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5.再见楚靳萧
    沈念带着我离开房间,我拎着书包跟在他的身后,等出了门才发现自己之前置身在一栋豪华的欧式别墅里,院里还养了德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见我出来德牧一直围在我的身侧嗅着我身上的气息,随后突然对我狂叫,前面的爪子疯狂的在地上刨着,沈念怔了怔嗓音严厉的喊着他的名字,他委屈的呜鸣一声便乖巧的趴在地上,我咧嘴笑道:“畜生不认主。”

    即便灵魂不是柯染。

    可这幅肉体就是柯染。

    所以它为何会狂躁?!

    听见我说的话沈念突然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随即一个人走在前面,我悠悠的跟随在他的身后,别墅外停着一辆黑色宾利。

    他打开车门上了车,我自动的打开后车门坐在了后面,他困惑的语气问:“你之前不是爱坐前面吗?现在怎么突然换到了后面?”

    之前的柯染是怎样的我不太了解。

    我怕暴露太多问题便没有多说话,只是敷衍的解释道:“同一种食物吃多了就想换一种口味,谁规定的我不能有其他的喜好?”

    闻言沈念沉默,发动车子离开。

    窗外的景色很漂亮,我贪恋的望着,脑海里不愿意去回忆在地狱里待的黑暗时光。

    整整三年啊,那里没有任何的光芒,我不能说话更不能动,寂寞无助爬满了全身。

    那种滋味比死都令人难受绝望。

    我摇下车窗深深地呼吸,这是微风拂面的触觉,我眯着眼微笑着,想着新生了啊。

    “开着空调呢,开什么车窗?”

    沈念开口,我没有搭理他,车子下山开过了市中心,继而行过人群涌动的路口,行人认出我疯狂的喊着柯染的名字,我眯眼微笑并没有回应他们,沈念吩咐我摇起车窗。

    我双臂抱着胳膊不言不语。

    前面的沈念骂道:“柯染你有病!”

    我平静的语气问他,“你有药吗?”

    沈念这个哥哥对柯染的关心并不到位,柯染的死绝对是因为他,既然如此我不必对他太过客气,更没必要小心翼翼的迁就他。

    何况这一世我不想再迁就谁。

    沈念抓狂道:“你鬼上身了吧?!”

    鬼上身……

    我怔住,沉默不语。

    沈念继续开着车,越往东边的方向开我越熟悉,心里不由自主的开始升起了恐惧。

    不知怎么的,恨意竟成了恐惧。

    沈念将车停在了楚家大门口,此时外面的夜色沉沉,唯独月光清明,我眨了眨眼收起眼底的雾气下车乖巧的待在沈念的身边。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在门口我问他,“楚靳萧结婚了吗?”

    他和陆瑶两个人……

    “他没结婚,不会有女主人烦你。”

    我都腾开了位置,他们竟然没结婚。

    他伸手摁门铃又道:“要听话懂吗?”

    他难得放软语气同我说话。

    我闭了闭眼道:“我会的。”

    我会搅得楚家天翻地覆。

    有人来开了门,我认识他,是楚家的管家,他弯着腰向沈念解释道:“你好沈先生,楚先生还在公司处理事务,他之前特意吩咐过,倘若柯小姐到了就先安排她住在二楼。”

    楚靳萧也住在二楼。

    “嗯,柯染交给你了。”

    沈念转身欲想与我说话,我绕过他走在前面对他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惹事的。”

    当然这只是敷衍他的。

    我头也没回的离开,待我快踏进客厅的时候我转过身,沈念还在原地,他的视线望着我这边的方向,我轻轻勾唇冷漠的笑开。

    他目光微怔,透着不解。

    我转回身进了别墅客厅,家里奇迹般的空荡荡的,我坐在沙发上听见管家客气的解释道:“柯小姐不必拘束,家里就只有楚先生在居住,柯小姐将这儿当自己的家就行了。”

    我犹豫的问:“楚家其他人呢?”

    管家客气恭敬的解释道:“楚太太和楚先生包括楚老先生他们都搬回了祖宅居住。”

    楚家的住宅距离这儿上百公里。

    我垂眸问:“什么时候的事?”

    “三年前的冬天便搬走了。”

    那个时间正是我去世的时间。

    三年前我去世后有发生什么事吗?

    尸体是不是被监狱的人随意的埋了?

    我哦了一声想向管家打听更多的事情但又怕他告诉楚靳萧,索性我压住了心底的好奇心,想着后面再想下办法打听曾经的事。

    “柯小姐,去看看自己的房间吗?”

    我点点头随管家上楼,房间就在楚靳萧的对面,这间房以前空着的,堆了些杂物。

    管家输入密码打开门道:“昨天我刚让人整理过,柜子里的衣服都是沈先生提前送到了这里,倘若柯小姐还缺什么尽管吩咐我。”

    我进房间把管家关在了门外,我将书包扔在地上,双手背在了背后,左手搭在右手上悠闲的打量着这间房,的确是应有尽有。

    突然头疼欲裂,我摇了摇脑袋疼的更加清晰,我跪坐在地上用手死死的摁住脑袋。

    脑海里瞬间涌进了许多我不熟悉的片段场景,包括柯染曾经告白被沈念拒的画面。

    也包括柯染在片场被人欺负的场景。

    这是柯染生前的记忆?!

    我花了好几个小时去消化这些记忆,有些记忆太过痛苦,令我窒息甚至无法呼吸。

    我喘着粗气流下了眼泪。

    柯染是重度抑郁症患者。

    她的记忆定不是正能量的。

    这些记忆深深地影响了我的情绪。

    这也让我知道前世的柯染有多窝囊!

    她表面风光,实际上成天被人欺负。

    楼下突然响起了汽车驶来的声音……

    不用猜我也知道是谁。

    我平复下情绪强撑着自己起身到阳台。

    我穿着黑色的衣裙,神情冷酷的望着那辆黑色的布加迪,映入眼帘的率先是一只穿着黑色皮鞋西装裤的笔直大长腿,随后是另一只,紧接着是一张颠倒众生冷酷的侧脸。

    他下车,抬眼看向我这个方向。

    盯着我的眸光无波无澜。

    我的心跳加快,面色却严肃冷酷。

    他嗓音沉呤问:“怎么还没睡?”

    我刚刚获得了柯染的记忆,我能肯定他们之前没有见过,可他的语气熟稔又自然。

    经过三年时间的打磨楚靳萧是有所变化的,比之前成熟稳重,也比之前柔和不少。

    虽然他瞧着还是一副冷酷的模样。

    可他待柯染起码是客气的。

    “我在想,哥哥的兄弟长的漂不漂亮。”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