待我是极好的。

    只是有些事情我需要亲自去问问她。

    问问她为何要杀楚靳萧的奶奶!

    楚靳萧怔住,“你什么意思?”

    “我后天到警局自首。”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