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17.他的眼里从没有我
    电话那端的男人有片刻的沉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校门口人来人往,我怕别人认出柯染的身份便垂着脑袋解释道:“我是柯染,我和生前的唐风一直认识,虽然我们之间的年龄相差太大,但我们说是闺蜜也不为过,我记得她生前一直喊你慕白哥哥,所以我就……”

    我想见我的母亲。

    想知道她的近况。

    可我没有合适的理由见她。

    不得已只有将柯染伪装成自己的闺蜜。

    “嗯,怎么想着突然联系我?”

    “我想见见唐风的母亲,唐风走后就只剩下了她,我想以女儿的身份帮唐风照顾她。”

    不会有人怀疑我就是唐风。

    因为这件事太匪夷所思。

    即使我说了别人也会以为我是精神病。

    君慕白突然问了我一个致命的问题,“风儿是秘密下葬的,知情的人只有我和楚靳萧以及风儿的母亲,你从哪儿得知她逝世的?”

    我下意识问:“什么意思?”

    “认识她的人都以为她还在监狱里。”

    所以他们隐瞒了我去世的消息?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百思不得其解,索性直接挂断了君慕白的电话,立即伸手拦了一辆绿色出租车。

    司机问我去哪儿。

    是啊,去哪儿啊?

    天大地大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况且我对我去世后的世界一无所知。

    “去墓园。”

    司机将我送到山下,我徒步上了山。

    父亲去世的那天我是一个瞎子,所以我从未亲眼见过父亲的墓碑,当我走近看见那张黑白的照片时心里一阵颤抖,我过去跪在墓碑前面伸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的照片。

    “爸,是我对不起你……”

    我父亲一生活的堂堂正正,在年老的时候却亲眼看见我被人侮辱的照片,还被那些打了多年交道的人戳着脊梁骨的讽刺辱骂。

    这样的他又如何不得抑郁症?!

    我悲伤难控的流着眼泪,待情绪平复之后才瞧见我爸的身侧立着一座无名的墓碑。

    我猜,这是我的墓碑。

    无名之碑。

    就连死都让我这般销声匿迹吗?

    连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都没有吗?

    我取出手机给君慕白发着消息,“我一直联系不上唐风,便让人调查她的下落,当然是查不到踪迹的,我在唐风父亲的墓碑隔壁看见了一座无名之碑,我猜或许就是她。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平白无故的消失。”

    我顿住又写道:“除非她已经死了。”

    我收起手机心里忽而觉得孤独。

    半个小时之后我才起身下山。

    山下停着一辆黑色的布加迪。

    我怔住心想,他怎么在这儿?

    他没有上山应该是在等我。

    楚靳萧竟然知道我在这里。

    他对我的行踪还真是了如指掌。

    我稳住情绪走过去敲着他的车窗,车窗缓缓摇下,一张英俊冷酷的侧脸映入眼帘。

    我询问他,“你怎么在这?”

    他偏眸望着我,“你在这做什么?”

    我镇定自若的撒着谎言道:“过来选选墓碑,看有没有喜欢的地,有的话就先定下。”

    反正在他们的印象里柯染自杀成瘾。

    有这样的行为也可以解释。

    男人嗓音略沉问:“就这么想死吗?”

    我咧嘴笑道:“死不可怕。”

    男人凝眉,眸心一片冷漠。

    我暗喻道:“我怕死的毫无动静,倘若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知道我死了,那多可悲啊。”

    闻言男人眸光一沉,面色苍白。

    “柯染,精神病院适合你。”

    楚靳萧又寡淡的吩咐道:“上车。”

    我识趣乖巧的上车,上车之后听见他吩咐道:“我母亲想见你,晚上回祖宅一趟。”

    我的那个婆婆……

    我直接拒绝道:“我不去。”

    坐在副驾驶上的助理突然对楚靳萧汇报道:“楚先生,陆小姐刚刚也抵达祖宅了。”

    陆小姐肯定指的是陆瑶。

    楚靳萧神情漠然,未理助理。

    助理又解释道:“你父亲邀请的。”

    陆瑶并没有和楚靳萧结婚,我并不清楚他们为何没有结婚,但她却被邀请到了楚家祖宅,而且还是楚靳萧父亲邀请的,我心底猜想他的父亲已经认定陆瑶是楚家儿媳了。

    不然他没有这么殷勤。

    我又改口道:“我可以去。”

    闻言楚靳萧微微阖眼闭目养神,我偏眼光明正大的打量着他,一身黑色西装衬得他身体修长挺拔,侧脸的轮廓锋锐,像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精致到极致,脖子修长,喉结突出,甚至连皮肤都细腻到看不见粉刺。

    楚靳萧啊,经过三年时间的打磨让他更加的英俊,更让他比之前成熟稳重,自然也比之前要沉默寡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wap.kanshushi.com

    我收回视线,未曾发现男人又睁开了眼睛,此时正偏眸望着我,我将脑袋依靠在车窗上突然听见前面的助理问:“柯小姐,我家的小孩很喜欢你,你能不能给我签一个名?”

    我回答道:“不能。”

    我压根不会柯染的笔迹。

    需要私下练一阵时间。

    因为我的拒绝助理倒不觉得尴尬,他抱歉的说了句打扰了,我突然想起陆瑶算计我出车祸的时候他安慰过我,还送我到医院。

    这份情,我铭记于心。

    “等过段时间我回家后会取一副自己亲自画的油画送给你家小孩,上面自然有签名。”

    柯染除开会演戏,还会画画。

    闻言助理感激道:“谢谢柯小姐。”

    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身侧的男人一直沉默寡言,我偏头望着窗外的景色,快到的时候我问助理,“陈澈助理,在你们的心里,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楚靳萧忽而冷漠的询问,“你认识他?”

    以柯染的身份是不该认识助理的。

    我刚刚只不过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已。

    我扯了扯嘴角笑道:“哥哥曾经说过你的助理叫陈澈,我想应该指的是这位哥哥吧。”

    如今的我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谎言。

    助理赶紧道:“柯小姐喊我陈澈就行。”

    我笑着问:“在你们的心里,柯染是不是一个非常万丈光芒的女孩?天生灼目对吗?”

    楚靳萧呵了一声,“你倒没脸没皮。”

    我抱臂道:“其实我很胆小,在片场经常被人欺负,可沈念从来都看不到这些,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笃定的认为是我惹是生非。”

    我特意说的这些话。

    还特意说的感伤。

    “柯小姐,沈先生是关心则乱。”

    “哥哥他……他的眼里从没有我……”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