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家,我妈看见我的那一瞬间忙拉着我到胳膊道:“风儿你爸爸在等你,你快劝劝他,别让他做傻事!”

    我心底一沉,“发生了什么?”

    我妈神情慌乱,“他要跳楼自杀!”

    我忙奔跑到三楼,因为腿瘸还狠狠地摔了一跤,撞破了额头,鲜血淋漓,我顾不上自己,连忙起身跑进书房看见我爸坐在窗台上的,消瘦的老人坐在那儿似乎被抽走了所有的精气神,更似乎在等待某一刻的降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颤抖着声音问:“爸你做什么?”

    我爸看见我时眸中带了光芒,但只是一闪而逝。

    他痛哭流涕道:“我活了一辈子,一生都是堂堂正正的,从没有受过如此的指责和辱骂,我清楚我的女儿也是受了委屈的,我极力的劝说自己不要去在意,可每天晚上一闭上眼睛我就想到你那天晚上被欺辱的场景,想到那些人指责我的话语,他们说我正经了一辈子结果养的女儿不知羞耻。”

    说到底是我让他受了如此大的打击!!

    我跪在地上痛哭的求着他道:“爸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不要被他们影响,不要离开我!风儿答应你,我们明天就找个地方隐姓埋名,这样谁都不认识我们,再也没有人指责我们,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和妈妈!!”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风儿,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痛苦不堪,我不知道该如何坚持了。”

    “老唐,你不要离开我和风儿!”

    我妈也在祈求着他!!!

    我跪着向我爸爬了两步口无遮拦的说着道:“爸我快死了,我身体被……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这些年在做什么吗?我在研究卫星探测仪!我在为国家做贡献!!我是科学家!!!可我的身体遭受过核辐射,我能活的时间寥寥无几,所以爸能不能再陪陪我?”

    我爸震惊的神色道:“风儿……”

    “爸,我求求你再陪陪我几天。”

    “咣当——”

    那一刻,我的世界突然安静了。

    我从地上爬起来看向窗外,我爸惨死的模样浮现在了我的眼前。wap.kanshushi.com

    我眼中的光明瞬间消失,我再也看不清任何东西,包括我爸。

    我的那些话并没有起到正面的作用,我爸毅然决然的从窗台上跳了下去,他逃避了这个肮脏的世界,躲开了这个令人绝望的世界,徒留下我和我妈两个人在这个世界上苦苦的挣扎。

    我爆哭道:“爸!!!”

    “风儿,你醒醒!!!

    ……

    我爸自杀,我又失明昏倒。

    我醒的时候只看见视线里有一丁点的光芒。

    我张了张口喊着我妈,突然有一双手握住了我的手心。

    我听见他喊着我,嗓音不忍道:“风儿,你的眼睛受了刺激,再加上核辐射带来的影响导致神经衰弱,医生说恢复的可能性……”

    这个男人为了我特意赶到了蓉城。

    我艰难的问:“我爸呢?”

    我压根不关心我的眼睛。

    “叔叔的葬礼正在进行中——”

    闻言我的心底很平静。

    我的眼中再也没有泪水。

    “慕白哥哥,我想见我的父亲。”

    “我带你去见他。”

    君慕白带我去了我父亲的葬礼上,我跪在大厅正中央一言不发,如今我的眼中看不见任何东西,只有隐隐的白光笼罩着我。

    不知过了许久我听见婆婆怜惜的声音安慰道:“时光请节哀,别太难过绝望,以后我和靳萧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你和你的妈妈。”

    我顺着声音望过去——

    婆婆在,楚靳萧在吗?

    婆婆惊讶,“时光的眼睛怎么了?”

    我摇摇脑袋道:“是哭的太久了。”

    君慕白突然出声道:“楚先生,楚太太的眼睛已经失明了,她是你的妻子,你应该好好的照顾她,别再总做一些伤害她的事情。”

    楚靳萧的嗓音震惊,“失明了?”

    君慕白温润的提醒道:“请别辜负她。”

    楚靳萧沉默,不知他是什么情绪。

    我拉了拉君慕白的衣袖,“慕白哥哥。”

    我不需要楚靳萧的照顾。

    我冷漠的开口道:“楚阿姨,我爸爸不会欢迎你和楚靳萧出现在他的葬礼上,所以请你们离开。”

    我没有再喊她婆婆。

    我清楚的表明我和楚家已断绝关系。

    我甚至还想要复仇。

    可是我这幅身体又如何复仇?!

    我真的快撑不住了……

    我真的好恨楚靳萧啊!

    我终究是恨了他怨了他。

    其实我之前不恨他的,想着死之前原谅所有。

    放过他们也放过我自己!!

    可是父亲的死彻底的击垮了我。

    我对他的恨,深入骨髓!!

    “抱歉时光,这件事我们会自省的,我也会管教靳萧,等你情绪稳定了我再来找你。”

    男人冰冷的嗓音喊我,“楚时光。”

    我没有理他,不想再理。

    他道:“我没有杀你的父亲。”

    是啊,他是间接的杀了我的父亲。

    跟罪魁祸首有什么区别?!

    雪崩来临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我没有理他,沉默的垂下了脑袋。

    约摸一分钟之后君慕白跪在我的身侧问道:“风儿,他们离开了,你恨他们对吗?

    “慕白哥哥,我的心……是向着他的,但却不愿意再向着他,今生今世就这样了,我也没有报仇的本事,倘若有来生我定毁他!”

    倘若有来生我定毁了他和楚家。

    可笑啊,人死了哪儿有来生?!

    “倘若你想报仇,我帮你。”

    我拒绝道:“你不该牵扯进我的生活,不该背负起不属于你的责任,今生谢谢你。”

    “你这就和我诀别了吗?”

    君慕白的嗓音里透着沉重悲悯。

    我微笑道:“我想是的。”

    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等葬礼结束之后必须要做!!

    “风儿,你何必将委屈处处留给自己?”

    “慕白哥哥,帮我照顾好母亲。”

    君慕白低沉的嗓音问:“风儿,我们就这样道别了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