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6.在生活中也是演员吗?
    从醒来到现在我想过无数种报复楚靳萧的方式,没有一种比拆散他和陆瑶并让他爱上我、然后我再无情的踢开他更令人解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让他爱上我再踢开他并不是最终的目的,我想要的是他的楚家,要的是他落魄。

    而且让他爱上我这件事就已经很困难。

    可我就是要从陆瑶的身边抢人!!

    听见我说的话,楚靳萧面色冷峻的望着我,嗓音徒生寒意道:“沈念说过你喜欢惹是生非,自杀成瘾,可没有说过你不知廉耻。”

    我抿唇笑,“难道在想你漂不漂亮,这个念头就是不知廉耻吗?倘若我说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对你有欲望,这样岂不是厚颜无耻?”

    闻言楚靳萧一怔,神情冰冷无比,像是高山上的陡峭雪峰,令人感到刺骨的寒意。

    我咧嘴笑了笑,笑的毫无感情道:“靳萧哥哥,你的表情震慑不到我,我不会怕你。”

    楚靳萧眸光霎时震惊,“你喊我什么?”

    “靳萧哥哥啊,你是我哥哥的兄弟难道我不该喊你靳萧哥哥吗?这样喊你有问题吗?”

    楚靳萧蹙眉,随即从我的身上收回视线进了客厅,我回到房间打开卧室的门站在门口等他,他上楼看见我站在门口神情下意识的表现出不耐烦,但还是走到了我的面前。

    楚靳萧紧绷着下巴,目光沉沉的打量着我,再开口时嗓音带了几分厌恶,“我答应沈念照顾你之前没想过你是一个如此不讨喜的小女孩,作为长辈说这些太过,我希望你住在楚家的这段时间能安分守己且自尊自重。”

    楚靳萧将自己当做我的长辈。

    于柯染而言他的确是长辈。

    毕竟他大柯染整整十岁。

    “我这就让你讨厌了吗?”

    我的嗓音平静。

    并没有因为他说的话情绪有所波动。

    楚靳萧沉默寡言,眸心里多了几分我熟悉的冷漠,我了解他,他对我的耐心用尽。

    “哥哥说我自杀成瘾,一个连死都不怕的女人又怎么会怕你的讨厌?而且自尊自重是什么东西?能吃吗?你要是愿意放下你那所谓的自尊自重我能现在就将我的身体给你。”

    楚靳萧的神情瞬间冷酷。

    甚至连厌恶都消失了。

    对我只剩下冷漠。

    他突然伸手掐住我的脖子,我脑海的思维凝住,突然想起上一世的情景,那个时候的楚靳萧就特别爱掐我的脖子,掐的特别使劲,让我透不过气,感觉随时都快要窒息!

    我惊恐的目光望着他,他的手掌突然从我的脖子上移开理了理我的耳发,嗓音低低的说道:“怕吗?既然怕以后就乖乖听话。”

    我怕,怕的是曾经的回忆。

    我舔了舔唇不怕死道:“既然你现在不想要那就算了,等你想要的时候你再来找我。”

    楚靳萧眯眼,眼神锋锐的打量我。

    我特意提醒道:“我的身体年轻。”

    “你瞧着像精神病。”

    这是楚靳萧给我的评价。

    也是那晚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他进房间之后我的身体顺着门框滑落在地上,除了想要报复的心其实还有面对他的恐惧。

    是的,他容易让我回想曾经。

    一想到曾经我就恐惧不已。

    我埋头无声痛哭,心底却苍凉一片。

    ……

    我躺在床上一夜无眠,快天亮的时候我走到阳台上站着,就这么站着,直到天亮后管家来敲门喊我吃早餐,我没有回应他,而是转身回房间换了一件米白色的短款裙子。

    腰间还有咖啡色的束腰皮布,我缠绕在腰肢上又换了一双咖啡色的齐膝的高筒靴。

    高筒靴是高跟的,显得我整个人高挑又有气质,我将长发披在身后又化了个淡妆。

    确定身上处处精致时我才起身出门。

    管家还守在门口的,他看见我出来恭敬的向我说道:“柯小姐,楚先生等你吃饭。”

    我冷漠的绕过他走过长廊下楼。

    楚靳萧此时正坐在沙发上摆弄着他的笔记本,那个笔记本我是眼熟的,因为它曾经属于我,楚靳萧现在怎么在用我的笔记本?

    我走到楼梯中间的位置停下,楚靳萧听见高跟鞋声音戛然而止之后抬眼望着我这个方向。

    他的双眸犹如黑曜石般沉黑漂亮,透着化不开的冰冷,随即他收回了视线起身坐在餐桌前,我过去沉默不语的坐在了他对面。

    餐桌上是丰富的早餐,我拿起勺子挖着米饭,楚靳萧微微垂着脑袋沉默寡言的吃着食物,他吃的极少,片刻后他同我道:“沈念叮嘱过,正逢开学,让我每天送你去学校。”

    柯染读的是蓉城重点大学。

    她选择的专业是金融系。

    这是她父母逼她做的选择。

    因为有个偌大的柯家需要她继承。

    我乖巧的回答道:“嗯。”

    “晚上下班准时我会去接你。”

    我又乖巧的回答道:“嗯。”

    楚靳萧眯眼,忽而道:“你与昨晚的模样有些不太一样,现在的你是个懂事的小辈。”

    我抬眼望着他,“昨晚我怎么了?”

    “呵,在生活中也是演员吗?”

    楚靳萧的语气里透着莫大的嘲讽。

    我没有理他,心里想着来日方长。

    快出门的时候管家喊住我要将我的书包给我,一个丑陋的黑色包包,我的确没有背着的兴趣,我取出里面的书本抱在了怀里。

    管家又问:“正是初春,外面还处于低温的状态,柯小姐要不要再拿一件外套上?”

    我直接抱着书本离开。

    等也未等身后的楚靳萧。

    司机替我打开车门,“柯小姐。”

    我坐进车里,随后楚靳萧坐了进来,他坐在我身侧寡言少语,我翻阅着柯染的书本仔细的记忆着,很多知识于我而言虽然是陌生的,但上一世为了管理唐家我特意学习过金融方面的知识,况且我的记忆一向不差。

    半个小时后司机将车停在蓉城大学的门口,我抱着书本下车对楚靳萧道:“经纪人刚刚联系了我,晚上有活动,你不必来接我。”

    当然我这是骗他的。

    因为我想晚上回一趟唐家。

    闻言楚靳萧直接摇上了车窗。

    似乎对我说的话充耳不闻。

    我没有在意楚靳萧的态度,拿出手机拨打了记忆中的号码,对方接起问道:“谁?”

    这个嗓音温润中透着冰冷。

    我轻声的喊着,“慕白哥哥。”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