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时光和你微微甜楚时光楚靳萧 > 章节目录 23.也要看对眼才行
    我不在意沈念,我心里想要的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我迫切的希望他能爱上我,可我不得要领,主要是因为我之前总是一直埋头搞科研,在男女情爱上的经历少之又少,仅有的一些都是和楚靳萧在床上的那档子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所以现在的我用着幼稚的、属于柯染这个年龄才有的方法诱惑着楚靳萧,比如我的身体,比如说着随便找个人疗伤的幼稚话。

    这些行为在二十九岁的成熟男人眼里都是一些小孩行为,楚靳萧现在就是这般认为我的,正因为这样他对我多了些许的耐心。

    用他的话说就是调教我。

    我还小,又是他兄弟沈念的家人。

    所以他愿意花时间调教我。

    “随便?也要看对眼才行。”我道。

    楚靳萧低低的嗯了一声,车子刚开到下一个红绿灯的时候柯染的经纪人联系了我。

    “剧组因为你暂停拍摄,导演天天催我让我问你什么时候回剧组,你明天能复工吗?”

    我总是觉得这是柯染的人生。

    实际上我自己就是柯染。

    我不仅要为自己的曾经复仇。

    我还要承担起她的人生。

    “嗯,明天你派人接我。”

    经纪人错愕,“还要我接你?”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挂断了她的电话,我握紧手机沉默的想着事情,很快抵达楚家的祖宅,我下车见楚靳萧调头要离开。

    我喊住他问:“你要走吗?”

    楚靳萧嗓音温润道:“嗯。”

    我抿了抿唇问:“晚上你会回家吗?”

    男人偏眸望向我,眸心温凉。

    “嗯,在祖宅乖乖听话。”

    我点点头,认真道:“我会听话的。”

    楚靳萧开车离去,我站在门口心里惆怅了许久,楚靳萧是一个冷淡的男人,可他对柯染很温润,或许是因为柯染是他兄弟妹妹的原因吧,除开柯染还见过他对陆瑶温柔。

    唯独对楚时光,他只有冷酷残忍。

    想到这我湿润了眼眶,赶紧用手指抹着眼睛警告自己不要难过,有什么好难过的?

    “柯小姐,太太让我带你进去。”

    我转过身瞧见管家,然后跟着他进了别墅,楚靳萧的母亲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

    她的周围坐着一些富太太。

    她起身拉着我坐下温柔的笑着说:“我刚刚听管家说靳萧的车停在门口,我还好奇他怎么突然回祖宅了,现在看到你就明白了。”

    我乖巧的模样低眉顺眼的解释说:“靳萧哥哥最近忙,他让我随他回祖宅住段时间。”

    楚靳萧的母亲笑道:“他对你很用心。”

    我勾唇,不发表评论。

    随后她让管家带我上楼回房间,我坐在房间里的落地窗前望着外面的天色,阴沉沉的,又有下雨的征兆,我出神盯了一会儿忽而接到沈念的电话,“最近几天有听话吗?”

    仔细辨别,他的语气里带了烦躁。

    似乎关心柯染只是他作为哥哥的责任。

    我问他,“与你有关系吗?”

    “柯染,你这是什么态度?”

    柯染死了,现在这幅躯壳是我。

    可是沈念不知情,他总以为现在的柯染活的好好的,所以他待她依旧是不耐烦的。

    “你为什么要关心我呢?”

    我的语气淡淡的,又接着问:“你明明待我如此的不耐烦又为何要假装的关心我呢?”

    沈念语气错愕,“柯染。”

    我平静的眸光望着窗外的景色道:“因为我是柯家的继承人吗?可是母亲的心在你的身上,她是偏心你的,她会将柯家给你的。”

    沈念的嗓音里充满了震惊,“柯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你别胡说,你是柯家的……”

    我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柯染的记忆里父母的关系一直都很僵硬,她曾有一次在书房外面偷听到母亲和沈念说话,话语之间无非就是想着怎么对付柯染父亲将柯家从柯染的手中夺过来给沈念。

    从很小开始,柯染就生活在父母的争吵之中,沈念是她在柯家唯一的希望与期待。

    可就在她满怀期待的时候却听到沈念和母亲算计她的秘密,这么多年她一直都装作不知道这件事,实际上她的心已伤痕累累。

    我打断沈念道:“在母亲格外宠爱你的时候,在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所以你不要再假装关心我了,以后也不要再联系我了。”

    “柯染,你要和我断绝联系?”

    我笑着说:“错了,是断绝关系。”

    曾经的柯染很弱小胆怯甚至不敢反抗。

    以至于让认识她的人都觉得她好欺负。

    我不想要这样的柯染,我希望她是叛逆自有主张的,而且要让沈念觉得无法控制。

    沈念叮嘱,“柯染,你胡说八道什么,别胡闹,有什么事等我回国再说,切记听话。”

    他总是想让柯染听话。

    我直接挂断了他的电话。

    我在房间里一直安静的待着,用手机了解现在这个世界的状况,傍晚的时候外面下起了暴雨,我听着嘈杂的雨声心里很踏实。

    在无声无光的地狱里待了太久,如今只要处在有声音有光的地方就会觉得心里踏实,一旦离开这些心里就会止不住的慌乱。

    晚上的时候管家喊我吃饭,我拒绝了他一直待在房间里,没多久我听见外面有车辆驶来的声音,我走到阳台上望着别墅门口。

    黑色的布加迪停在了门口,在他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管家上前为他撑伞,他迈着长腿往别墅里走,快进门的时候男人突然抬眼望向我这个位置,对上了我略懵的目光。

    我抿了抿唇,喊着,“靳萧哥哥。”

    闻言他复尔垂眸进别墅。

    我回身躺在床上,心底思念母亲,可君慕白那边又没有回我消息,该如何是好?!

    我惆怅的眨了眨眼,眼前的光明突然尽数消失,我心里瞬间生了慌乱,连忙打开手机灯光,不一会儿管家在门口敲门说因为暴雨的影响别墅区停电了,明天早上才来电。

    我盯着微弱的手机灯光寻找着心里的安全感,后面还特意看了眼电量,因为白天一直在把玩,现在的电量已不足百分之二十。

    在这个电耗光之前我要入睡。

    我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或许是没电的原因,又或许是怕睡着再也醒不来所以我的心里很慌乱,直到手机没电关机我也没有睡着,刚开始我还能强自镇定,越到后面心里越发的恐惧,神经衰弱,整个人要崩溃。

    “咣当——”

    一个惊雷响在耳侧。

    脑海里还伴随着一句,“下辈子,你想做什么人?你说想做魔女,可你却止步不前。”

    我下意识问:“什么意思?”

    </div>