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陷入了混沌,无尽的黑暗中,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间,感觉自己是死了,可意识却如此清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清晰到全身爬满了孤独。

    刚开始我还能忍受这所谓的孤单,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开始惧怕这孤单,惧怕这绵长无尽的黑暗,我疯狂吼叫也没人给我回音。ァ看书室ヤ~@~1~www.kan~shu~shi.com<首发、域名、请记住

    我像是掉入了宇宙的缝隙。

    被所有人遗弃在这儿。

    直到有一天,在混沌的虚空中有一抹悲沉的声线问我,“下辈子,你想做什么人?”

    下辈子……

    我哪儿还有下辈子啊。

    我微微一笑道:“我要做个魔女。”

    我要将上辈子欺辱我的人通通踩在脚底下,我要他们充满悔恨,让他们家破人亡!

    “呵呵呵呵……”

    那抹声音低低的笑开,异常瘆人。

    可我并不觉得可怕。

    一个死人有什么可怕的呢?

    可我真的死了吗?

    倘若死了怎么还有意识?!

    我问他,“这是哪儿?”

    那抹悲沉的声线回答我,“你在通往地狱的路上失足掉入了这儿的虚空,整整三年。”

    整整三年……

    难怪我会感到如此孤单。

    “世界上真的有地狱吗?”

    “有,我是地狱使者。”

    他顿住又问我道:“想拥有下辈子吗?”

    我清楚他没有这么善良。

    因为他并不是天使。

    而是地狱使者。

    我更清楚以物换物的道理。

    我低声问他,“你想要什么?”

    “将你的灵魂献给我。”

    我睁开眼,眼底一片黑暗。

    我平静的语气问:“代价是什么?”

    “生生世世没有轮回。”

    我想报仇,想摧毁楚家和陆瑶。

    现在有个机会摆在我的面前。

    可是却再也没有轮回……

    “我答应你,将灵魂献给你。”

    ……

    我做了一个梦,绵长的梦,梦里有楚靳萧有陆瑶有我有父亲母亲以及很多我认识的以及我不认识的,这个梦将我上一世所经历的磨难让我重新都经历了一遍,刻苦铭心。

    我猛的睁开了眼,眼角处有眼泪滑落,我伸手触碰,这是温热的,是真实的世界。

    我咧嘴笑,笑的异常疯狂悲伤。

    我楚时光,又活了!!!

    我笑个不停,笑的眼泪横流。

    心里却空荡荡的。

    我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可这压抑难忍的情绪应该是恨吧?

    是对那个男人深入骨髓的恨!

    我从未想过我还能重活一次,还是一副健康的身体,激动的情绪难以控制,我迅速下床光着脚在房间里来回的走动,心里一直想着该如何报复楚靳萧,该如何报复楚家。

    可又觉得不能操之过急。

    我拍着脑袋道:“对,报复这件事绝不能操之过急,但无论如何绝不能再窝囊懦弱。”

    这一世,我一定、一定做个混世魔王。

    心脏跳的砰砰砰的,许久之后我才发现一些疑惑的问题,我在虚空待了整整三年。

    那么我现在的这幅身体是?

    突然有人从外面推开了房间的门,我偏眼望过去瞧见一个陌生的男人,是一张年轻的面孔,他长得英俊,可他满脸的不耐烦。

    他皱着眉问:“柯染你有病是不是!”

    柯染?

    为什么是柯染?!

    我不是楚时光吗?

    我错愕的目光望着他,从他的眼眸里我只瞧见厌恶憎恨,我忙走到梳妆台前确认。

    镜子里的那张脸格外美丽年轻。

    我认识这张脸,竟是柯染!!

    柯染是谁?

    这个名字家喻户晓。

    柯染是影视圈演员,童星出道,距离我三年前逝世才十六岁,今年实打实也才十九岁,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的家族不亚于楚家。

    我竟然重生到柯染的身上!

    那么原主呢?!

    之前的柯染又在哪儿?

    眼前的这个男人又是谁?

    “柯染,你爸妈他们远在国外,压根管不到你,你要退出影视圈这个没有人反对你。”

    柯染要退出影视圈?

    眼前的陌生男人态度恶劣的继续道:“你要停止画画也没有人管你,无论你做什么都没有人管你,但你要是再闹自杀给我找麻烦威胁我,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做你的哥哥。”

    我突然清楚他是谁了。

    柯家领养的儿子沈念。

    我脱口问道:“你当真不会爱我?”

    我一步一步的走到他的面前,他厌恶的眸光盯着我后退一步道:“恨你都来不及。”

    说完他就离开了房间。

    我喘着粗气坐在了地上,腕间感觉到隐隐的疼痛,我抬起手腕看见上面包扎着白色的纱布,鲜血都渗透了。

    “刚刚是你在问他这个问题吗?”

    应该是柯染生前残留的意念。

    我喃喃的道:“他以为你在用自杀威胁他呢,却想不到身体里的这个灵魂已不是你。”

    身体异常沉重,我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许久才起身坐在了梳妆台前,桌上放着一份诊断资料以及遗书,我翻开看见抑郁症三字。

    之前的柯染有严重的抑郁症。

    我打开信封翻着她的这封遗书。

    上面写着短短的几句话,“这个世界的阳光灿烂,可我的心被坚硬的城墙一层又一层的包裹着,这儿没有光芒普照,微风拂过。”

    柯染的死是因为抑郁症爆发。

    而这事沈念定不知情。

    倘若知情他不会这样待柯染。

    毕竟再讨厌都是自己的亲人。

    可这封遗书和诊断书就摆在梳妆台上他都没瞧见,可以想象他平时对她有多忽视。

    我抿唇,抬眼打量着镜子里这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柯染年龄虽小但却是很成功的一个演员,在电影圈的名气一直如日中天。

    之前她演戏都是走的文艺片。

    少数走的侦探类以及科幻片。

    以她现在这个年龄还可以尝试偶像剧。

    十九岁的年龄,正是青春最美的时候。

    倘若她没死,前途定然是万丈光芒的。

    可惜……

    我缓缓的伸手用指尖抚摸着镜子上的面孔,柯染的长相又奶又酷,说话时唇角这儿有个小小的漩涡,眼眸又大而且眼珠深邃漆黑,瞧着像是非常没有感情的一个人,不言不语的时候显得非常高冷,令人难以接近。

    头发又浓又黑又直,足足到了腰际。

    柯染是一个世人眼中完美的人。

    全身上下都透着精致。

    可为何偏偏不得沈念喜欢?

    为何沈念还说恨你都来不及?!

    我百思不得其解,除开这个还有满心的喜悦,我怀着复杂的情绪在房间里待了一整天,待晚上的时候沈念又推开了门,我望过去时对上他冰冷的视线,他将手中的书包扔在我身上吩咐道:“拿着随我去一个地方。”

    我抱着书包问:“哪儿?”

    据我了解的柯染还在上大二。

    “我最近不会在国内,留着你一个人又怕你生事,楚靳萧是我兄弟,他答应愿意照顾你一段时间,你过去绝不能惹事知道了吗?”

    听见那个名字我耳朵嗡嗡作响。

    我无措的问:“谁?”

    “楚靳萧。”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