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21.三年前发射成功
    楚靳萧说,你的生命属于你自己。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靳萧还说,没有人可以为它负责。

    我可以判断的出楚靳萧讨厌我这类人。

    我这类不自爱糟蹋生命的人。

    楚时光很珍惜生命,虽然柯染糟蹋自己的生命,但柯染并不是一个不自爱的女孩。

    我努力的回忆着。

    回忆着她给我的记忆。

    生前的柯染是个怂包,虽然她演技好名气大,是新一线女星,可在她的身边一直有欺负她的三个人,一个是她的经纪人王欧。

    看書厔浭噺朂赽掱僟鍴:《》

    一个便是她爱的人沈念。

    还有一个是……

    柯染的经纪人王欧从柯染出道之初就一直跟在她的身边,也就是说在柯染还是个孩子、性格还没有健全的时候王欧就一直给她灌输自己的理念和三观,强调柯染要听话。

    每当柯染犯了错或者不听话她都会打柯染或者关小黑屋,当然这是在柯染小的时候才这样做,等柯染大了她就不敢那么明目张胆了,就嘴里骂骂咧咧几句不敢再囚禁她。

    而且每当柯染要拒绝什么通告或者什么戏的时候她都会私下瞒着柯染接,强迫柯染营业,不仅如此,王欧为了教训不听话的柯染,她经常在片场买通女演员针对柯染,而柯染又怂压根不敢反抗,久而久之便成了那些演员嫉妒愤恨的沙包,不是打就是骂的。

    反正在她们的心里笃定柯染不会报复。

    这样的柯染……

    生前活的着实憋屈。

    比当年的我憋屈百倍。

    我起码容不得别人随意欺负。

    可我能理解柯染,毕竟从小的生活经历让她习惯了沉默和忍耐,久而久之就压抑的太深,换成是我被霸凌多年我也会压抑的。

    也会想要疯狂的离开这个世界。

    何况还有沈念……

    沈念一直拿着最刺人的话伤她。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又想起了我的父亲。

    他与柯染一样得的抑郁症。

    那些回忆太过痛苦,我强迫自己不要再去回想,因为我怕自己陷入柯染的情绪中。

    我起身上楼回到房间洗澡,躺在床上后我偏头看了眼外面的雨色,“晚安,柯染。”

    谢谢你给我的新生。

    我会让那些欺负你的人得到代价。

    也会让楚靳萧经历痛苦绝望。

    ……

    清晨醒的晚,是管家在门口敲门喊醒了我,我躺在床上睁着眼没有说话,管家耐心的敲着房门,我闭了闭眼开口道:“滚开。”

    随即我听见管家道:“楚先生,这……”

    楚靳萧冰冷的嗓音传来,“随她。”

    我闭上眼,翻过身继续睡觉。

    再次醒的时候已是下午一点钟,我起身换了身白色偏古风的刺绣衣裙下楼,客厅里空荡荡的,我出门看见管家正在修剪花园里的枝条,他看见我后过来喊着,“柯小姐。”

    “我记得下午有课。”

    “我这就安排车送柯小姐。”

    随即他又问:“柯小姐吃饭吗?”

    我摇摇脑袋,管家安排司机送我,我抵达蓉城大学之后没有去金融系,而是到了航天系的教室,没多久又陆陆续续的进来几个学生,我垂着脑袋坐在位置上耐心的等着。

    上课铃响了,门外走进来一个抱着书本的老教授,我认识他,是师兄的博士导师。

    随后又进来一个人。

    这个人我更熟悉——

    竟然是师兄。

    按照正常轨迹师兄应在基地搞研究。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就在我心底疑惑的时候身侧有个小迷妹激动的说着,“助教好帅啊!没白来蹭课。”

    师兄成了蓉大的助教。

    我望着师兄,他察觉到了我的视线,对我客套的点了点下巴,随即脸上充满疑惑。

    老教授道:“今天我们讲一讲力学。”

    其实从来就没有航天专业系这种东西,倘若非要有的话那也是飞行器设计与工程,电子信息工程以及材料学力学之类的专业。

    我们将这些统称为航天系。

    老教授讲的是很基础的知识,他讲上一句我就知道他下一句要说什么,因为这些东西都在我脑海里深深地刻着,被我在黑暗的囚禁之地一遍又一遍的拿出来反复的记忆。

    三年的时间太孤寂,除了意识活着除了思考我什么都无法做,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自己生前记着的东西是唯一能打发时间的。

    时光荏苒,一节课很快就结束了,我的心底却有着恍惚的错觉,像是回到了曾经。

    像是许多年前楚时光在这儿上课。

    可是那个追光的少女,终究没了。

    wap.kanshushi.com

    我深吸一口气离开教室,走了没几步身侧响起师兄的声音,“同学,你是柯染吗?”

    我侧过脑袋望着他,“怎么?”

    “啊,没什么,就是见着你还挺意外的,而且我是你的粉丝,你能给我签一个名吗?”

    我莞尔一笑道:“陪我走走?”

    他怔住,我笑说:“待会给你签名。”

    他傻傻的回答道:“好好好。”

    我之前是物理系的,后面认识了师兄被他带进了卫星研究,之后就是漫长枯燥的数据研究以及统计,后面我还认识了君慕白。

    君慕白是蓉大的骄傲。

    是蓉大学子眼中的神。

    他所在的君家也是国内顶端的财阀,每当科研资金缺乏时君慕白就是幕后支持者。

    当年靠他我们的研究才能够顺利发射。

    只是我还不知道成没成功。

    我抱着书本和师兄并排走着,我能瞧得出他很紧张,我笑着问他,“我之前听校友们说你和楚时光学姐研究的卫星发射了对吗?”

    “嗯,三年前的事。”

    我又接着问:“成功了吗?”

    师兄耐心温柔的回答道:“成功了,只是伽马闪光很难捕捉,种下的种子至今都还没有开花结果,现在团队正在重新优化项目。”

    我哦了一声又问:“师兄怎么想到要做助教的?我叫你师兄没错吧?或者叫你学长?”

    师兄憨憨的笑着道:“我们是同校不同系,你是我的学妹应该喊我学长,不过我没有那么多讲究,你想喊我师兄也没有关系。”

    师兄还是和以前一样随意没架子。

    我想起我遭受核辐射醒来后见他哭的一塌糊涂的模样,心里忽而柔软道:“谢谢。”

    师兄懵逼的问:“什么意思?”

    “没事,师兄现在还做研究吗?”

    初春的寒风吹过,周围的人都还穿着偏冬装的衣服,唯独我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

    这样的我在人群中应该很怪吧?

    “肯定做,我留校做助教是为了有更多的机会学习,只是没想到你对这个也感兴趣?”

    我撒谎道:“我之前在国外学过这方面的知识,所以对你们做的研究特别感兴趣。”

    师兄惊讶的问:“你学过?”

    柯染没有学过,但却是楚时光的专业。

    “嗯,我会设计卫星结构,会数据统计以及数学测算,我沉迷于有关卫星的一切。”

    师兄震惊的神情望着我,“你会建模?”

    我笑而不语,师兄更为震惊道:“在我的印象里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实力派的演员。”

    柯染会演戏,可我不太会。

    “我是全能型选手,师兄可不要随便给我定义,以后师兄需要我的帮助可以联系我。”

    “你还真是让人意外……”

    我撕下一张纸按照记忆中柯染签名的字迹写下了柯染二字,还写下了联系方式。

    就在师兄快要接过那张联系方式的时候身后传来一抹薄凉冰冷的声音,“柯染。”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